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hinac》《比宇宙更遠的地方》-為何是群馬縣館林?(一)

《比宇宙更遠的地方》這部以女高中生踏上南極大陸的故事,場景朝聖有一半自然是不可能完成的。幸好日本的部份其實並不那麼的困難,但心中還是有跟別的故事一樣的基礎疑問:為什麼這個原創動畫,聖地是群馬縣館林?。

hinac 

「有不經阿根廷烏斯懷亞的方法喔,等下我告訴你。」

某年的農曆年後,在秘魯的納斯卡遇見了三位來自大江南北的華人,一道同行的我們,在前往機場搭觀光小飛機的路上,來自廣州的大叔偷偷傳授著我獨門秘訣。他的上一站便是許多如我般,終其一生將環遊世界奉為圭臬者的夢幻之地—南極。

前往南極不只時間還有金錢的壓力,而就算上得了南極大陸也不可能踏上昭和基地。

《比宇宙更遠的地方》這部以女高中生踏上南極大陸的故事場景朝聖有一半自然是不可能完成的。幸好日本的部份其實並不那麼的困難,但我心中還是有跟別的故事一樣的基礎疑問。

為什麼這個原創動畫(非其他媒材改編的原生故事),聖地是群馬縣館林?。

主角群集合在立川車站的公共藝術前,除顏色外與實景幾乎一致。(圖:作者提供) 

將這個問題藏在心底,首先踏上的是動畫途中出現、主角四人第一次一起做功課的「南、北極科學館」,位於東京立川的小博物館附屬於日本國立極地研究所,街區的腹地內還有些不同領域的研究所,活像是台灣的中研院似的。這間小博物館,大概也是日本亦或是東亞民眾最能接近南極的地方,清水模的建築中,不僅傳達了極地的知識,也將日本曾經使用於南極大陸工作站的物品悉數展出,館外則有當初一起前往極地的工作犬「樺太犬」雕塑。故事中的主人翁們曾好奇雪地行走車的狹小空間,而我,則是對當時的人類用全類比機械工具,馳騁在南極大陸上一事,發出無限讚嘆。

南北極科學館中的模擬宿舍,與故事中僅有小幅不同。(圖:作者提供)

南極任務用車,內部皆為機械式操作。(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聯名海報。(圖:作者提供)

至今仍有的場景截圖立牌。(圖:作者提供) 

摸過了南極帶回來的冰、體驗了厚重的工作服、看完相同的天球投影後回到了立川車站。像極台中洲際球場紅色鋼構裝飾的站前廣場,不僅是《科學超電磁炮》的名場景,在本作品中,也是主角四人前往移地訓練時集合的地方。跟著故事順序,我也在車站外的公共藝術前停留了一陣,再前往四位小妮子等接駁車的地方,雖然不是第一次在立川車站附近走跳,但換了作品,某種程度來說,也是一個地方在心中重新「開機」吧。從南北極科學館回到立川車站時,繞到途中某被北歐家具賣場耽誤的餐廳邊補充能量,邊想著。

等接駁車的地方在百貨的一樓。隔壁棚御坂美琴曾走過二樓呢!(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這之後過了半年,我才真正逮到機會前往故事主要場景群馬縣館林。台鐵跟連結群馬縣館林地區的東武鐵道有結盟,因此可以用相當便宜的價格往返,也算是專屬於台灣人的小小福利。看著車票上不突破兩百的流水號,想想這已經是進行了一年左右的合作,不禁苦笑著與同樣是東武集團上的知名景點日光比較,未免人氣差得太多。

台鐵與東武鐵道的聯名車票,利用者看來不多。(圖:作者提供) 

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或睡或醒,來到了「茂林寺前」站,這裡不僅是大親友高橋惠跟女主角玉木真理在故事開始時兩人對手戲的場所,故事前頭最重要的一幕,那個報瀨的一百萬,也掉在往東京的月台與閘門接壤處。

「超爽的,撿到一百萬!」的真理。(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兩幕皆在車站同一側,一氣呵成。(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或許是原創動畫的關係,《比宇宙更遠的地方》在人物安排上充滿巧思,例如個性上起初猶豫不決又膽怯的主角玉木真理(Tamaki Mari)綽號是「決定了」(Kimari)的諧音,母親曾是南極觀測隊員、擁有許多南極知識的報瀨,名字念起來跟「告知」(Shirase)相同,而南北極科學館內展示的雪地行走車前,有張頒給極地研究者白石和行的表揚狀,或許是配角白石結月的姓氏由來。故事節奏上更是十分順暢,該敘就敘、該停就停,就像在看一場有趣的相聲或日式漫才一般,而這個月台上的「超爽的撿到一百萬」片段輕快又不失逗趣,就是我掉進故事世界觀的開始了。

離開車站,茂林寺周圍有著狸貓相關的鄉野傳說,當地政府也以此發展觀光,跟著一站一站的解說牌往茂林寺前進,倒也不覺遠。但或許是鄉間人口減少,除了茂林寺前的飲食店,比鄰的幾間土產商店僅有一間開著,還散發出濃濃「昭和味」,做生意的老老闆抬起頭,或許知道我不是來參拜的,一副想打招呼但又欲言又止的樣子,我也只能愛莫能助的給予一個微笑,將商店出現在故事中的部份拍了些照,買罐飲料聊表心意,再往寺中走去。

茂林寺對面的飲食店成為朝聖者的休憩處,甚至有台灣人造訪。(圖:作者提供) 

隨處皆是狸貓擺設,狸貓取日文諧音有出類拔萃的用意。(圖:作者提供) 

寺內的參道擺滿了各種狸貓,疏於整理的柳樹垂到參道上,這樣的「原始環境」在日本誠屬少見,但正殿前擺放了故事相關的剪報跟留言本,雖然了無人煙、海報也被太陽曬到變色了,至少還留有一些巡禮氣氛。

寺內貼有海報以及巡禮留言本。(圖:作者提供) 

故事內最常使用的休息區就在進入社苑內的場所,不管是小惠與真理課後的相約,還是前往南極前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五人聚會」聚會,或者是方始時報瀨臉紅的地方,都在這裡,更明確的說,這個寺院承載了她們的喜怒哀樂,以及故事的起承轉合。梅雨季的寺內,蚊蚋擾人,我還是在三宅日向曾經坐著的位子上坐定,算是我給這位帶給旁人歡笑、苦往心裡吞、勇敢朝著自己人生目標努力的女孩,一點點跨次元的應援。後果?那就是往車站的路上拿出蚊蟲藥膏,在皮膚成為腫包的地方不斷塗抹,只想讓搔癢停歇。三十近五的大叔,想裝瀟灑、裝文青的「青春」,看來需要付出的代價還不小呢。(待續)

報瀨臉紅的一幕,在寺內的休息處。(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真理與小惠在第五集結束前,曾在此有段考驗友情的戲。(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