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薇拉夫人的國際關係料理藝術》反美大聯盟:俄羅斯伊朗中國印度洋軍演部署「安全帶」

不管未來是三方還是四方演習,這些國家欲打破軍事合作條件與限制,擴大軍事合作領域,未來是否將在「印度洋與太平洋」建立起情報共享機制,與美日印澳「四方會談」分庭抗禮,不無可能。

黃惠華

2019年12月27日至30日,伊朗、俄羅斯、中國三國在印度洋北部及阿曼灣舉行名為「海洋安全帶」聯合軍演。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提到「伊朗保證這次演習目的支持和平與穩定」;伊朗駐俄羅斯大使賈拉里(Kazem Jalali)則說「演習目標是反恐與打擊海盜,目的在維護地區安全。印度洋與波斯灣的安全關乎伊朗與俄羅斯經貿往來,未來不排除舉行陸上聯合演習」;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 強調「本次聯合海上軍演不針對第三國」,而中國國防部發言人吳謙表示「進行此類演習以確保該地區的和平是正常的。中國艦隊與伊朗俄羅斯的互動,三方表現出善意與能力,可以共同維護全球和平,為未來海洋安全創建一個共同海洋社區。這些聯合演習是兩國根據國際法進行的定期軍事交流,與該地區的局勢無關」。

這次三國演習背景是在美國對伊朗、俄羅斯及中美貿易戰及2019年6月Front Altair, Kokuka Courageous油輪遭到襲擊後,美國將其歸咎於伊朗,之後伊朗擊落美國軍用無人機、美國在卡達與沙烏地阿拉伯空軍基地部署兩架B-52戰略轟炸機,並發起在波斯灣地區成立「護航聯盟」等因素之下所促成的「反美大聯盟」軍演。本次演習,伊朗出動驅逐艦(Sahand, Alborz)、軍艦(Kenarak, Tonb, Neyzeh)與醫療船(Nazeri)參與演習。俄羅斯從波羅的海艦隊調出三艘軍艦:巡邏船智者雅羅斯拉夫號(Yaroslav Mudry),拖船尤金霍羅夫與耶爾尼亞號(Yelnya)油輪。中國海軍則出動西寧號飛彈驅逐艦(PFG-1203)。演習目的係為確保三個大艦隊在印度洋運作的互通性。據伊朗海軍司令侯賽因坎扎迪(Hossein Khanzadi)表示「伊朗中國俄羅斯已締結定期軍演備忘錄」。

2019年12月27日至30日,伊朗、俄羅斯、中國三國在印度洋北部及阿曼灣舉行名為「海洋安全帶」聯合軍演。(AFP)

而日前伊朗革命衛隊(IRGC)「聖城軍」指揮官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與伊朗支持伊拉克什葉派民兵組織「人民動員」副指揮官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遭美軍空襲炸死,伊朗揚言報復。美國總統川普則認為「伊朗非常大膽地將某些美國資產作為報復行動的目標,而且伊朗勢力已經襲擊美國的大使館,並準備攻擊其他地點,多年來,伊朗一直都是個問題」。

根據2017年川普政府公布新版「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NSS)內容涉及對中國、俄羅斯、伊朗與北韓政策。美國新「國防戰略」恢復「兩線作戰(一場針對中國;一場針對俄羅斯)戰略。面對美國的「攻擊性的策略」,中俄伊為了「自我防衛」,聯合軍演是一種對美國採取一種守勢的防衛態勢,其目的是要嚇阻美國或弱化美國的國際影響力,並且傳達強烈的訊息給美國,俄中伊是可以相互支援的盟友,能夠協調出一致行動,要讓世界聽見不同的聲音,三國聲稱是為了提高三軍共同應對安全威脅的能力,其實背後意涵是為了傳達出「有能力阻止美國單方主宰世界命運」的訊息。由於中俄伊目前的國際實力(區域型霸權)對抗美國(全球性的霸權)仍力有未逮,如果各自與美國競爭,風險較大,因此三國以合作方式維護彼此利益,尤其美國決議擴大實施對伊朗俄羅斯制裁,此舉反而促使三方合作對抗美國的態勢變得更加顯著,未來三國在合作具體內容,可觀察出未來兩大陣營「攻」與「守」的動向,殊值關注:

1. 軍事技術合作

最近在伊朗國防工業產品展覽會上,伊朗公開自主研發的「德拉維赫」(Dehlaviyeh)反坦克飛彈新模型,號稱可以撞擊空中物體,包括各種類型的直升機,其關鍵技術轉移來自於俄羅斯的雷射導引反戰車飛彈(Kornet E),加上伊朗擁有專業軍事技術人才,自主研發武器不成問題。由於美國制裁俄羅斯、伊朗,反而強化兩國軍工複合體的合作與發展,如果「德拉維赫」得以量產,代表伊朗準備進行線性戰爭,不排除伊朗提供「德拉維赫」支援伊拉克什葉派、葉門反叛軍胡塞武裝組織(Houthi)。由於葉門、伊拉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地都部有美國裝甲車,伊朗也有準備摧毀美國裝甲車之意圖。 除此之外,伊朗為了防禦美國空飛彈空襲,俄羅斯打算協助伊朗獲得新型武器,包括防空飛彈系統(S-400 Triumpf),由於S-400防空系統是一項能夠削弱美國軍力的重要軍備,對此兩國已進行採購磋商談判。至於伊朗與中國聯合生產驅逐艦與潛艇,中國軍方表示「伊中互動在維護地區和國際安全與和平方面發揮著有效作用,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海軍是一支國際戰略力量」。

伊朗革命衛隊「聖城軍」指揮官蘇萊曼尼與伊朗支持伊拉克什葉派民兵組織「人民動員」副指揮官穆罕迪斯遭美軍空襲炸死,伊朗揚言報復。(AP)

2. 建立情報共享系統

根據2019年12月11日《梅爾新聞》(Mehr News)報導,「在第三次俄羅斯與伊朗軍事合作委員會上,伊朗與俄羅斯之間的軍事合作問題以及年度軍事合作計劃將在聯合委員會進行討論。伊朗俄羅斯作為兩個戰略夥伴,在海上、陸地、技術、國防、戰略與作戰問題領域具有潛力。在打擊恐怖主義方合作,伊朗總參謀部國際關係部副主任內扎米(Ghadir Nezami)表示「反恐是兩國武裝部隊合作的最重要方面,伊朗俄羅斯合作已有數年之久」。同一天《德黑蘭時報》(Tehran Times)報導,俄羅斯對外情報局(SVR)主任納里甚金(Sergey Naryshkin)訪問伊朗。SVR發言人伊凡諾夫(Sergei Ivanov)指出「納里甚金針對如何與打擊恐怖主義合作與伊朗情報部高層交換意見,並討論加強合作以打擊國際恐怖主義與應對共同安全威脅的方法。納里甚金還會見伊朗議會議長拉里賈尼(Ali Larijani)」。

在此之前,2019年2月拉里賈尼也訪問中國,習近平強調「….我們支持伊朗為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發揮建設性作用,願同伊方就地區問題保持密切溝通和協調」。拉里賈尼表示,「伊朗從戰略高度與長遠角度看待發展對中關系。伊中加強友好合作不僅符合兩國的根本利益,對於亞洲乃至世界的和平穩定與發展也具有重要意義。新形勢下,伊朗願同中國深化政治互信,推進務實合作,加大在國際地區事務中的相互支持」。

3. 高層會晤與國際政治乘數效果影響

伊朗俄羅斯雙邊軍事合作與互動將納入空戰與陸戰聯合軍事演習,根據2019年12月12日伊朗外交部官方網站資訊顯示: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莫古洛夫(Igor Morgulov)與伊朗駐俄羅斯大使薩納伊(Mahdi Sanayi)會談,雙方談論深化政治對話、貿易與經濟合作及擴大區域與人道主義共同利益。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對俄羅斯、伊朗發動資訊戰之背景下,俄羅斯伊朗共同邀請兩國媒體領導人研討如何反制西方進行反俄、反伊朗宣傳,進行對策互動。自從川普上任以來,伊朗與俄羅斯關係更加鞏固,除了反美,兩國在敘利亞及恐怖主義戰爭合作得到加乘的效果,除了印度洋,兩國潛在的合作範圍還包括敘利亞、伊拉克、中亞、阿富汗等地,這些地區都可能是與美國及其盟國的主要戰場。

自從川普上任以來,伊朗與俄羅斯關係更加鞏固,除了反美,兩國在敘利亞及恐怖主義戰爭合作得到加乘的效果,除了印度洋,兩國潛在的合作範圍還包括敘利亞、伊拉克、中亞、阿富汗等地,這些地區都可能是與美國及其盟國的主要戰場。(AFP)

不僅俄伊高層接觸頻繁;伊中高層也接觸頻繁,2019年8月26日伊朗外交部長查瑞夫訪問中國,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表示「美國對伊朗施壓,是目前伊朗核問題緊張的原因。中方支持所有可以弱化伊朗緊張局勢的建設性努力,支持核交易。中國將堅決捍衛國際公正,反對任何單方面行動與霸凌,促進伊朗核問題政治與外交解決方案」。扎里夫表示「中國在解決國際問題、包括伊朗問題方面的角色具有決定性意義。與中國拉近關係,說明雙方保持緊密關係是必要的。我們應繼續討論各種問題,此次訪中目的在此」。

2019年12月31日演習結束後,扎里夫又再次訪問中國,與中國協商2020年互動「路線圖」,雙方在美國試圖封鎖伊朗條件下對加強外交聯絡與協調立場。就在扎里夫赴中之前,已先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針對伊朗核交易、敘利亞局勢、波斯灣以及兩國能源領域合作問題進行討論。

由此可以理解,中俄伊三方不但高層接觸頻繁,三方的情報人員也有一定的聯繫,本次的三國聯合演習並不意外。另外巴基斯坦原本也有意加入本次演習,根據伊朗媒體報導,巴基斯坦海軍上將阿巴什(Zafar Mahmood Abbasi)表示「中巴海上走廊是擴大經濟關係的好機會,伊朗可以作為東西方之間的良好連接點。感謝伊朗海軍邀請,兩國海軍之間的關係水平有差距,我們必須在這方面增加我們在該地區的作用」。

不管未來是三方還是四方演習,這些國家欲打破軍事合作條件與限制,擴大軍事合作領域,未來是否將在「印度洋與太平洋」建立起情報共享機制,與美日印澳「四方會談」分庭抗禮,不無可能。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