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一路向南》非樹之罪:新加坡骨痛熱症(登革熱)的防治與宣導

新加坡是一個將環境維護和骨痛熱症防治做到滴水不漏的國家,同時也是一個讓公權力可以侵門踏戶的國家。嚴厲的逐戶稽查工作不但有效使全國蚊子的數量處於低水平數字,同時也將預防骨痛熱症的責任分散給全國民眾。相對於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的確「很少蚊子」,但如今最令它苦惱和難堪的,恰恰是蚊子很少病例很多的處境。

潘婉明/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系博士

近日因國立政治大學學生會會長在新生訓練致詞時,引述據稱是愛因斯坦名言「用爬樹的能力來評斷一條魚」並用高雄市市長韓國瑜爬樹的照片作為投影片的背景,才又喚起大家對韓市長在7月24日視察登革熱的防疫行程時,得悉樹洞也有可能孳生病媒蚊而突然攀爬一棵大樹的記憶。當時韓市長見樹上果然有洞,立即指示衛生局務必把樹洞補起來。媒體次日再訪,發現他所爬之樹的大小樹洞,均已被工程防水用的發泡劑填滿,於是「爬樹防疫」頓成話題,一時歌頌文、嘲笑文、打臉文、科普文傾巢而出,直到韓市長再有驚人之語/舉才止息。

時評人曾柏文在臉書發文提醒,樹洞孳生病媒蚊並非子虛烏有之事,嘲諷韓國瑜也不能漠視事實根據。他也提及過去兩度在新加坡居留時,驚訝於這個熱帶島國鮮少蚊子,晚上睡覺亦可夜不閉(窗)戶。他注意到,新加坡有關當局針對住家及工地發現孑孓的罰則很重,日常的宣導也做得很徹底,如此才能達到良好的防治效果。不過他的分享隨即遭到其他也有新加坡經驗的網友質疑,特別是當時正值當地骨痛熱症病例再攀新高之際。

登革熱在新馬地區普遍被稱為骨痛熱症。截至2019年9月10日下午3點為止,新加坡登錄在案的骨痛熱症病例高達11,612宗,韓國瑜爬樹視察當週,新加坡國家環境局(National Environment Agency, NEA)就錄到605宗新增病例,是為今年度單周新增病例最高的一周。新加坡採取每日登錄、更新及發佈骨痛熱症新增病例,同時也以周為單位加總和製圖。根據環境局的統計,今年首季每周出現病例介於100至250宗之間,自五月起才突破每周300宗,並在短短兩個月內急速攀升,至七月達到高峰,每周錄到超過600宗以上新增病例,使今年度累加病例突破一萬宗,進入八月才漸次下降。

新加坡今年首季每周出現病例骨痛熱病例介於100至250宗之間,自五月起才突破每周300宗,並在短短兩個月內急速攀升,至七月達到高峰,進入八月才漸次下降。(sl.g.58.com)

骨痛熱症在新加坡是常年存在的可致命疫病,每年都有死亡病例。2018年全國有5人染病不治,其中4人年齡超過60歲以上;今年截至六月為止已有6個死亡病例,死者都是平均年齡超過70歲的年長者。有鑒於此,新加坡有關當局對骨痛熱症的防範與宣導做得非常嚴謹,尤其在住宅和工地兩大人群流動最密集的所在。

幾乎所有新加坡人都知道,骨痛熱症防治的重點在不流動的水,故而所有無遮掩的容器,以及各種人為或自然形成的積水,都有可能成為病媒蚊繁殖的載體。因此環境局製作的文宣,非常清楚地列出居家空間裡各種潛在風險,教導民眾正確放置器皿及防範積水的方法,例如:水桶必須清空倒置;花盆底盤必須每天刷洗或避免使用;室內花瓶須每日換水,同時也要刷乾淨花瓶內側的污漬,瓶內植物的根部則須用清水沖洗,以免暗藏蚊卵;廚房器具和儲水容器須蓋好,連碗盤架的托盤積水也務必清除。

此外,環境局也建議民眾避免種植大葉植物,免得葉莖之間集積水份,不勝防範;倘若花盆裡的泥土過於乾硬,則用鏟子反覆翻土使其鬆散;針對有地住宅(landed house)的住戶,環境局建議他們盡量減少或不使用帆布及塑料之類容易積水的材質搭建遮雨棚,並要求他們定期疏通屋頂檐槽,再於槽內加入Bti殺蟲藥;當局也提醒有地的屋主要經常清除溝渠內的落葉和枝椏,留意並封閉樹洞;其他裝飾如噴水池或人工造景,則切記置入沙粒狀殺蟲藥,以免這些地方成為黑斑蚊產卵的溫床。

最後,環境局也不忘提供旅行方案,提醒民眾出門遠行時,除了預先落實上述事項,還要蓋好馬桶蓋、遮掩或密封排水孔、關閉窗戶預防蚊子飛入,才算做到萬全。

骨痛熱症防治的重點在不流動的水,故而所有無遮掩的容器,以及各種人為或自然形成的積水,都有可能成為病媒蚊繁殖的載體。(圖:新加坡環境局)

新加坡防治骨痛熱症也提到了樹洞,可見樹洞確實有可能因積水而成為病媒蚊孳生和繁殖的地方。但不同的是,新加坡環境局的文宣並沒有進一步說明樹洞該如何或用甚麼封閉。由於新加坡的有地住宅數量很少,因此針對有地住戶的宣導,樹洞之於防疫的角色十分微小,提醒的用意居多,防治的作用不大。但新加坡植樹和綠化的成果享譽國際,而樹洞從來不是防治骨痛熱症的重點。根據當局的統計,孑孓最常見於居家用水桶、花盆及其托盤、花瓶、馬桶及其儲水箱、帆布或塑膠雨棚、有蓋溝渠、廢棄容器、排水管內的集水溝氣隔(gully trap)、組屋走廊的排水渠(scupper drain),以及乾硬泥土和葉莖積水的大葉植物。

事實上,除了人群聚居的組屋區,建築工地也是病媒蚊肆虐的黑區。新加坡是一個崇尚發展、無時無刻不在施工狀態中的國家。居住在新加坡的日常,就是無可避免地每日與工程為伍,大至組屋、公寓、地鐵及其他大型開發,小至社區裡修渠、舖路、翻新等基礎建設,不一而足,而工地裡無所不在的大坑小洞都有可能孳生病媒蚊。因此工地一旦發現孑孓或黑斑蚊,環境局便可祭出停工令(Stop Work Orders)勒令承包商改善,累犯將會被控上法庭。

儘管今年疫情出現驚人的爆發,但新加坡防治骨痛熱症的努力和決心有目共睹。除了定期噴藥撲滅蚊蟲,環境局也在全國放置超過5萬個捕卵器(gravitrap),未來還會增加裝置及擴大其監測系統,將採集到的資料製成地理分佈圖,以病媒蚊數量標示疫區範圍,協助居民及早防範,並將偵測到的孑孓孳生點成功移除。此外,環境局也釋放帶有沃爾巴克氏菌(Wolbachia)的雄性蚊子,借此干預雌性蚊子產卵或使其卵無法孵化,有效降低黑斑蚊繁殖的數量。

不過新加坡民眾對骨痛熱症的防治意識很高,更多地要歸功於政府雷厲風行的稽查政策和執行力。根據報導,環境局在今年首5個月裡,一共進行了超過372,000次稽查工作,總共發現6,500處有孑孓孳生的積水,其中四分之三來自於住家。

新加坡民眾對骨痛熱症的防治意識很高,要歸功於政府雷厲風行的稽查政策和執行力。(圖:聯合早報)

環境局可派員到住家進行不定期、未提前通知的稽查,而屋主或住戶不得拒絕官員進入屋內。根據我個人的經驗,官員勘察的重點在廚房和廁所,他們會打開櫥櫃的門,檢查隱藏空間裡的水管和器皿,同時也到各個廁所察看積水有無,除了盆栽、水管、水桶和馬桶,細心的官員也檢查放置牙刷的容器及漱口杯。一般而言,如果發現積水,官員通常會給於口頭警告,一旦發現孑孓,就有可能祭出罰單。過去環境局只有在骨痛熱症黑區稽查到孑孓才會處罰,自2016年3月14日始,改為不分地區任何住家單位只要發現孑孓,都一律開罰200新幣,合計新台幣約4,520元。

杜絕骨痛熱症、撲滅黑斑蚊固然人人有責,但新加坡的嚴峻和缺乏彈性也很引人議論。今年7月1日,退休人士李女士回家發現門打不開,驚慌之下報警求救,事後得知原來是環境局官員多次到訪都無人應門,基於該社區是骨痛熱症黑區,有關官員遂在屋主不知情的情況下破門而入。現年69歲的李女士,因其高齡100歲的母親身體健康每況愈下,自5月起搬到母親的住處,直到7月回家,驚見大門被換了鎖。

警察上門發現環境局的通知信,經查詢證實是該局官員於5月29日強行撬門入屋稽查黑斑蚊,事後更換了已遭破壞的門鎖。幾經交涉,李女士於當天下午拿到新門鎖的鑰匙,不過她申訴,廁所洗手台的排水管破裂,疑是稽查員不小心弄壞的。

環境局事後解釋,該局必須針對骨痛熱症黑區的所有單位進行檢查,如果官員到訪時沒有人應門,他們首先會發通知給屋主或住戶,安排其他日期再訪,倘若對方再三不回應,當局將會在《控制害蟲與殺蟲劑法令》下發出法律信函,要求對方在指定日期開門讓稽查員進行檢查。李女士因持續沒有回覆環境局的通知,當局才會強行撬門進入。至於稽查員所造成的損壞,環境局亦已上門為屋主修理、更新。

這就是新加坡。這是一個將環境維護和骨痛熱症防治做到滴水不漏的國家,同時也是一個讓公權力可以侵門踏戶的國家。嚴厲的逐戶稽查工作不但有效使全國蚊子的數量處於低水平數字,同時也將預防骨痛熱症的責任分散給全國民眾。相對於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的確「很少蚊子」,但如今最令它苦惱和難堪的,恰恰是蚊子很少病例很多的處境。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