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中大女學生冒險公開身份,血淚控訴港警性暴力!

張明旭

香港中大吳同學發言時表示,自己被捕後在新屋嶺遭受性暴力,之後更在眾人面前脫下口罩。(圖擷取自臉書_Varsity CUHK)

「你知不知道被捕一刻,我們會被警方收起手機、關掉我們的電話、用粗言穢語罵我們?你知不知道警方要我們去哪邊就去哪邊、要進黑房就進黑房、要脫衣服就脫衣服?你知不知道我們有人被速龍(特別戰術小隊)打到到現在還要覆診?」

「你知不知道新屋嶺的搜身室是全黑的?你知不知道不只我一人遭受警方性暴力?其他被捕人士還曾經遭受不只一名警員、不分性別,性侵及虐待。」

「大家可能不明白,為何我要三番四次站出來,原因是我出身自一個家暴家庭,我沒有家庭、沒有家人,我唯一的家就是香港的中大,......我希望這個家(中大)可以關懷我們這批被捕人士,可以真真切切擔心我們、顧慮我們安全。當我們被打、遭受性暴力時,你們可以先關心我們,而不是譴責我們打破了一塊玻璃」。

「(吳同學脫下黑色口罩)校長,我願意鼓起勇氣脫下這個口罩。請問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鼓起勇氣,和學生同行,譴責警方對被捕人士,包括中大學生的施暴?」

日前,香港中文大學女學生在與校長的對談會上,勇敢地向校長說明包含學生在內的抗爭者,近月來遭受警方性暴力的問題;講到當時痛苦的處境,他並冒著身份公開的危險,當場脫下口罩,要求校長共同譴責警察性暴力,這一段影片讓許多人看了都為之落淚!

從蘇丹、中國、到香港,從吳同學在葵涌警署遭受男警大力拍打胸部等性暴力,到近三個月來多名香港女性公民出面指控受到警方的性暴力及性侮辱,再到這次被明確指出的,在新屋嶺扣留所內被捕的香港公民、不分性別,遭受不止一名警員的性侵害及虐待;這些威權暴行一再向世界宣告著:在沒有人權的地方,性暴力是如此常用來控制與傷害追求民主自由的公民,特別是針對其中的性別弱勢。
 
對於這些惡行,香港警方從來都是否認到底,但面對民眾的巨大質疑,他們從不願公開其搜查、逮捕、偵訊與送醫的詳細過程,也不願針對其中違反人權的爭議進行釐清。此外,包含15歲少女陳彥霖在內,這幾個月來許多「充滿疑點」的失蹤與自殺案件(在海裡中「溺死」的多是女性),香港警方始終也是含糊以對,不處理也不交代,甚至遺體還被立刻火化。再加上香港警方頻頻以變造圖片的方式,用「性」惡意羞辱女性運動者,且屢屢暴力對待孕婦,這些惡質行徑的持續發生,實在讓人難以相信其不是侵犯人權與性別平等的暴政黑警!

暴政對於人權的侵犯,常伴隨性別、階級、膚色等因素,對於弱勢形成更加強烈的暴力。對於香港正在發生的事,對於這些正在經歷的痛苦與血淚,希望大家一起傳遞出去,告訴身邊的親友,告訴課堂上正在學習公民、性平及人權素養的學生,告訴世界上各個角落的人們,讓更多人了解到香港朋友正在經歷的實情,讓更多人們為了民主、自由、平等站出來發聲!
 
希望每一個人都能不被歧視及暴力以對,能夠擁有尊嚴地、在平等保障下自在生活、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

(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
 
註:關於吳同學在中大的發言,中大許多師生與校友發起了聯署聲援,但網路上也有些言論質疑吳同學公開現身的「用意」,其中部分猜測明顯帶有惡意,部分則是自居高位、試圖將受害者更往下踩。就如 #MeToo 運動的艱難,在這個仍舊充滿父權偏見的社會,性暴力受害者的現身,不僅要一再面對當時的傷痛,其所受到的「負面」指責與影響更常遠高於「正面」回饋;更何況吳同學還身處威權壓迫之下,其身份的曝光只會帶來更多的打壓與恐懼,就像其後續聲明所提到的:「我站出來的原因很簡單,首先編造這事情,我覺得根本不成立,我都沒有利益,我為何站出來抹黑你?在警方發出貼文之後,我的電話號碼受到內地的電話號碼滋擾。之前沒有,從來沒有,這事亦很影響到我的精神狀況。」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