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中間路線與柯P總統大夢(一):柯文哲的真真假假

一個自傲於智商157,自詡為改造台灣政治文化的唯一人選,決心將台灣政治重新開機,更曾長期是眾所期待的人氣王,怎樣努力地愈走距總統位置愈遠,並吊詭地把中間路線一路走成邊緣路線?

林濁水 

A、中間最大?

中間最大,所以政黨應該迴避左右對立走中間路線才能成其大,這一個自由派學者提出的所謂「趨中論」從1990年代流行到現在已經快30年了。然而在台灣,政黨競爭時,走向中間真的會最大?非常恰巧的,最近幾年間,柯文哲2014年橫空出世,2019年以中間路線做號召的民眾黨,整個暴起倏落的過程正是一個最值得珍惜、最可以拿來檢驗,也很有趣的例子。

2012~2014年間,站在中間的白色力量把藍綠兩黨拋在一邊,透過街頭主導了台灣的政局;受益於這様的背景,柯文哲標舉超越藍綠的中間路線赢了2014年的台北市長選舉,2017年9月,面對2018年縣市長選舉,他強調「中間選民越來越多」,2018年果然在藍綠兩大黨夾殺下又當選連任。當選連任前後,柯文哲成了政界人氣王。柯躊躇滿志之餘,看到選總統的,左顧是草包右盼是菜包,捨我其誰之志油然而生。

B、讓郭台銘睡不著覺的搗蛋鬼

不選2020總統不是柯文哲早就說過的嗎?為什麼說他油然而生當總統之志?沒錯,柯說過他從來沒說要選總統,但是注意,郭台銘告訴大家,柯文哲的話如果都當真,會睡不著覺,我們並沒有同郭一樣和柯結成政治聯盟,所以不必為柯的話而睡不著,但是郭台銘的提醒卻沒有理由不理會,我們恐怕對他的話必須抱著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的態度,才可以不受柯像搗蛋鬼一樣地施展的干擾策略所影響,而比較清楚地回顧出他一路走在角逐總統大業上的軌跡,看到一個自傲於智商157,自詡為改造台灣政治文化的唯一人選,決心將台灣政治重新開機,更曾長期是眾所期待的人氣王,怎樣努力地愈走距總統位置愈遠,並吊詭地把中間路線一路走成邊緣路線。

一個自傲於智商157,自詡為改造台灣政治文化的唯一人選,決心將台灣政治重新開機,更曾長期是眾所期待的人氣王,怎樣努力地愈走距總統位置愈遠,並吊詭地把中間路線一路走成邊緣路線。(本報資料照)

C、柯媽、陳佩琪、蔡璧如看到的柯文哲

蔡總統2016就職後聲望很快就急速下跌,到了2017年9月,tvbs調查滿意度剩31%,相對的,柯文哲排名第一,高達68%,這時他回答選不選2020總統時,調皮地說「想過,3秒就排除掉」。2018年5月,正在民進黨提名姚文智參選台北市長前夕,柯說如果連任台北市長就不選2020,會支持總統蔡英文。

大扺上在2018市長選舉前,要說柯並不認真想參選2020總統應該可以成立。

但是2018選舉後,情況大不相同。民進黨提名姚,使柯蔡彼此再沒有柯媽說的「兩不相欠」的關係存在;過程中對蔡英文還累積了太深的怨氣;再加上選後柯聲望既高,面對民望降到最低點的蔡英文,柯不斷加大對蔡整個政府乃至民進黨台獨立場的嚴厲批評,捨我其誰的姿態相當明確。不過,他對參不參選總統一邊樂而不疲地玩吊人胃口的的搗蛋鬼遊戲;一邊跑出台北市,全國四處趴趴走基層;還經常說「什麼時候說過要選?」;另一方面也從來沒有人聽到他鬆口說不選,聽到的都是「6月再問我」,8月、9月再決定,經典的說法還有當重症外科醫師,最後30秒決定就可以,像織田信長,時機一到就出兵,在此之前就養精蓄銳。有時更說,一直有準備、有在想市長備胎的人。

很快6月到了,但那時蔡已經因為撿到槍,聲勢飛升而和韓國並駕齊驅,相反的柯聲望急降到20%以下,慘不忍睹,那時己經沒有什麼人看好他選總統的機會了,但是他對選不選仍然認真地玩搗蛋鬼遊戲,從不鬆口說不選,只把宣布時機從6月延到9月。7月11日,柯聲勢已大壞,但是他表示等塵埃落定後再思考;15日,看到國民黨由韓國瑜出線,再說要開始認真思考。8月30日的《天下》仍然登出他最後一秒再來決定的說法。

這時氣氛真的相當奇特:

一方面,柯三個最親近、信任的女性都反常地,意外地一齊展現過去沒有的積極態度:蔡璧如在TVBS專訪中說選總統「我們滿有自信的」;陳佩琪說,這議題她都對柯文哲說「覺得可以幫人民過更好的日子,那就去做吧!」; 她在最後一天甚至在臉書PO文說,柯文哲今早出門前問她:「登記參選要1500萬元,你有沒有?」而柯媽則說一直他都在準備選總統,於是柯自己也不得不說,準備是國民的義務;他還認為台灣政治最天地大的事就是得透過換總統重新開機。

另一方面,針對聲望下挫,柯營號稱在研發原子彈了。所謂原子彈,指的原來是柯私下談了一年多的組黨。在去年柯文哲總是搗蛋地說組黨是「聊天內容」,但是7月底柯陣營正經地說:組了黨,柯選總統可以帶著政黨與柯家軍衝挺進國會,拚10席區域與不分區立委,萬一不選則和郭台銘合作。

7月底柯陣營正經地說:組了黨,柯選總統可以帶著政黨與柯家軍衝挺進國會,拚10席區域與不分區立委,萬一不選則和郭台銘合作。(本報資料照)

D、沒有人聽得懂的棄選理由

不幸的,宣佈組黨,只帶來柯的一日行情, 一日之後,柯文哲臉書反而持續大量退讚。情況這樣壞,他仍然不肯說不選。然而,「最後一秒」終於到了,2019年09月16郭台銘宣布棄選,第二天登記連署時間截止,柯跟著宣布棄選,並在外界揣測他棄選的種種原因時,他氣勢很盛地強調「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我要去選」,並提了個過去大家沒聽過的一些理由:市政跟總統大選沒有辦法同時去兼顧;任期沒做完不應該選⋯等等。

最後他講了任何人只要認真,肯定會跟郭台銘一樣困惑的一段話,他說他不選,是因為絕對不會像山本五十六去發動一定贏不了的戰爭;同時又繼續說:自己算過「我選的機會,贏的機會很大」。這段話太矛盾了,沒有人聽得懂;另外,他一面問陳佩琪有沒有1500萬,一面跑到選委會把要替他登記參選的柯爸柯媽帶回家,這也一樣是沒有人看得懂的矛盾。這樣的矛盾,顯示出的無非是他對選不選總統真是取捨千萬難,以致於政治人柯文哲已經不再是他一向自傲的,從容鎮定到做決定只需要最後一秒的重症外科醫師。9月16日之後,他搗蛋地努力營造一個新迷霧:所謂他要選,一直是綠營不懷好意的放話。

E、目標2024總統

因為民望跌得太低以致於棄選2020總統的柯文哲,把選總統目標延後到2024。同時以先攻佔2020的國會當基礎。

很早就說中間選民越來越多的柯,「藍綠推兩邊,民眾擺中間」就成了他的民眾黨2020大選的主訴求,並勢在必得地要在未來藍綠不過半的條件下,由「共組聯合內閣」開始,未來進一步讓民眾黨成為台灣第一大黨、主導未來政治發展

不幸,民眾黨原先計劃大有前途將可以可以選上10席,再修改成6~8席,最後連低標6席都沒有達成,只獲得5席。縱使這樣,成為第一大黨支持他當總統,主導台灣政治方向的目標,仍然沒有改變。開完票後他說「今天只是起點,會以此為基礎往前走」。

民眾黨原先計劃大有前途將可以可以選上10席,再修改成6~8席,最後連低標6席都沒有達成,只獲得5席。縱使這樣,成為第一大黨支持他當總統,主導台灣政治方向的目標,仍然沒有改變。(本報資料照)

F、成也中間路線,敗也中間路線

的確,他曾經乘中間力量而起,又曾經因採取中間策略戰勝兩大黨而連任,但是當他同樣秉中間路線,為什麼又會在2020年敗成這樣?是「趨中論」受到北京拋出一國兩制、香港反送中這兩個偶然的外部衝擊的扭曲嗎?還是採取中間立場的策略在地方選舉比較有效,到了中央大選便會失靈?

首先,習近平的高調一國兩制、香港反送中兩件事的確扭轉了台灣的選情,但是這兩個事件衝擊的影響肯定不會是短期的、一次性的,因為它已經帶動了民眾國家認同的進一步發展,所以柯文哲希望在2024因為事件時過境遷而中間路線價值重新浮現並主導選戰恐怕並不切實際。

其次,長期以來地方選舉有去政黨政治化的趨勢,這使訴求兩極對立外的中間路線大有空間,也成了柯兩次市長選舉勝選非常重要的因素;但是中央選舉的趨勢卻是相反,政黨認同的因素會來愈重要,於是,柯文哲高舉中間路線逆趨勢而行要圓2024大夢肯定難之又難,無論如何,這是他迴避不了的,是必須面對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