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回頭不走路:低弱的品種權保護意識,扯農業發展後腿

一個品種如果在該國無償使用,就代表是免費的品種,也就是公開的品種,這將喪失這個品種在其他國家品種權的權利。如此一來,將導致台灣選育的任何品種,因為國內的無償使用,而喪失品種權在其他國家的權利。

Lin bay 好油

放眼全球,有許多大型農企業,像是Dole、Del Monte、Driscoll,台灣人最有印象的大型農企業,則是來自紐西蘭的Zespri,Zespri是世界上產值最高的奇異果企業,全球銷售額屢創新高,甚至還訂立了2025年銷售額要超過30億美金的計畫,Zespri到底有什麼底氣敢訂立這種目標呢?因為品種的領先。

從退場走向領先的紐西蘭奇異果

筆者之前有篇文章說明過紐西蘭奇異果產業,綠心奇異果傳奇品種「海沃德」(Hayward),雖然是紐西蘭所選育,但這隻品種早就過了品種權保護的年限,因此各個國家都能種植,在1990年代紐西蘭奇異果不敵廉價義大利、智利奇異果,後來整合產業成立Zespri公司,吹起反攻的號角,再以黃金奇異果攻下整個亞洲市場,這就是品種的領先。

而在2010年開始,面對奇異果藤潰瘍病Pseudomonas syringae pv actinidiae(PSA)之際,又輔導農民轉種植抗奇異果藤潰瘍病的黃金奇異果新品種(G3,俗稱陽光金圓頭)。

能度過這個危機仰賴的就是抗病品種的領先。

為什麼Zespri敢訂立2025年銷售額要超過30億美金的目標?

2019年12月4日,Zespri董事會宣佈開始在紐西蘭進行紅心奇異果的商業化種植,預計在2020年投入最少150公頃的種植,再過兩年左右的時間,亞洲的消費者就能品嘗到Zespri的紅心奇異果。

2019年12月4日,Zespri董事會宣佈開始在紐西蘭進行紅心奇異果的商業化種植,預計在2020年投入最少150公頃的種植,再過兩年左右的時間,亞洲的消費者就能品嘗到Zespri的紅心奇異果。(圖:網路)

紅心奇異果的問世

第一顆紅心奇異果品種是紐西蘭植物與食品研究院(Plant & Food Research,PFR)在2007年自然選育所育出,但Zespri跟PFR並沒有馬上投入商業化的種植,因為這時候紅心奇異果還有三個問題要克服:1. 對奇異果藤潰瘍病病毒的抗性 。2. 果形大小、尺寸、每公頃產量。3. 保鮮及儲架壽命。

經過了十多年的研究與選育,克服了這三個問題後,2020年正式投入生產種植,紅心奇異果因為果肉富含花青素而鮮紅,果形較金圓頭小,而口味甜美 ,好吃又更營養,未來將優先供應亞洲市場。

育種與品種授權

在現在的水果競爭中,育種是基礎,就像大樓的地基一樣,沒有好的品種、能熱賣的品種,花再多的錢行銷也沒有辦法增加收益,不管是莓果公司Driscoll、專精蘋果的T&G group,都花了許多的資源在培育新品種。

以藍莓為例,過去台灣進口的藍莓又小又酸,今年則進口一種新品種藍莓品牌名是Eureka,一顆最大可以跟10元硬幣一樣,而且高甜度brix可達16遠勝過一般甜度brix10的藍莓。

新品種藍莓品牌名是Eureka,一顆最大可以跟10元硬幣一樣,而且高甜度brix可達16遠勝過一般甜度brix10的藍莓。(圖:作者提供)

新品種的種植當然需要授權費,不管是黃金奇異果G3還是紅心奇異果研發育種單位都是PFR,這支紅心奇異果未來要多少的品種授權費目前還不清楚,但以黃金奇異果G3為例,包裝場出廠價的3%必須支付給PFR,也就是說,如果一箱黃金奇異果G3離開包裝場的售價是10美金,PFR就可以獲得0.3元美金的品種授權費用,這些費用就做為PFR的研究經費以及獎勵相關的品種研發人員。

而這3%中,有1/3的金額是用來獎勵品種研發的團隊,品種研發相關人員本來就應該共享一個好品種所帶來的商業利益,如果沒有獎金的激勵,一個品種研發十幾年,只能換來幾個大功還有幾聲生產者免費使用的感謝,那研發人員會認真研發,還是吃大鍋飯呢?

回頭不走路的農委會

在台灣品種授權的部分呢?台灣向來缺少對商業品種的保護,導致民間公司的育種以F1品系為主,就算偷了枝條不知道父母本也無法繁殖,而商業的果樹則以農委會旗下的試驗改良單位為主。

台灣過去一直有試驗改良單位授權出來的品種被偷接的問題,這幾年最有名的是黑糖芭比這個品種的蓮霧,這個品種換算下來的授權費用一棵果樹一年是60元,一共收10年約600元。但儘管是這麼低的授權費用,最後有意願購買非專屬授權的種植面積也才30公頃,而根據業界估計非法沒有授權的種植面積卻有將近200公頃。

農民不但沒有使用者付費的觀念,還透過立委施壓,立委管碧玲、邱議瑩在2017年3月15日立法院的經濟委員會都曾提出質詢,要求降低黑糖芭比蓮霧的授權門檻及權利金,讓農民願意免費種植權門檻,當時的主委林聰賢同意在10公頃的最小授權面積上讓步,但在授權費上,還是認為必要,並且認為應該要打擊非法,以保護合法授權的農民。

連林聰賢前主委都知道品種授權費不能不收,但農經系教授出身的陳吉仲主委又怎麼看待這個爭議呢?

陳吉仲主委在2019年8月16號於橋頭農會與高雄青農座談會上,針對高雄青農有關品種授權產生的問題,陳主委這樣回應:農委會所屬研究單位將來所開發出來的作物新品種,將直接無償提供給國內農友使用,國內農友不用再負擔品種技轉的權利金,藉以造福更多的農友。

天啊!陳主委真以前真的是農經系教授嗎? 為什麼會說出這麼沒有經濟概念的話呢?還是因為今年是選舉年,所以就是大放送,連以後都包了?

一個品種如果在該國無償使用,就代表是免費的品種,也就是公開的品種,這將喪失這個品種在其他國家品種保護訴訟位於不利的條件。

舉一個例子,日本是講究品種權的國家,台灣銷往日本的文心蘭中Oncidium Honey Angle(檸檬綠)這支品種是屬於日本廠商的,所以只要銷售這個品種到日本,每一支必須繳交5日圓的品種費給日本廠商。如果台灣研發一支新品種的文心蘭,然後無償給農民使用,就形同自動放棄品種相關權利,哪天越南只要把這支品種偷走,一樣在越南生產,然後銷售到日本,台灣擁有品種方就算興起訴訟,也難以得到賠償,是完全拿越南沒辦法的,這就是無償使用的後果。

台灣銷往日本的文心蘭中Oncidium Honey Angle(檸檬綠)這支品種是屬於日本廠商的,所以只要銷售這個品種到日本,每一支必須繳交5日圓的品種費給日本廠商。(圖:網路)

現行的機制中,品種授權費約有40%會到研發者的手裡,做為鼓勵研究人員從事研發,台灣對於品種研發的激勵獎金已經夠少了,未來竟然連獎金都沒有,而農委會的長官只顧著討好農民,卻沒有任何對產業的長遠考量,這種回頭不走路的主管機關,將來又會把產業引向哪一個低點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