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全面真軍》區域立委選舉的「背刺」檢討,應先回到事先合作破局的檢討

政治不應該是兒戲,既然決定參與,就應該以最大努力投入,即便結果不如預期,都對得起自己與支持群眾。政治不只是高度理想,也帶有一定妥協,以狙擊的方式讓60分的候選人落選,然後讓一個不及格的候選人當選,並不是一個成熟有智慧的政治決定。

◎全面真軍

新竹市立委選舉,因為三強鼎立,最後由國民黨立委勝選,民進黨支持者與時代力量支持者之間的互相檢討也理所當然展開。除了最直觀的以得票數來檢討外,也有意見領袖以得票數消長為切入角度,指責鄭宏輝的得票衰減,更象徵這個候選人的不適格等。筆者對以上意見均表示尊重,但有一些不同意見。

新竹市立委選舉,國民黨鄭正鈐(中,資料照)拿下9萬5千多票勝出,民進黨鄭宏輝(左,資料照)得到8萬2千多票,時代力量的高鈺婷(右,翻攝資料照)得票數也有7萬3千多票。

第一點,以得票數來檢討負責主體,並不是那麼適合,應該回到政黨的相同理念合作空間討論。否則,最荒謬的舉例,就是花蓮的國民黨黃啟嘉,是否應該要對民進黨的蕭美琴落選負責呢?又或者2018年姚文智也需要為丁守中或柯文哲負責呢?如果兩個政黨的理念已經差異到完全沒有合作空間了,最後的選舉結果,就沒有誰應該為誰負責的問題。

第二點,如果民進黨與時代力量在新竹是有共同理念,也有合作空間,應該先檢討的是為何事先完全沒有辦法整合。雖然敝粉專長期對時代力量政治人物頗有批評,但2020年立委選舉若能有合作的空間,對於對抗國民黨候選人與兩個政黨的發展都是好事。只是不幸的是,在筆者的印象中,選舉前各選區的人選推派時,民進黨與時代力量自始就沒有冷靜對話的空間,唯一的對話空間是在松山信義的陳雨凡與許淑華,但這個對話空間卻在時代力量造成極大的紛擾,最後導致陳雨凡退選退黨。

誰應該為事前的整合與溝通負責,才是最應該檢討的問題,但這個難解的大問題,其實在選舉前就已經顯現兩個政黨已經沒有任何合作的空間,既然沒有合作空間,兩政黨的各自努力,後續沒有拖累的問題與檢討的必要了。

第三點,除了得票數,更應該檢討的是參選的動機,以及參選過程的盡力程度。以新竹市而言,筆者相信時代力量幹部與候選人,絕對是以當選為最高考量,而不是以拉下民進黨為目的,在參選過程中,也看得到時代力量的盡力,縱使選舉結果不如預期,也是兩個政黨的必然競爭問題,已經沒有必要再互相指責。

政治不只是高度理想,也帶有一定妥協,以狙擊的方式讓60分的候選人落選,然後讓不及格的候選人當選,並不是成熟有智慧的政治決定。(資料照)

但是以淡水區而言,筆者的意見就有所不同,即便不論前階段整合或合作的風波,從開始競選以來,時代力量候選人投入選舉的心力到底有多少,淡水林口區的居民應該有感覺。有人認為,張候選人在學經歷上有優勢,但到淡水地區的競選活動與深耕程度,可能比不上在自己本業經營的辦公時間(當然這也有可能是筆者在地觀察的樣本數有限)。如此對競選活動的投入,也讓人難以認同其投入選舉的目的,是為了贏得選民的認同,或許只是帶有目的性的使「他不喜歡的人」落選而已。假設前述的參選目的為真實,這樣的選舉心態,才是另外應該被檢討與批評的對象。

呂孫綾並不是一個80分的候選人,過去敝粉專對他的批評與嘲諷也不曾少過,甚至我們說對他的批評可能是最強烈的。但呂孫綾身上的問題,洪孟楷哪裡沒有?政二代?年輕沒經驗?但過去的爭議法案,呂孫綾難道有缺席或怯戰過?同性婚姻與年金改革等,呂孫綾都貫徹了民進黨的進步價值。除此之外,呂孫綾目前也沒有過弊案與醜聞。呂孫綾的落選,筆者並不覺得可惜,但是如果只是為了拉下一個60分的呂孫綾,讓一個不及格的洪孟楷當選,這樣的選舉策略,才是筆者認為應該檢討之處,不只是情緒化的讓民進黨與時代力量的裂縫加深,對進步價值沒有任何幫助,對時代力量的政黨發展也沒有好處,甚至還帶來一個對改革與進步價值有傷害的國民黨立法委員,筆者著實無法認同。

政治不應該是兒戲,既然決定參與,就應該以最大努力投入,即便結果不如預期,都對得起自己與支持群眾。政治不只是高度理想,也帶有一定妥協,以狙擊的方式讓60分的候選人落選,然後讓一個不及格的候選人當選,並不是一個成熟有智慧的政治決定,筆者著實不樂見這樣的情況再次發生。要選就盡全力的參選,不要只是想讓某人落選,只要認真選,就算是不妥適的人當選了,那都是成熟的民主制度展現,沒有對不起任何人。

政黨間合作並非壞事,任何政黨都不應該為了個人私益或情緒化的理由,關閉所有合作與溝通的管道,因此,應該檢討的不應該是單一選舉結果,而是檢討為何事先合作破局。圖為時力宜蘭縣黨部與民進黨爭取連任的立委陳歐珀(右二)合作。(資料照)

總結來說,政黨間的合作並非壞事,任何政黨都不應該為了個人私益或情緒化的理由,關閉所有合作與溝通的管道,因此,應該檢討的不應該是單一選舉結果,而是檢討為何事先合作破局。筆者過去也期待民進黨與時代力量能有持續的合作,但從2020年的選舉開始前,就已經註定了這兩個政黨未來在「選舉」幾乎不再有合作的空間,既然已經沒有合作的空間,就各自努力,也就沒有檢討的必要。

可以想見的是,未來2022年或2024年,民進黨與時代力量更沒有合作的空間,選舉時的選區溝通喊話聽起來都只是讓對方更覺刺耳。更何況,選舉都沒有合作空間了,喊話要求擔任NCC主委,難道不是一廂情願的強人所難?

新竹市的立委選舉,只是兩黨各自爭取選民支持,沒有誰對不起誰的問題,就不必再互相指責。但如果有人一開始參選就只是為了讓國民黨勝選,這種不良的參選動機,才是應該被檢討唾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