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hinac》《境界的彼方》-奈良的街,東京的店(二)

人跟人的互動,構成了巡禮的重要成分,至少,在踏上《境界的彼方》尋找東京場景的那趟旅程,便是如此。

hinac

續上篇

相對於幾部超高人氣的「京都動畫」(京阿尼)作品,《境界的彼方》系列作似乎來得快,去得也快。曾經在同人展上有著大量女主角栗山未來的Cosplayer,眼鏡以及膨鬆的粉色頭髮,粉嫩卻又搞笑的感覺,不僅讓其聲優種田梨沙職涯更進一步,也讓通常僅做為配角的「眼鏡妹」形象,搖身一變成為了鎂光燈焦點。

但熱潮一過,栗山未來似乎就沒能如同家前後期誕生的小鳥遊六花等角色般,時不時還能在場次上讓人懷念一下,身為眼鏡控,套句角色名言,著實「我很不高興(不愉快です)」。或許也因為這樣,讓喜歡故事的人更緊密了一些,而人跟人的互動,也構成了巡禮的重要成分,至少,在我踏上《境界的彼方》尋找東京場景的那趟旅程,便是如此。

橿原神宮的繪馬,由粉絲捐贈到東京的聖地。(圖:作者提供) 

除了關西某鎮上商店街的栗山未來住所,以及作為財力雄厚名瀨家的原型,位於奈良市的百年老旅館奈良飯店,還有在奈良縣南邊橿原的學校等重要場景外,《境界的彼方》故事中的情報交換中心,便是新堂姐妹經營的新堂照相館了。實際上的新堂照相館,取材自數百公里外的東京下北澤咖啡廳—「世田谷邪宗門」。跟下北澤窄小街道中聚集在潮店的年輕男女不同,座落在寧靜住宅區中的咖啡店有著復古的外型,但散發出來的氣氛,混合的是一種文青、閒適但又充滿著高度詭異的感覺,或許是因為店名的關係吧。

新堂照相館現實中是位於下北澤的咖啡廳。(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在屋外照相時即被女店員發現,拍完照後隨即被邀請進店,店內古樸的擺設,讓人心情放鬆。我找到女主角栗山未來一行曾坐過的位置坐下,為的是能夠在相同的位置享受整體的氣氛,這是動畫場景巡禮最有趣的醍醐味之一。當天店裡除了我以外,唯二的客人是當地文史社團的成員,正在與被稱為「Master」的老闆聊天,而那個發現我的女店員,原來是老闆的媳婦。店內因為故事的關係,有一小塊展覽區,不意外的有許多同好捐贈的周邊商品,以及幾位已經跑過所有場景的前人製作的導覽手冊與簽到本。我一邊享用著店家特製的招牌餐點「蜜紅豆咖啡」,與老闆和店內的客人一邊閒聊著「世田谷邪宗門」與《境界的彼方》取材的軼事。

第六集時,眾人所坐的位子在店的最中間。(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巡禮的定番,巡禮留言冊。(圖:作者提供)

「當時就幾個人進到店裡來,問了可以拍嗎?在店面拍了一些照片,離開時問了『我們要做動畫』可以用嗎?我都答應了,也沒問到底是什麼作品。」Master說。

「沒想到後來應該是動畫大爆紅吧,我的店裡在播映隔天便湧入了一大堆沒看過的年輕人,真是嚇到我了」他嘴角帶著笑意說。

確實,這間店遠離商圈,又不是動漫愛好者會特意前來的店,應該真的有被嚇到吧。

店內貼有《境界的彼方》海報。(圖:作者提供)

Master的記憶也非常好,他指引我拍攝店內的重要角落,結束後,做田野調查出身的我反倒跟其他人的話題轉向了這間店的軼事以及世田谷區當地的文化風情。Master老歸老,記憶卻很好,講到演藝圈,他講起了日本某名主持人年少時曾是這裡的常客,日本搞笑藝人夏天二人組(さまーず)的節目也曾經到此一遊;講到攝影,他拿出珍藏的日本人像攝影大師荒木經惟(無論私德如何,他確實是大師)的作品,令人吃驚的是,圖中拍攝的人像,正是工作到一半的Master。

Master的速寫相,由日本攝影大師荒木先生所攝。(圖:作者提供)

那是個愉快的下午,這間店也沒有特定的營業時間,甚至客人也很少。那是個假日的下午,除了我一位新客人與兩位文史社團的成員外,並沒有其他顧客。像故事中的照相館一樣,會令人有著「這間店靠什麼獲利?」的疑問。近晚,Master掛上CLOSE的牌子,店內的空間成了我們幾個人聊天的場所,而我不過是花了不到一千日幣,為了動畫朝聖而前往的外國小伙子而已。

店內的另一個畫面,新堂姐與未來在的場景,連左側的畫都完整重現。(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店內內部的包廂區,主角群在第八集時坐在這區。(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故事中新堂姐的慣用道具,或許也是取材於店裡?(圖:作者提供)

獲取了很多寶貴知識,《境界的彼方》巡禮的歸途路上,文史社團的成員沿路跟我簡介了不少當地留下的史蹟,例如戰前建設,一根就算連東京大空襲都沒倒掉的電塔等等。

我不只一次造訪「世田谷邪宗門」。再訪時的目的,除了《境界的彼方》之外,為的是確認另一件事情。事隔多年的再訪,Master還記得我這從台灣來的小伙子,我點了同樣的餐,坐在同樣的位置上,但這次我則是拍了離門口最近的位置,Master笑了笑,知道我為了什麼。

「森茉莉小姐以前坐這裡對吧?」

「沒錯」。

就這麼短暫的對話,解答了我的疑問。

森茉莉何許人也?就家學淵源來看,她是日本大文豪與翻譯家森鷗外的女兒,森鷗外曾經短暫來過台灣,而哥哥是曾在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院任教的森於菟,許多早期的台籍醫生都曾經受過他的指導,算起來森家人跟台灣的緣分也是不少了。但森茉莉本人的成就呢?她是開創日本「耽美小說」的始祖,看BL的人可都要膝蓋一軟叫她聲大前輩!那個靠窗的座位,便是她寫作的地方。

故事中美月與未來曾坐在此,這裡也是森茉莉大師的愛用席。(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