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當花生碰上選舉

帶殼花生的水分含量、砂土量、種仁的不良率是造成價格下降的因素,今天盤商嫌農民的花生品質不好,農民可以委託給農會加工,協助脫殼、分選,把處理好的花生種仁還給農民,收取代工費,完整的花生種仁,農民可以選擇自己賣,或者是賣給農會。農會如果能做好代工的任務,對農民而言當然更好,能種出品質好的花生,農民得到的種仁多,就能拿到更多的錢,這樣不是更好?

Linbay 好油

花生之亂,最後演變成中央與地方的大戰。平心而論,這幾年花生進口量的確增加,但進口只是一種需求調配的手段,無關地方跟中央政府權責。殺頭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是沒人會做的,如果能賺錢,就算花生仁片一公斤的關稅要64元,進口商一樣會進口,當產地價一斤高於45元時,依照花生仁片國際離岸價(FOB Price)1噸1000~1100美金左右的價格,即使加上1公斤64元的關稅、運費、清關成本等,進口花生仁片成本還是小於本土花生殼脫殼後的花生片。

開放進口後,由進口花生所有成本形成的價格會成為本土收購價的價格天花板,當年進入WTO時,台灣花生的生產成本還不高,進口配額外的花生成本遠高於本土花生,自然配額外進口就少,頂多是進口配額內的量,但這幾年本土花生成本不斷的提高,產地收購價也跟著上漲,而花生生產成本到底有多高?

根據農糧署最近在媒體上的說法,花生的每公斤生產成本是41.3元,如果查閱歷史資料,以102年期農產品生產成本調查報告為例,二期落花生每公斤生產成本是36.39元,成本漲幅約14%,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差別,但如果以一斤35元的產地價計算,假設一公頃收穫量為3噸,在102年大約還有67,500的淨利潤,而今年只剩下50,000左右的利潤,跌幅高達26%,如果遇到產量下降的情況,跌幅更驚人。

今昔一對比,就可以很清楚發現種植花生的利潤越來越低。

資料來源:關務署統計資料庫查詢系統。(作者製圖)

花生的產銷制度

而這次事件還有另一個爭議點,就是在盤商不來收花生的情況下,農委會主委跑到雲林宣示:盤商不收我來收。農委會自己跳下來做盤商,這也是創舉。

花生的產銷制度到底是如何?是不是真有花生蟲欺負農民?在談花生前,先讓我們來了解一下台灣農產運銷制度的發展史。

1945年之前台灣的農業型態以自給自足為主,戰後都市逐漸成形,農產品開始多元化,農產品供應鏈開始拉長,自然就開始發展農產運銷。農產運銷的發展形成了以批發市場為主的交易模式,而批發市場往往由民間推動而產生,有了批發市場就帶來了龐大的利潤,因此各地批發市場均有特定的「菜霸」或是「肉霸」支配批發市場的運作,這些人往往都是地方重要的仕紳或權力階級。

台灣自1970年代開始進行農產運銷改革,1972年蔣經國擔任行政院長,在台灣剛退出聯合國的情況下,蔣經國為了強化統治基礎,推動「加速農村建設重要措施」,這個政策裡有九大措施,其中一項就是「改革農產運銷制度」。政府開始推動共同運銷制度來與傳統行口的供銷合一制度競爭,甚至當年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第一任的總經理蘇振玉還是由警界轉任,為了建立市場交易秩序,初期還有憲警來監督拍賣,經過20多年,現在的共同運銷的模式在1990年代成形。如今共同運銷的蔬菜約佔台灣總生產量的4成,水果約佔2成。

但這些農產運銷的改革是以易腐壞的生鮮農產品為主,如蔬菜、水果、肉品、花卉,或許生產者對於供銷價格不一定滿意,但這個農產運銷制度提供了生產者一條自己去市場交易的路線。不過,花生的產銷並不是這樣發展的,花生需要脫殼、分選去除不良品,若要食用必須再經過蒸炒,不同於生鮮蔬果,脫殼過的花生只要有良好的儲存環境就可耐儲放。

花生需要脫殼、分選去除不良品,若要食用必須再經過蒸炒,不同於生鮮蔬果,脫殼過的花生只要有良好的儲存環境就可耐儲放。(本報資料照)

因此花生的產銷機制是由當地的雜糧生產合作社或俗稱盤商的買貨人,向農民購買乾燥的花生殼後,再進行加工成花生仁片或是帶殼花生,之後經由南北什貨的路線分銷給需要花生的食品廠、雜貨店、米糧行等。

當問題解方碰上選舉

因為盤商不願意收花生而導致花生價跌,農糧署表示,根據《農產品市場交易法》農產品交易不得壟斷、操縱價格或故意變更質量,謀取不正當利益。這種講法就和菜蟲控制菜價如出一轍,請問什麼是壟斷?壟斷要大到能獨佔、能把持才有辦法操作價格,但台灣明明是一個均小的產業,國內最大的雜糧生產合作社處理的花生量一年不到4000噸,還不到總量的10%,最大的連10%都不到,如何形成壟斷的結構?

如果真有壟斷的結構,那這些盤商、合作社都是農糧署輔導出來的,在雲林、嘉義有大型花生脫殼機的廠商,他們的脫殼機都有農糧署的補助,過去農糧署補貼盤商、合作社這些相關的加工設備從不手軟,如果這些人是農糧署口中壟斷市場的花生蟲,那農糧署豈不就是花生蟲的推手嗎?農委會不就是戕害農民的幫兇嗎?

如果硬要談問題,目前花生產銷最大的問題是有公益性質的農會不具加工能力,元長、虎尾、褒忠等幾個花生產區的農會並沒有花生脫殼、分選等相關設備。筆者認為這些主要產區的農會,至少要有基本加工的能力,甚至是代工的能力。

帶殼花生的水分含量、砂土量、種仁的不良率是造成價格下降的因素,今天盤商嫌農民的花生品質不好,農民可以委託給農會加工,協助脫殼、分選,把處理好的花生種仁還給農民,收取代工費,完整的花生種仁,農民可以選擇自己賣,或者是賣給農會。農會如果能做好代工的任務,對農民而言當然更好,能種出品質好的花生,農民得到的種仁多,就能拿到更多的錢,這樣不是更好?

而話說回來,農委會想要解決花生亂象,是要投入設備跟管理改善產銷?還是花錢補貼生產之後,再自己下來當盤商收購?哪一種方式能解決問題,答案顯而易見,只可惜任何答案只要碰上選舉,都會變質。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