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後田中時代群像(五):風見雞宰相中曾根康弘(下)

中曾根想要帶領日本走出吉田茂「一國的和平主義」,變成一個「國際國家」。因此對於當時由雷根、柴契爾主義領導的新自由、新保守主義路線,都奉行不逾。這位被輿論認為戰後唯一的「大統領型首相」的總理大臣,卸任雖然還選了好幾屆議員,也順利交棒給兒子,但因為派系不振,很快就失去了影響力,不過他活了非常久,今年已經一百零一歲,是昭和時期唯一還活著的首相。

李拓梓

續上篇

在中曾根領導的時代,日本跟上國際潮流,朝著新保守主義、自由放任主義的方向前進,和當時美國的支持不無關係。當時冷戰已經接近後期,雖然沒人預料到蘇聯很快就要崩潰,但雷根對於自由民主資本主義終究會戰勝共產威權計劃經濟一事,始終相當有信心。中曾根英文流利,和雷根一拍即合,非常「麻吉」,兩人再見面後的早餐會上互相以名字稱呼,「ロン・ヤス關係」(Ron-Yasu)成為當時輿論的話題。

事實上,在雷根的要求下,中曾根確實做了包括日圓升值、軍費提升等承諾,他曾經以一席「不沉的航空母艦」說法,強調美日之間堅固的夥伴關係,讓國際社會印象深刻。由於中曾根的友好,雷根也以好友之姿,讓中曾根在G7峰會中隨著雷根身邊站上國際舞台。中曾根有一百七十八公分,是同時代中少見的大個子,高大挺拔的身材沒有輸給其他國家領袖,讓戰後一直被認為是「政治侏儒」的日本人有揚眉吐氣的感覺。

除了對美關係,在冷戰後期的國際社會中,中曾根也積極修復對中國、韓國的關係。因此教科書爭議、靖國神社參拜的議題,隨即浮上檯面。文部大臣藤尾正行因為歷史問題失言而下台,但中曾根本人卻成為第一位參拜靖國神社的首相。中曾根曾經參與過戰爭,親眼目睹過同袍戰死的悲劇,參拜靖國神社並非沒有理由。只是一下子要大臣因為戰爭議題失言辭職,自己卻又跑去參拜靖國神社,被輿論批評是「風見雞」,並非沒有道理。

和他年輕時立場一致,中曾根想要帶領日本走出吉田茂「一國的和平主義」,變成一個「國際國家」。因此對於當時由雷根、柴契爾主義(Thatcherism)領導的新自由、新保守主義路線,他也都奉行不逾。其中對日本衝擊最大的莫過於「廣場協議」(Plaza Accord)。這是源自美元黃金匯率脫鉤的「尼克森震撼」(Nixon Shock)以來最大的改變。

在冷戰後期的國際社會中,中曾根也積極修復對中國、韓國的關係。因此教科書爭議、靖國神社參拜的議題,隨即浮上檯面。(圖:網路)

日本一直在尼克森震撼後,強力的維持日圓的低價格,以保持外銷能力,造成的貿易逆差讓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相當不滿。中曾根雖然曾經有過「每位國民買一百美元的外國貨」倡議,但這種花言巧語,又豈是美國人所能接受。1985年,在紐約的廣場飯店,日本、美國、西德、英國和法國達成共識,世界金融朝向變動匯率的方向前進。日圓被迫升值,從一美元三百六十元,劇貶為兩百四十元,兩年後甚至掉到一百四十元的水準。

日圓升值造成的巨大影響,除了美日貿易逆差的逆轉,日本產品在美國滯銷,更引發了日本廠商外移。所謂「雁行理論」,在日本生產沒有競爭力的產品,大量移往韓國、台灣以及東南亞。而這些國家的製品也大量進口到日本市場,產業外移、失業、終身雇用制遭到動搖,再加上日本國內男女同工同酬的「男女僱傭機會均等法」實施,都讓日本社會發生劇烈的變化。

為了因應蕭條而採取的低利率措施,使得融資擴張,大量金錢被投入股市、房市,造成一波泡沫經濟。日經指數1980年大約八千點,到了1989年底是三萬八千九百五十七點。東京銀座的老字號文具店「鳩居堂」前地價,1980年是八百四十八萬元,1989年是三千六百五十萬元。無中生有、平地起高樓的土地煉金術處處盛行。

而日本政府為了抑制這波泡沫不要太大,開徵地價稅、制止土地融資,也嘗試提高利率,來阻止投機活動。問題是低利率本就是為了刺激景氣,現在卻又要提高利率來阻止投機,這種父子騎驢、互相矛盾的政策弄了幾年,最終在九零年代導致了泡沫破裂。

這樣的問題並不只發生在日本,鄰近的台灣也深受影響,要求升值的壓力不只針對日本,乘日本尾巴叩關美國市場的MIT產品也造成台美貿易逆差,美方多次施壓,強迫台幣升值,也在台灣造成了一樣的泡沫經濟風潮,外貿國家深受世界局勢影響之深,由此可見。

中曾根今年已經一百零一歲,是昭和時期唯一還活著的首相。(AP)

1986年,中曾根解散國會,並在改選中大獲全勝。他隨即決定在次年趁勝提出「消費稅」,以解決日本政府長期因為舉債和赤字預算造成的財政缺口。但中曾根本人在選舉時早已明確表示過不會開徵消費稅,這個違反選舉承諾的政策,最後遭到國會反對而遭廢棄。在野的社會黨、公明黨、民社黨、社民黨組成「稅制改惡阻止聯合鬥爭本部」,自民黨內反對聲量也很大,中曾根本人的支持度也遭受重傷。

當然,「政界風見雞」從來不是隨便說說,中曾根眼見情勢不妙,決定快快下台,不再競選自民黨總裁。他在竹下登、安倍晉太郎和宮澤喜一三位競爭者當中,選擇了竹下登接班。這位在戰後消耗快速的首相群中撐了五年的內閣總理大臣,終於卸下職務。

這位被輿論認為戰後唯一的「大統領型首相」的總理大臣,卸任雖然還選了好幾屆議員,也順利交棒給兒子,但因為派系不振,很快就失去了影響力,不過他活了非常久,今年已經一百零一歲,是昭和時期唯一還活著的首相。去年歡度一百歲生日時,中曾根看起來還很硬朗,和大眾分享健康長壽的秘訣是吃得清淡、保持好奇心,並表示能夠參與日本的戰後重建,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