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故事》【臺灣史上最大戰爭】解密臺灣史上最大戰爭── 1895,乙未之役

1894 年發生於朝鮮半島的一場戰亂,最終的結果卻是割讓臺灣,臺灣人雖然有決定是否成為日本人的權利,但對於當時已在此數百年的臺灣漢人而言,其家園、祖先墳墓、財產都在臺灣,實際上並沒有太多人選擇離開。

◎陳怡宏

那一年,臺灣人有過三個國籍

甲午戰爭清國戰敗,將臺灣割讓給日本。臺灣官紳為抗拒接收,建立了臺灣民主國,1895 年因此爆發了臺灣歷史上最大的戰爭。日軍於 5 月底登陸,直到 10 月下旬劉永福逃離臺南,各地抗日勢力仍風起雲湧至 1902 年。

《臺南府城教會報》曾如此描述這場戰爭:「今年初,臺灣的百姓屬於中國,後來屬於民主國,現在屬於日本國。在這幾個月中間,百姓經過許多情形有時安心,有時受大驚嚇,有時輕鬆,有時相當痛苦。」

臺灣人在 1895 年間一年先後擁有三個「國籍」,也經歷了「走(東洋)番仔反」的艱苦日子,現在的我們該如何解讀這場戰爭呢?

偷生,還是抗爭:乙未鄉土保衛戰

1894 年的甲午戰爭決定了東亞局勢的變遷,清國在戰前仍屬東亞強國,其北洋海軍世界排行前十名,戰前列強咸認為清國必勝。不料,戰事一起,日軍連戰連勝,甚至摧毀北洋海軍,最終兩國簽訂《馬關條約》,承認朝鮮自主,割讓遼東半島及臺澎,並大量賠款。日本一躍而成東亞強國,並在十年後的日俄戰爭大勝俄國,逐漸晉升列強行列。

由於遼東半島的割讓牽涉列強利益,而被俄德法三國干涉歸還。此事激起南方大吏張之洞等人的希望,策動清國在臺官吏演出「臺灣民主國」戲碼,該戲碼由曾駐法的陳季同協助仿照法國共和,獨立宣言、設立議院,甚至國旗一應俱有。

〈劉永福為臺灣民主國成立曉諭臺灣人民告示〉。劉永福在臺灣成為民主國後,向臺南居民張貼告示,表示是不得已才成立,希望士紳不要置身事外攜帶財產逃離或拖欠款項,否則嚴懲不貸。(臺史博館藏號 2014.011.0005)

然而,這個臺灣民主國僅是一種期待外國干涉的外交手段,並非真是出自臺灣民眾的公意,期待的列強干涉也未曾發生,當時的臺灣真的成為「亞細亞的孤兒」。而駐紮臺北的民主國軍隊,是從中國大陸招募而來的軍隊為主,搭配少數的臺灣義勇。這些軍隊在與日軍數次交戰不利後,就大舉潰敗,而臺北城內也成亂局,總統趁亂逃走。臺北紳商最後迎接日軍入城。

日軍原以為可迅速平定臺灣,但在 7 月三峽開始受到民間義軍突襲後,發現這些從臺灣在地湧出的抗日勢力,遠比想像中的難纏。他們往往在日軍大舉進駐時,擺出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的姿態,當日軍勢弱時,則施以偷襲。日軍苦惱之餘,只要臺人稍有抗日嫌疑,就將村莊焚毀,實施強力掃蕩。

以曾文溪之戰為例,日軍家書中曾生動描述其慘況:「家屋悉成灰燼,田畝化為血池,原野道路,屍積如山,屍首中但見半死者或慘遭砲火灼大半身軀者,又或身軀遭野犬啃食,四肢不全者。土堤之下並枕而亡之人家,遭棄路旁之不斷悲泣嬰孩等⋯⋯。」

日軍第二師團攻擊曾文溪黑旗軍守軍時情景(臺史博館藏號 2001.008.0103)

而抗日臺人為了保衛鄉土,即使被捕也堅忍不屈,連日方都不得不讚揚:「俘虜之一百十數名當地民兵⋯⋯雖經種種審問皆頑強不肯吐實,其中六、七名,似如文天祥死亦不食日本粟,絕食數日終餓死。其他十數名破壞獄房頂棚逃走,剩八十餘名,遭我軍日日審問,亦緘默不答,試以威嚇手段,但言語不通,遂拔刀作斬殺狀,則彼等伸出頸項,逼以速斬首狀⋯⋯。」就連女性也加入抗日行列,某民兵的妻妾甚至被捕後,對日軍揚言:「若欲吾命,即砍吾頭可也!」這些紀錄,顯示日軍對臺灣人的抗爭精神也致以敬意,並為戰爭殘酷留下歷史見證。

虛擬戰爭熱烈開打

除了真實世界的乙未之役外,當時的人們也進行了一場虛擬戰爭,除了文字史料外,還有大量非文字資料,從各自的角度解讀這場戰爭。如日方由於戰事順利,透過大量的圖畫如浮世繪、報紙畫報,甚至還有軍歌、雙六(類似大富翁遊戲)及各種戰爭紀念文物加以記錄與傳播,成為日本國民精神昂揚的契機。錦繪或雙六的畫師多未曾來過臺灣,僅憑藉文字或照片資料想像這場戰爭。報紙的畫報,則有很多畫師是隨軍畫師,因此除戰爭圖像外,也留下許多關於臺灣風土民情的材料。

〈林文次郎編大日本新領地臺灣征討雙六〉,日本人把征服臺灣做成類似大富翁遊戲的「雙六」,每個停留點都是日軍英勇殺敵的過程,顯現戰勝者的自傲。(臺史博館藏號 2011.012.0192)

〈官兵大舉臺南府城賊兵攻擊巨魁劉永福防戰の圖〉。甲午跟乙未戰爭期間,日方出版大量的浮世繪等圖像資料,內容均為日軍如何英勇擊退清國及臺灣軍隊。(臺史博館藏號 2010.015.0234)

日本軍歌也有少數講述本次戰役。如 1895 年 11 月 3 日,日本占領臺南後不久,時逢天皇生日的天長節,樺山總督親自到臺南兩廣會館,舉辦天長節慶祝及祝賀平定臺灣宴會,會中演奏一首據稱為樺山資紀所創作的〈親王萬歲之歌〉,歌詞大意為七月末,在皇國的新領地臺灣島上,有無知的客家與共和黨、黑旗共舉反旗,擔任征討大業的則是日本近衛師團。接著描述從基隆開始的平定過程,其後透過三面夾擊,敵人如樹葉般四散,劉永福遁走。歌曲最終以「光輝的日本、高砂島千代八千代,能久親王萬萬歲」,顯現戰勝者的心聲。

相較於日方的民族精神昂揚,清國方面,尤其是上海的媒體如《點石齋畫報》及年畫等資料,則不斷神化最後留在臺南領導抗日的劉永福,但其描述的內容幾乎都與事實不符。雖然劉永福最後仍因戰事不利而逃離,但久守臺南的他確實成為甲午戰敗的清國人的心理慰藉。

〈劉永福逃け花車〉,日本的諷刺漫畫雜誌《團團珍聞》諷刺劉永福逃走事件的漫畫。(臺史博館藏號 T2018.002.3695)

在各地臺人奮起保衛鄉土的同時,士紳階級雖然多數選擇暫時逃離臺灣避難、或向日軍投降,但仍有不少知識份子忍不住心中激動,留下對於乙未抗日的描述,如吳德功的〈讓臺記〉;而連橫的《臺灣通史》也專門設置〈獨立紀〉及針對抗日領袖的列傳,連橫特別提到:「乙未之役,蒼頭特起,執戈制梃、受命疆場,不知其幾何人。而姓氏無聞,談者傷之。⋯⋯是篇所載,特存其事;死者有知,亦可無憾。後之君子,可以觀焉。」而一般民眾間也有如〈臺省民主歌〉或客語的〈姜紹祖抗日歌〉等抗日歌謠流傳。此外,臺南的林崑岡抗日戰死後,當地人設置忠神殿崇拜之。臺灣人也同時使用自己的方式,記憶這場戰役。

弱者也有選擇抵抗的權利

1894 年發生於朝鮮半島的一場戰亂,最終的結果卻是割讓臺灣,臺灣人雖然有決定是否成為日本人的權利,但對於當時已在此數百年的臺灣漢人而言,其家園、祖先墳墓、財產都在臺灣,實際上並沒有太多人選擇離開。為了抗拒日軍的接收,一些臺灣人與在臺的清國軍隊選擇了抗日,一部分臺灣人選擇與新統治者協力,還有更多的臺灣人只能夠隨波逐流──「走番仔反」,四處躲藏、逃難,等待亂局平定。

相較於日方與清國方面以壓倒性文字與非文字資料詮釋這場戰爭,在地臺灣人無論在真實或虛擬的戰場,都處於弱勢。當時臺人的抵抗雖然微弱,卻也值得我們深思,當臺灣再度面臨外敵壓境的情境時,我們是否只能默默地接受,亦或是讓世界知道弱者也有選擇抵抗的權利?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故事 【臺灣史上最大戰爭】解密臺灣史上最大戰爭── 1895,乙未之役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