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奇海獅先生》民粹勝利(三):意外的共和國

「我搖搖欲墜回到病房...一切都完了,所有的犧牲和千辛萬苦都白費了,長久以來的餓白挨了。我們的靈魂在死亡的恐怖威脅下,仍堅守崗位的那些日日夜夜,都白過了...」

神奇海獅先生

續上篇

戰爭即將失敗。整個國家只有一個懦弱的親王和「無祖國工匠」的左派社會民主黨,毅然而然決定「跳入火坑」,想盡辦法拯救還能救的東西。然而在停戰之後,軍人與極右派就開始散播一個「背後刺刀」的傳說:德軍根本沒有戰敗。德國之所以會投降,全都是因為德軍在背後被人給捅了一刀的緣故!

美國總統威爾遜。(圖:網路)

【10月中:德皇辯論】

好的,上次我們說到,德國正式向美國威爾遜總統提出休戰。很快威爾遜的回覆就來了,提出了主要的休戰條件:停止潛艇戰,以及結束專制政權。 第一項還算好解決:反正自從盟友羅馬尼亞投降後,德國也沒有燃料供應了。比較大的問題是後面的「結束專制政權」這項條件,因此從十月中開始,政府便開始出現了決定皇位存廢的「德皇辯論」。

這時,先前怯戰的魯登道夫又開始反悔了,他知道先前要求休戰的主張事實上已經鑄下大錯,因此又提出繼續戰鬥的想法。在會議上他慷慨激昂地說:「如果想玷污我們國家光榮、想使我們沒有戰鬥能力,那我們絕不同意!」

然而眾人實在很難理解,魯登道夫為什麼突然改變了主意?一個月前,他還堅持德軍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因而主張與英美提出休戰;現在德軍情勢比起之前更糟,他卻改口說德軍可以繼續戰下去。會議上馬克斯總理問他,既然你現在如此堅持,是否認為繼續下去的話,戰爭會以比較有利於德國的方式結束?

魯登道夫回答:「是。」

一旁的外交部長已經完全聽不下去,出口反擊:「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你一個月前也未免錯得太離譜了!」

除了死戰到底這一派以外,帝國政府內部也逐漸出現了一種新的聲音,表示不妨犧牲德皇個人,另立風評好的繼承人以保全君主政體。然而當這種聲音在十月底逐漸佔據上風的時候,馬克斯親王卻終於承受不了壓力,在10月底病倒了。至於是生什麼病,有人說是得了西班牙流感,然而根據歷史學家Machtan的研究,馬克斯其實是被威脅了。原來在王室手上,一直都握著馬克斯一個最黑暗的祕密,在當時,這是最難以讓人接受的事:

他是,同性戀。

王爾德與美少年。(圖:網路)

【不敢說出名字的愛】

早在1895年,詩人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的案子就已經證明同性戀在那個時代是多麽罪無可赦的一件事。不但讓王爾德從貴族寵兒被打入冷宮,更拉到法庭上審判。在那個「同性戀」這個詞都還沒發明的時代,王爾德把那描述為「不敢說出名字的愛」(Love that dare not speak its name)。

「『不敢說出名字的愛』在本世紀,是年長男性對年輕男性的偉大的愛」

「正是那般深深的心靈的愛才如完美一般純淨。它支配並滲透了偉大的藝術,比如米開朗基羅和莎士比亞的,以及我的那兩封信。」

「然而這愛在本世紀被誤解了,以至於它可能被描述成『不敢說出名字的愛』」

「這愛是美麗的,是精緻的,是最高貴的愛的形式,它沒有一絲一毫不自然,它是智慧的,並循環地存在於年長男性與年輕男性之間,只要年長者有智慧,而年輕者看到了他生命中全部的快樂,希望以及魅力,就會如此。」

「這愛本該如此,而這個世界卻不理解,這個世界嘲笑它,有時竟然讓這愛中之人成為眾人的笑柄。」

然而,當王爾德在法庭上這樣描述以後,就等於坐實了自己同性戀的罪名。最後他被判了兩年重苦役,還有人說這遠遠不夠。在那之後,同性戀在整個歐洲就是一個最大的禁忌。正當馬克斯親王苦勸威廉二世下台以保王室時,皇后卻威脅他:如果威廉二世退位,那她就會向全世界公佈馬克斯親王的親密訊息!

這件事情讓馬克斯親王精神承受極大壓力,他終其一生都死守著這個秘密,甚至被迫結婚生子。然而在皇后的威脅下他終於崩潰了,在11月的第一個週末,他不得不在鴉片製劑的作用下昏迷了36個小時。然而正當他昏迷不醒的時候,一切都改變了...。

11月,幾乎每個德國主要城市都成立了革命工人和士兵委員會。這些委員會以『我們是人民』為口號,接管了城市行政部門。(圖:網路)

【革命爆發】

原來隨著威爾遜的通牒傳遍德國,有些德國人感到非常傷心,尤其是海軍軍官,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即將被迫交出德國艦隊。

20年來,德國已經把這支艦隊打造成僅次於英國的第二大艦隊,然而現在他們卻被迫把這些軍艦親手交給敵人,海軍將領們實在無法接受這樣的恥辱,因此德國公海艦隊總司令在11月3日發佈了19號作戰令:將所有艦隊開到泰晤士河口,向英國艦隊作最後的決戰!

這是一種扣人心弦的決定。但是海軍軍官的想法是一回事,絕大多數的水手卻只想回家。因此當作戰令下來時,水手們卻使引擎熄火,或毀壞起錨的機件。套一句他們的說法:

「現在已經是晚上11點鐘,沒有人想在這時候犧牲生命。」

以基爾水手起義開始的十一月革命,就這樣打響了。

革命之火迅速燒遍整個帝國。隔天,革命水手代表便蜂擁湧向德國所有主要城市,全面接管了大部分政府文職和軍事機構。等馬克斯親王醒來後,德國大城如法蘭克福、漢諾威、斯圖加特、慕尼黑已經全部淪陷。面對即將爆發的內戰,德軍統帥部終於決定從已經夠緊張的前線抽調兵力來壓制叛亂,但是更可怕的情形發生了:原本從前線派回來的兵力一進入鎮壓現場,卻反而被叛軍吸收了!

馬克斯親王立刻求見德皇,想苦苦哀求他退位。德皇當然也知道親王的目的,也百般推辭說馬克斯大病初癒,有傳染的危險所以不適合接見。在整個戰爭後期,德皇幾乎已經遠離決策中心。直到最後,他的左右仍然包圍著一群報喜不報憂的人,不讓德皇知道事實真相。每當有人想把事實告訴他時,左右就會有人跳出來:「小心,如果陛下精神崩潰你可擔待不起。」

但現在就是面對現實的時刻了。在停戰的前四天,一籌莫展的親王剛好在花園中,看到了社會民主黨籍的副總理艾伯特。 艾伯特是左派成員,但卻是個支持議會改革的溫和派。親王告訴艾伯特,他準備動用一切力量說服德皇下台:

「假如我能成功說服皇上的話,您是否將站到我這一邊,來對抗社會革命?」

艾伯特回答,現在民眾已經一窩蜂的傾象革命,社會民主黨已經完全失去控制能力。

「如果皇上不退位的話,那麼社會革命將勢所難免。然而我卻不想要革命,我像痛恨罪惡般的痛恨它。」

11月9日,社會民主黨員謝德曼(Scheidemann)在帝國議會宣布共和國成立。(圖:網路)

【終局】

停戰前三天,艾伯特和另一名成員含著眼淚,請統帥部設法勸告德皇退位來拯救他的王朝,馬克斯親王則一再通電威廉二世。他向皇帝報告,如今整個德國都已經落入蘇維埃手中,南部最大邦巴伐利亞已經被推翻,柏林也有人正在計劃總罷工,而政府根本沒有可靠的部隊可以使用。但不管馬克斯怎麼勸,德皇卻怎樣都置之不理,對他來說,王權神授的觀點深植於他的心中,退位的觀念簡直不可想像。

停戰前兩天,革命已經延燒到首都柏林市。德軍統帥興登堡面見德皇,向德皇報告統帥部已經50位團長召來,當面問他們的部下是否會追隨德皇討伐叛變。其中只有1位給出願意的回覆,其他大多數團長都認為他們的部下將不會服從命令。

很顯然,德國陸軍已經不會擁護德皇去進行內戰。然而當德皇還繼續在猶豫不決時,馬克斯親王已經替他下定了決心,宣稱:威廉二世已決心退位!而他本人也將請辭帝國總理。

但事實上,親王本來的意思是由威廉二世的長孫來繼承帝國。不過親王一宣布德皇退位,一個沈不住氣的社會民主黨員立刻來到國會前面,向擠在大門口的群眾大喊:

「德國人民已經贏得一切的勝利。霍亨索倫王室已經退位,德意志共和國萬歲!!」

艾伯特一聽到,立刻高喊:「你無權作這樣的宣布!那是制憲國會的事情!」

但是已經宣布的事情卻無法更改了。

退位的消息很快傳到威廉二世耳中。他氣急敗壞的大喊:「可恥!可恥!!豈有此理,一個巴登的親王,竟然推翻了普魯士的國王!!」他草擬了一封又一封的電報給馬克斯進行嚴正抗議。但是親王根本來不及接到這些抗議信,因為沒過多久,興登堡元帥向德皇報告一個更糟糕的消息:「部隊已經不再支持陛下。」為了避免被俘虜,他建議德皇立刻出逃荷蘭。

停戰前一天,經過一整個晚上的掙扎,威廉二世終於在凌晨逃往荷蘭。德意志帝國就這樣平靜地結束了。

同時,已經辭職的馬克斯親王也在向新總理艾伯特道別。艾伯特要求馬克斯親王以攝政的職務留下來,但是馬克斯拒絕了。至於拒絕的原因,也許是因為他感覺一個巴登的親王推翻了帝國,使他無顏留在新政府?或是擔心威廉二世揭穿他的風流韻事,使他一敗塗地?或是單純只是覺得以一位親王之尊,無法與社會民主黨之流合作?

這一切都無從知曉了。當他在出門前,轉頭向艾伯特說:「艾伯特先生,我將帝國交給你保管了。」

艾伯特回答:「為了帝國,我已經喪失了兩個兒子。」

馬克斯親王終於將帝國託付給一位真正的政治家,從此回到自己的城堡辦學,永遠的遠離政治風暴。從此以後,政壇的主角從王室變成艾伯特與他的社會民主黨。他出身寒微,歷經患難,在接管政權的三個小時內,他就做了一件事,永遠的改變了如俄國一樣在推翻帝制幾個月後,民主政府也跟著被蘇維埃政權推翻的命運。

他打了一通電話給興登堡元帥。在一個像瘋人院的國家裡,只有軍官團是一股可靠的安定力量,也唯有他們的支持,能帶給這個新生的共和國真正的安寧,最後他們達成了結盟。艾伯特向副總參謀長說:

「務請轉向興登堡元帥,表達政府的謝意。」

經由這種安排,艾伯特終於拯救了德國免於赤化。

1918年11月11日,雙方簽署停戰協定。然而這樣的決定使得所有德國國民都感到無比震驚,長期以來,統帥部的報喜不報憂,都讓德國人民活在一種集體的迷夢中。在法國前線上,一名下士寫道:「我搖搖欲墜回到病房...一切都完了,所有的犧牲和千辛萬苦都白費了,長久以來的餓白挨了。我們的靈魂在死亡的恐怖威脅下,仍堅守崗位的那些日日夜夜,都白過了....」

在未來的20年內,這名叫做阿道夫・希特勒的下士,將改變整個德國... (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