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楽坂週記》變成大人之後讀來更有趣的漫畫《機動警察》(上)

看看現實中,在廢鐵場裡堆積如山的共享自行車,或是不斷引起行車糾紛、交通事故與雇用問題的餐飲外送承攬公司,或許他們與充滿天才創造力,也擁有惡魔般號召力的內海課長之間的差別,只有他們的創新所引起的破壞,沒有全高8.55公尺,裝備重量7.6噸的原型機器人「葛雷歐」那麼明顯而已。

神楽坂雯麗

如今以文字工作營生的筆者,小時候的志願曾經是成為一名漫畫家。

那時正值台灣漫畫出版業進入版權時代的轉換期,只要是稍有知名度的日本少年漫畫,都很快地推出了正式授權的台灣版權本。基於「參考與學習」,我貢獻了無數零用錢,老家的房間書架上,因而至今依然排滿著一整牆的漫畫書與正版、翻版畫冊。

這些從少年、少女甚至青年漫畫皆有的漫畫書收藏,在筆者成年離家之後,大部分就很少再從書架上拿下來翻閱了。儘管如此,每當久久返家一次,有幾部作品是我會不時拿起來重溫,而且還在其中讀出了一些長大成人之後回去看,才會有所感觸跟發現的新趣味。

日文原版漫畫的第一集封面,當然是(本文完全還沒寫到的)主角泉野明。(網路)

這份書單當中,就有結城正美(ゆうきまさみ)的寫實機器人漫畫代表作《機動警察》(機動警察パトレイバー)。

《機動警察》敘述在20世紀末的東京,多腳步行式的有人駕駛作業機器人「Labor」已然普及化,並在國家的大小規模土木建設事業、乃至於一般的商業用途中,都受到廣泛運用。然而,「Labor犯罪」也隨之日漸頻繁。這類違法駕駛機器人行為,通常是無照駕駛、酒後駕駛、或者雙方起口角之後開機器人打架「釘孤支」的日常事件;想像一下有人開怪手上演全武行的畫面。

由於傳統警力難以應對這種犯罪型態,因此警視廳創立了由警用機器人及其駕駛、支援及後勤組員組成的「巡邏機器人中隊」特車二課。

機器人社會的到來,也帶來了駕駛機器人犯罪的問題。(作者提供)

就少年漫畫而言,《機動警察》漫畫版當然是一部傑作無誤;而其娛樂效果也並不輸給同標題的動畫電影、電視動畫與OVA(至於真人電影版本的評價請容我在此保留)。但對當時還是少年的筆者來說,「存在著機器人的日常」本身就已經是非常具有顛覆性的概念;如果說《機動戰士鋼彈》確立了「寫實軍用戰鬥機器人」這一作品類別(可能有人會有不同意見),那麼《機動警察》更進一步,讓機器人成了一種上機前需要考取駕照、遵循一定的操作模式,安裝作業系統,有著生產規格、廠牌辨識度的「工業產品」。

而在漫畫版的劇情主線中,與特車二課的主角群們鬥智鬥力的主要反派,是大型跨國複合集團「夏福特企業」日本分公司的企劃七課課長,別名「理查.王」的內海。

左下那格滿面笑容,比較像公司職員而不像邪惡反派的上班族,就是本文的反派主角內海課長。(作者提供)

假如要舉出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漫畫反派,總是滿面笑容,看似泡沫經濟時期隨處可見的日本上班族的內海課長,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表面上,日本夏福特企劃七課是一個以開發電玩體感機台與家用遊戲為業務的部門。然而在內海的主導下,企劃七課全體成員僅是以電玩業務為掩護,實際上卻投入了一個以開發戰鬥用機器人「葛雷歐」(Griffon)為目的的秘密專案。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內海,在開發葛雷歐的過程中,全然無視於企業內部規範、工作倫理,絲毫不考慮公司損益,甚至是國家公權力與法律。

內海開發葛雷歐的目的極為單純,就是要「不計成本製造出世界最強的機器人,並展現於世」。為了這種幼稚的理想,企劃七課不但多次走私西德軍用機器人引發事端以收集數據,甚至介入擾亂陸上自衛隊與美軍的機器人演習,並以「電玩遊戲」的形式,讓完成度逐步提升的葛雷歐,多次與特車二課誇稱當代性能最佳的主力警用Labor AV98「英格拉姆」挑釁衝突,展現高度的技術實力――當然每一次都給主角群帶來了重大損害。

《機動警察》中的機器人,是交貨完成後要安裝作業系統、要進行初步組態設定的工業產品。(作者提供)

以今日科技圈人士的用語來說,內海或許可說是一個勇於新創的公司內部創業者。但從夏福特公司的角度來看,這位「創業家」或許有如魔鬼一般。

當開發葛雷歐的資金不足時,內海要求企劃七課資安及會計人員直接駭入公司財務系統挪用資金;藉由跨國人口販賣組織網路,購買體能、性情適性經過「客製化」,體格也適合葛雷歐特殊規格駕駛艙的少年駕駛員;當公司高層意識到內海的「新創行動」可能危及公司(及他們的地位)而出動內部保全時,與保全部門上演武裝衝突;為了達成完善葛雷歐的目的,當然也不惜走私、或支援恐怖組織行動。

雖然這種種「新創活動」都極度反社會,然而企劃七課的優秀成員們,顯然都深受內海「打破既有工業規格的限制,不計代價開發出世界最強機器人」的願景及其大膽的行動力所吸引,他們都忠誠地追隨內海到最後一刻。這種對優異人才可說是魔性般的吸引力,或許也能在現實世界中的少數幾位知名瘋狂創業家如Steve Jobs,或者Elon Musk身上找到。

規格、性能都超乎常軌的「葛雷歐」,每次登場都令主角陷入苦戰。(作者提供)

在特車二課成員的努力奮鬥之下,內海與他的新創成果最後失敗了。但內海卻並沒有遭到公權力逮捕,而是身中與他有私人恩怨的仇家兇刀,倒在自己的血泊中。或許只有最單純的暴力,才能阻止內海這種充滿破壞性的創業家吧。

最近十幾年來,「新創」在社會上似乎已經成了一門顯學,尤其「破壞性創新」更是許多人琅琅上口,奉為圭臬的信仰。不過看看現實中,在廢鐵場裡堆積如山的共享自行車,或是不斷引起行車糾紛、交通事故與雇用問題的餐飲外送承攬公司,或許他們與充滿天才創造力,也擁有惡魔般號召力的內海課長之間的差別,只有他們的創新所引起的破壞,沒有全高8.55公尺,裝備重量7.6噸的原型機器人「葛雷歐」那麼明顯而已。


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