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後田中時代群像(一):青天霹靂組閣的三木武夫

田中被捕前夜,自民黨內的三木派、中曾根派人物,還在料亭通宵聚餐,被田中派議員認為早有預謀,派閥鬥爭的氣氛一觸即發。當初把三木於青天霹靂中推上舞台的椎名悅三郎也認為三木太過頭,「得意忘形,全無惻隱之心」,認為這樣做會危及自民黨政權,自民黨內一場「扳倒三木」的戰爭正要開始。

李拓梓

續上篇 

三木武夫說自己組閣是「青天霹靂」,實在不無幾分道理。三木派是自民黨當中的一個小派系,當田中角榮因為「金脈與人脈」、「越山會女王」的醜聞下台時,自民黨的選情需要一個形象清新的人物來救急。因此儘管田中的宿敵福田赳夫、盟友大平正芳都想要爭取總裁位置,副總裁椎名悅三郎卻採取「裁定」,要求實力最弱的三木武夫出面組閣。

小派系要在大局當中生存,需要一點運氣,也需要領導者的能耐。三木喜歡說自己是「巴爾幹政治家」,顯然對自己折衝樽俎的能耐很有信心。他家境不錯,也娶了豪門出身的太太,經濟從來無虞。年輕的時候就是有正義感的人,長大從政也秉持著這樣的信念,因此在當時暗黑當道的政壇被認為是一股清流。

但政治這件事,很難說自己最有理想,別人都沒有。三木確實很清廉,外號叫做「清廉三木」,他領銜提出公職選舉法和政治資金規正法修法,但因為內容實在太嚴苛、不可行,導致最後雖然立了法也沒人當回事。

三木武夫外號「清廉三木」,他領銜提出公職選舉法和政治資金規正法修法,因為內容實在太嚴苛、不可行,導致最後雖然立了法也沒人當回事。(UN Photo/YN/ARA)

他任內遇到最大的挑戰莫過於1967年二月的「洛克希德案」。這個案子至今仍有千萬個謎,但總之就是田中角榮任內向洛克希德公司購買飛機的三十億佣金,透過遊走政商界的兒玉譽士夫流向政壇,其中有些流向不明。

案件捲入不少官員,但受審的官員為了怕偽證罪,都宣稱自己「記不得了」,這句話一時成為流行語。兒玉後來稱病不出,被指控載送他的司機則在審訊後自殺。這一切都使得輿論對案情直指田中。三木面對這個狀況,不知道基於什麼考慮,並沒有採取任何阻止方案,法務大臣稻葉修還放話說,以相撲來說,兩個月內會有「橫綱級」人物遭到搜捕。

檢方很快搜捕了田中角榮的秘書,隨即又逮捕田中派的佐藤孝行、橋本登美三郎兩位現任議員被捕,田中不久之後也遭到逮補。由於田中的「金權政治」形象已經伊於胡底,民眾無不對政府的行動拍手叫好。

只是所謂清廉,經常也只是政爭的藉口,田中被捕前夜,自民黨內的三木派、中曾根派人物,還在料亭通宵聚餐,被田中派議員認為早有預謀,派閥鬥爭的氣氛一觸即發。當初把三木於青天霹靂中推上舞台的椎名悅三郎也認為三木太過頭,「得意忘形,全無惻隱之心」,認為這樣做會危及自民黨政權,自民黨內一場「扳倒三木」(三木おろし)的戰爭正要開始。

即便被逮補,但田中角榮從未承認犯罪。(time-az.com)

田中被捕後一週,田中派的議員就在黨內發動政變,要求三木下台。趁火打劫的大平正芳、福田赳夫也加入「扳倒三木」的陣營。不過輿論顯然同情三木,因此倒閣不成。三木是小派系,這位「巴爾幹政治家」想到的方案,是集結黨外的力量來對抗自民黨的壓力,這個看似悲壯的決定並沒有錯,解散國會之後的改選,自民黨首次沒能過半,是靠著選後拉幫結派重新組織,才勉強過半,三木因此必須引咎辭職。

即便被逮補,但田中角榮從未承認犯罪,他堅持自己很久沒有和兒玉聯繫,不知道五億元下落。同時也宣布退出自民黨。被檢方逮捕的三位議員當中,田中角榮在新瀉以十六萬八千票第一高票當選,橋本登美三郎在茨城縣以七萬三千票第三高票當選,僅佐藤孝行在北海道落選。新瀉的選民顯然相信被三木惡整、受盡委屈的田中角榮是清白的。這場由田中派議員發動的「忠臣藏」行動,最終獲利的人是田中的政敵福田赳夫,他在勉強過半的國會當中出任了首相。(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