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歷史上的今天》億元議員的逃亡日誌!前高雄市議員朱安雄賄選並逃亡!

說到這些家族,經常靠政治資本滿足自己家族利益的企業,因為經營者本身的能力不足再加上總是以賴政策性投資或是不當貸款,在改朝換代後因為無法再透過政治力量施壓主管機關,過往的藏污納垢便隨著司法機關的介入被揭發。

鎬佑\法律白話文運動

16年前的今天,前高雄市議長「朱安雄」涉嫌賄選案定讞,被判1年10個月。

前高雄市議長朱安雄(左)。(資料照)

一票千金,喔不,一票五百萬

現在講起高雄只想的到發大財或是直播之亂,但過往高雄發大財必須一定要靠傳說中的三大家族:陳家、王家、朱家。

而今天的主角是朱家的「朱安雄」,他本身擔任過監察委員,妻子吳德美則擔任過立委及議長,並為「安鋒鋼鐵」的負責人。

而後來「安鋒集團」陸續傳出面臨經營問題時,朱安雄沒有從經營管理去下手解決,反而想要從重新攫取政治能量。

除了爭取議員以外更進一步想要擔任議長,然而他的實力並不在於自己的政治理念,而在於鈔票,在爭取議長時他以每票500萬元去爭取議員的「支持」。

最後被抓到,而被判1年10個月,但朱安雄遣逃中國,並且在2015年追訴到期。而妻子吳德美因涉及安鋒集團業務侵占、逃漏稅等罪,處有期徒刑8年6月定讞,最後在保外就醫後過世。

朱安雄妻子吳德美(右)因涉及安鋒集團業務侵占、逃漏稅等罪,處有期徒刑8年6月定讞,最後在保外就醫後過世。(資料照)

賄選三部曲,要求、期約、交付

一般說起賄選,大家腦海裡想到的都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但是法律上的規定並不僅止於此,不管是你要求「對方投給你」、「對方約定好」,或是「把錢塞給對方」都算是行賄的行為。

因為法律上的規定是對於行賄罪所指的是對於「有投票權人」進行要求、期約或收受,在地方議長的選舉也不時傳出為了規避法律,在議員選舉階段就有議長「準」候選人,為後續的議長選舉鋪排。

但最高法院早就做出決議,這種預期行賄、受賄雙方未來當選,在履行條件完成犯罪行為,還是構成犯罪,並不會因為賄選在先,當選在後,而影響犯罪的成立的。

地方的老大都是怎麼誕生的?

說到這些家族,經常靠政治資本滿足自己家族利益的企業,因為經營者本身的能力不足再加上總是以賴政策性投資或是不當貸款,在改朝換代後因為無法再透過政治力量施壓主管機關,過往的藏污納垢便隨著司法機關的介入被揭發。

像是王家的王玉雲的中興銀行涉及掏空100億的弊案、安鋒鋼鐵過網購過灌水財報、虛增營業成本等方式超貸及掏空公司,相關集團為台灣留下一百多億的呆帳。

前中興銀行董事長王玉雲。(資料照)

而在台灣如果要討論起地方政治,「恩庇侍從主義」這名詞就是不可或缺的一語。所謂的恩庇侍從是指有權利的一方透過寡占性經濟利益的交換來獲得派系的政治支持。

舉例來說,你支持我,我讓你開銀行、賣瓦斯、掏泥沙,我選舉時需要檯面下的大灑幣的話,錢都交給你發讓你賺「手續費」。

然而恩庇侍從模式要能成功必有有幾個關鍵,譬如說沒有反對黨的存在(不然會有人監督)、黨內的派系沒有競爭(不然會被自己人擺一道)、法院要是你家開的、情治機關是你掌握的(法院是我開的,收錢不辦事或是你不聽話就辦你)、受限的媒體自由(最高品質靜悄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