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歷史上的今天》你好大,我「好」怕!

國家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讓人民能暢所欲言,可是當財團壟斷的媒體管道,就可能會過濾掉對財團自己不利的言論,或是要求政府建立起對自己有利的制度,甚至幫助背後的金主,傳遞他們想要灌輸的資訊給人民。

反媒體壟斷,有必要嗎?

廷奕\法律白話文運動

7 年前的今天,「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等數百個民間團體發動「反媒體壟斷大遊行」。

「反媒體壟斷901大遊行」表達要新聞專業、要旺中道歉、要NCC監督、反媒體壟斷的訴求。(資料照)(資料照)

大到令人恐懼的媒體?

2008 年,「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拿下「中國時報集團」經營權,一次統包了「中天」、「中國時報」、「中視」等多家媒體,整合成「旺中集團」。此舉也引起許多學者的擔憂,認為財團如果壟斷媒體市場,可能會扼殺「新聞自由」,建構符合自己利益的經濟和政治模式。

2009 年,「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有條件通過「中視」及「中天」董事長等變更,不料,蔡衍明於「中國時報」等媒體刊登新聞,指責 NCC 委員針對他,強調併購資金沒有一分一毫來自「中資」,更對批評「旺旺集團」併購案的學者寄出存證信函。

之後,旺中集團再計畫併購有限電視系統「中嘉」,台大新聞所多名教授開始連署表達反對。2012 年,又傳出「壹傳媒集團」將出售「臺灣壹傳媒」,其中可能接手人選也包括蔡衍明,最後爆發「反媒體壟斷大遊行」。

「反媒體壟斷901大遊行」表達要新聞專業、要旺中道歉、要NCC監督、反媒體壟斷的訴求。(資料照)

防範媒體壟斷,有什麼困難?

「反媒體壟斷運動」其中一項訴求,是要求立法規範媒體壟斷,2013 年,NCC 通過《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然而,學者和民間團體仍然有不少批評。

其中,原先 NCC 草案提出「過渡條款」,要求頻道數量超標的業者,必須在「兩年內」減少頻道,這樣的條款可能會違反「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則。雖然後來在草案中刪除,但民間團體認為為了對所有業者「一體適用」,還是有規定的必要。

另外,草案以「收視率」等標準規範「廣播電視事業」的整合,也被質疑無法反映「實質影響力」,而根據「AC 尼爾森」市場調查公司的資料,草案提出的前十年,台灣年平均收視率都在 10~12%之間,而部分的規範標準卻訂在 15%,被認為過於寬鬆。

2012年「反媒體壟斷901大遊行」當天,媒改團體在中國時報在大樓外牆掛上「蘋果、中時到底誰可怕?」及「誰好大?誰可怕?」布條回應。(資料照)


還沒立法,時代已變

2017 年,台灣「數位媒體廣告」投資金額超過「電視廣告」,觸及率也呈現「黃金交叉」,象徵網路媒體時代的興起,也伴隨著傳統媒體的衰弱,然而時至今日,政府依然尚未完成立法,有些媒體業者甚至認為已經沒有規範的必要。

不過,傳統媒體對於言論市場的影響力仍然龐大,2019 年,NCC 再提《媒體多元維護及壟斷防制法》草案,但時程上卻錯過了立法會期,明年選舉結束前,反壟斷立法恐怕已經無望。

國家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讓人民能暢所欲言,可是當財團壟斷的媒體管道,就可能會過濾掉對財團自己不利的言論,或是要求政府建立起對自己有利的制度,甚至幫助背後的金主,傳遞他們想要灌輸的資訊給人民。

不論個人的立場為何,保障媒體的多元性,才能讓言論市場中出現不同的聲音,鼓勵人們思辨,否則就算政府沒有控制媒體,卻讓財團把持住了,民主的價值恐怕也所剩無幾了。

想當初媒改團體上街喊出「你好大,我不怕!」還是無法阻止媒體壟斷,如今看來是否早已變成「你好大,我好怕!」(資料照/https://www.wikiwand.com/zh-hk/反媒體壟斷運動)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