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恐懼鳥》喂!這是天堂熱線嗎?我說想死,但並不是死於變態連環殺手手裡好嗎??

在槍口被人蒙上眼睛強暴,相信絕大多女性(男性亦言)在此情況下必然崩潰。但麗莎沒有,她雖害怕但沒有崩潰。

◎恐懼鳥

每個人都有自己故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痛苦,這些網絡老生常談相信大家也聽過。試想想一條美國街道,街道上有一名騎著單車、外表平凡的女孩,就是平凡到你連短期記憶細胞都懶得用那種。你永遠想不到她是個家暴性侵受害人,並計劃好稍後回家自盡。大街上還有一名男人,四方臉蓄普一把小鬍鬚,外貌與一般上班族無異。你更不會想到他是名連環殺人犯,已有10名無辜女性死在其手下。

而上帝現在決定讓他們倆相遇。


「我想自殺,祢不需派殺手來」

時間是1984年11月3日,凌晨兩時,地點是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市(Tampa),一條街燈稀疏的陰暗小街。女孩的名稱是麗莎‧麥克維諾‧蘭德(Lisa McVey Noland),17歲,剛從甜甜圈店下班。她小時候在寄養家庭長大,後來遭到家人性侵傷害,在槍口威脅下被強暴,持續多年。

毫不隔斷的性侵不會令她習慣,只令她愈來愈痛苦。在當晚稍早,她已經寫好遺書,準備結束自己悲慘一生。但基於莫名其妙的責任感,她決定還是上班後才自殺。

麗莎‧麥克維諾‧蘭德,小時候在寄養家庭長大,後來遭到家人性侵傷害,在槍口威脅下被強暴,持續多年。(截圖自網路)

大街的另一邊,男人名稱叫鮑比·喬龍(Bobby Joe Long),31歲,別名「分類廣告強姦犯 (The Classified Ad Rapist)」。喬龍的基因多了一條X染色體,這使他至青春期胸口便長了一對女人乳房,害他長年自尊心低落兼不敢與女性接觸。再加上他童年頭部多次受傷、近乎亂倫的母子關係、被前妻無情拋棄,種種因素使喬龍自動成為「什麼人成為殺人犯」的最佳教材例子。

事實上,喬龍早在70年代透過報紙分類廣告結識並強姦至少50名女性,後來胃口愈來愈大便演化成連環殺人狂。用硬物打死或利刃割喉10名女性,主要是性工作者與邊緣人士,並用她們屍體擺出各種變態的性愛姿勢來滿足獸慾。

就在那夜凌晨,麗莎騎著單車從甜甜圈店回家,沿途小街只有零落的燈光,黑暗佔據了大部份舞台。但這條路她已經駛過數百次,早已習慣黑暗,只是今晚的黑暗看似比平日更不祥更混淆。

她一心以為這感覺是自殺的前奏,殊不知上帝早對她另有安排。

鮑比·喬龍(見圖)早在70年代透過報紙分類廣告結識並強姦至少50名女性,後來胃口愈來愈大便演化成連環殺人狂。(維基共享)

當她經過城鎮的小教堂時,看到一輛私家車停泊在教堂外面。她沒有停下來,只是轉頭望向私家車,覺得少許不尋常。但下一秒鐘,一股龐大蠻力從旁衝擊,把她從單車撞飛。

倒在地上摀住頭部的麗莎還未搞懂情況,便感到一根冷冰冰的槍管按在左邊太陽穴,然後一隻粗魯的手把她拉向私家車。麗莎未能清楚看到綁架者的容貌,便被五花大綁,眼蓋黑布塞進前座。

「他必定會殺死我。」當私家車行駛時她心想。麗莎並不愚蠢,心明這不會是單純搶過劫便了事,搞不好比直接殺死更糟,而這點她沒有猜錯。

那男人,亦即是喬龍,把麗莎帶到一所剛裝修的公寓,沒有說太多話便脫下褲子,強逼麗莎口交。麗莎在雙目蒙蔽下足足被強暴了26小時。「我被槍口架著,他一遍又一遍強姦我,已經數不清多少次。」麗莎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說。

諷刺的是,前一刻她還打算自殺,現在卻半點也不想死,至少不是這樣死。她當初只想靜靜地逃離自己悲慘人生,為何上帝如此惡趣味在教堂前安排一個殺人強姦犯給她,連死也不得安寧呢?

但她很快便會知道原因。

。(作者提供)

「這只有我才能做到」

在槍口被人蒙上眼睛強暴,相信絕大多女性(男性亦言)在此情況下必然崩潰。但麗莎沒有,她雖害怕但沒有崩潰。不如說這些年來在家中所受的性暴力早已令麗莎麻木,在槍口下被淫慾也有種難堪的熟悉感。這使得麗莎能在此情況下保持清晰得多的腦筋。

早在被拖進公寓前,麗莎已經透過眼布縫隙,偷望到喬龍私家車的顏色與車牌,並緊緊記住。她亦透過數樓梯推敲出喬龍公寓的層數。麗莎還從窗戶觀察到公寓位於樹木繁茂的地區。除此之外,她更盡力把指紋悄悄印在公寓不同的角落。

當然麗莎知道要這些資訊有用,大前題是她活著離開。

她需要一個缺口。

「他指示我去浴室,命令我脫掉衣服,然後我們一起走進淋浴間。」

「他的舉止非常粗魯,但我都跟從他意思去做,因為害怕一反抗便會殺了我。 於是我們便一起洗澡,就像平凡人生活般。我察覺到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夢寐以求的幻想。他開始幫我沖刷,替我洗頭髮,試著溫柔地撫摸我,又抱緊我一秒鐘。但很快又變回那頭極具侵略性的怪物。明明前一分鐘還平靜像個四歲小孩,下一分鐘卻狂怒如公牛。」

這些舉動讓麗莎意識到眼前這名男人還有人性。好吧,是扭曲的人性,但至少還有這東西存在。

於是麗莎開始用溫和語氣與喬龍談話,嘗試跟他建立關係。麗莎開始跟喬龍說自己的故事,除了博取他同情,亦顯得自己是個有血有肉的人,化解對方「去人化」的心態。作為回報,喬龍亦說出多年來一直被不同女人玩弄與拋棄的經歷。當然還有那尷尬的性徵缺陷。令他對女性產生怨恨。

鮑比·喬龍(左)與前妻的照片。(美聯社)

雖然經歷性質不同,但麗莎心明大家也是命運淪落人,很清楚喬龍心靈上需要何種形式的對話和相處。整整26小時,兩人便在強暴性侵與心靈交流這兩種極端情況來回重覆。

直到第二天的凌晨三時,喬龍突然替麗莎穿上衣服,然後壓低語調來問她︰「我現在該拿妳怎麼辦。」麗莎心明她是逃出生天,抑或變成垃圾房其中一具"展品",就看她下一句回覆。

「聽著,我知道你對其他女人所做的事是因為破碎關係。 雖然我們的相遇很難看,但你看起來像個好人,我可以照顧你,我會成為你的女朋友。我不會告訴別人我們是如何相遇的。」

喬龍聽到麗莎"從內心發出的表白",立即呼吸急速,滿臉通紅,嘴唇顫抖地說︰「不,不,我不能留住你,你住在哪裡? 我會駛你到居住的地區。」

然後麗莎便知道自己贏了。

(小編按︰喬龍,你放走女生當然好,但你真心相信一個被你綁架,再強姦無數次的女生會向你表白?天啊,難怪你人生總是被不同女人玩弄。)

喬龍沒有食言,他果然很快便駛麗莎到居住地區,然後放走她。當麗莎摘下眼罩,第一迎入眼簾是棵生長茁壯的橡樹,仿佛象徵住她新生命的展開。「那一刻,我知道我生命第一次朝美好方向改變。我看到了新生活的支幹。」

「我曾經尋求死亡,現在我只想活下去。」麗莎如此總結自己心境。


「原諒,但以眼還眼」

時光飛逝,轉眼間己是2019年5月,亦是喬龍執行死刑的日子。

在死刑室外面,站著一名身材高大,穿著整齊西裝的女人。她緊握受害人家屬的手,就像一名強大的女戰士。

這名魁梧女人就是麗莎,與35年前那名弱不禁風的少女早已判若兩人。從喬龍魔爪逃出後,麗莎抓緊第二人生,成為一名治安官,致力教導大小學生如何保護自己。她亦成為一名女孩的媽媽,雖然自己都承認對女兒有點神經質。另一方面,從連環殺手魔爪下逃出的經歷,亦令麗莎歸信基督教。

「多謝你。」麗莎向記者表示這是她最想向喬龍說的話。因為沒有喬龍,她只是一名無人探問的自殺少女,而不是助人無數的治安官,亦不能去感受人生的美好。

麗莎亦感謝上帝安排他們倆相遇,因為她明白過去創傷令她比其他女性更有足夠的冷靜與耐性,去與喬龍溝通並將他繩之以法。然而警方能抓到喬龍之前,他已經快手又殺死兩名女生,成為麗莎一生的遺憾。

這名魁梧女人就是麗莎(左),與35年前那名弱不禁風的少女早已判若兩人。從喬龍魔爪逃出後,麗莎抓緊第二人生,成為一名治安官,致力教導大小學生如何保護自己。(美聯社)

有記者問多謝代表麗莎原諒了喬龍嗎?「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她語氣堅定地回答︰「是的,我原諒了他,但原諒是有價的,而現在就是他付出代價的時候。」

同一時間,喬龍的死刑在當地引起反死人士監獄外示威,而麗莎對此表示︰「那麼被他殺死的受害者應得的正義與人道又去了哪裡呢?」

訪問過後不久喬龍的死刑便開始,麗莎被獲准站在死刑室最前排,見證喬龍在毒針下被處死。只可惜懦弱的喬龍直到死前都不敢睜開眼睛,否則他一定訝異當年那個在淫威下哭泣的女孩早已不存在,取而代之是一名堅韌無比的女戰士。


自由評論網關心您︰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社會處處有溫暖,一定能度過難關。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恐懼鳥 喂!這是天堂熱線嗎?我說想死,但並不是死於變態連環殺手手裡好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