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每逢選舉必爆倉:最具台灣價值的公糧收購

公糧一共有90萬噸,如果以40萬噸的法定存糧來看,超過50萬噸,每10萬噸政府就要花20多億來收購,超收這些公糧的浪費超過100多億,只能說,我們的政府真的很有錢。

Lin bay 好油

今年是水稻稻熱病嚴重的一年,稻熱病雖然可以補救,但會影響產量,因此今年普遍的收成量都不高,部分的農民一分地的收成量不到一般的18-20掛(一掛100斤),有的甚至只有13、14掛,和去年動輒21、22掛的收成量來對比,產量差了不少。

今年水稻稻熱病嚴重,雖然可以補救,但會影響產量,因此今年普遍的收成量都不高。(本報資料照)

但在今年稻熱病疫情傳佈的同時,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喊出了不限制餘糧收購的大補貼。然而,如果真的不限制餘糧收購,真的會沒完沒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長官闖的禍下屬要負責出來收尾,經過兩個月,農糧署就出面解釋是要合理化收購,所以增加餘糧收購量1300公斤,讓過去公糧收購量從6200公斤提升到7500公斤,來為陳主委不限制餘糧收購收爛尾,最後的結果呢?

當然是公糧收購再創新高。

根據農委會農糧署的統計,截至今年7月29日為止,一期稻作公糧收購量48萬2,515公噸,比去年同期收購量38萬4,732公噸增加逾四分之一(9萬7,782公噸),稻穀欠收的一年,結果公糧收購量比起去年豐收的一年高出四分之一,以7500公斤公糧的稻穀加權平均收購價來看,每公斤是22.99元,也就是當陳吉仲喊出不限制餘糧收購後,最後政府至少多支出了22.5億來替這一句話收尾,沒關係,我們的政府很有錢的。

公糧收購的歷史

公糧收購又分為計畫收購、輔導收購、餘糧收購,但一個收購為什麼搞得那麼複雜呢?

光復後初期,台灣進入了二十多年的糧食增產時期,從米糧的欠缺到米糧過剩必須出口,1957年時出口25.9萬公噸創下出口的紀錄,米糧過多當然是問題,於是在70年代的初期為了推動糧政的改革,廢止了「肥料換穀制度」並進行稻穀的減產等多樣的減糧產政策,只是這些政策執行沒多久就遇到石油危機,台灣不只沒辦法輸出稻穀還缺稻穀,造成國內米價大漲,只好緊急從泰國進口13.8萬噸的稻米應急,當時的政府就嚇到了,於是在1974年撥出30億元設置糧食平準基金,用糧食平準基金進行公糧收購,收購價是稻穀生產成本加20%的合理利潤,剛開始試辦時,只是為了解決眼前的問題,所以稻穀的收購是無限量,但無限量的收購再加上好價格,馬上公糧就爆倉了,不收又怕缺糧,收了又會爆倉,因此在1977年的第一期稻作改成計畫收購每公頃970公斤,折衷一點問題就解決了。只是1974年公糧無限制收購的後座力太強,就算1977年改成計畫收購只收970公斤,也沒辦法馬上減少農民的種植,過量的稻穀導致米價大跌,政府在民怨下,1978年第一期馬上增加了一個比市價高一些的新收購方式-輔導收購2000公斤(依縣市不同調整),來解決民怨,從此公糧收購就有兩個價-計畫收購跟輔導收購。

稻穀欠收的一年,結果公糧收購量比起去年豐收的一年高出四分之一。(本報資料照)

但米過多的問題還是要解決,糧政需要改革,因此政府開始推動稻米轉作其他作物,加上台灣社會開始富裕,需要蔬菜、水果等其他農產品,所以開始有稻作轉做其他的作物,台灣稻米的生產面積從過去的70萬公頃到了1997年只剩下36.4萬公頃,年產量也降到166萬公噸,供需維持平衡。但維持了20年後,為了進入WTO又再進行一次的糧政改革。

WTO之後的台灣糧政

我國為了進入WTO,在稻米這個項目上必須有所開放,最後談定開放稻米進口每公斤關稅新台幣45元,並從量課稅,而有14.5萬噸的糙米屬於限量進口不用課徵高關稅,65%由政府進口,35%由民間進口。

日本比台灣更早加入WTO,日本的配額是77萬公噸,日本在進口後將這些糙米全部打做飼料,以減少對日本國內的衝擊,但這樣做當然有礙外國米在日本的販售,所以換台灣談的時候,台灣進口的米就被加入了限制條件-不能援外、外銷、提撥飼料。

進口這麼多米當然馬上就對台灣本土造成影響,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只說不能做援外、外銷、飼料,要拿來吃,又沒說要馬上吃,所以這些進口米就變成公糧存起來,公糧存放三年後,糙米已經變質不適合吃了,只好報銷供米糧加工業者使用,這樣一來就沒有違反當初承諾的問題。

但稻農抗議的聲音還是很大,甚至發生了白米炸彈案,最後政府只好再增加公糧收購來安撫農民。2003年第2期稻作開始辦理餘糧收購,公糧的收購量又更多了。

在這時期,公糧收購量每年都只有20萬噸左右,再加上WTO的10萬噸,每年約為30萬噸,公糧收購與消耗剛好維持一個穩定的狀況,然而,一切就壞在選舉。

每逢選舉必爆倉

2007年因接近總統大選年,為了稻農的選票,2008年的第一期稻作稻穀收購價每公斤提高2元,這兩元一提高,公糧稻穀的收購量就從2007年的不到20萬噸變成2010年的40萬噸,但台灣又面臨稻米消費不斷下降的狀況,公糧的收購量又超過負荷,爆倉就成了問題,除了爆倉以外,這些多餘的公糧收購用的都是人民的納稅錢,只為了政客騙選票,每年得多浪費40億以上的公帑處理公糧的問題。但到了下一個大選年就更慘了,2011年第一期稻作又提高每公斤3元的收購價,之後公糧就年年爆倉。

公糧收購量每年都只有20萬噸左右,再加上WTO的10萬噸,每年約為30萬噸,公糧收購與消耗剛好維持一個穩定的狀況,然而,一切就壞在選舉。(本報資料照)

公糧應該有多少的儲備量才合理?

根據行政院於95 年 9 月訂定發布的《國內稻米安全存量標準》,明定主管機關應儲備不低於3個月稻米消費量之安全存量,占消費量 25%,高於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建議 17%-18%及日本11.8%、韓國 16.7%。但只講要三個月安全存量還不夠明確,行政院在100年3月7日召開第2次「跨部會糧食安全專案小組」會議決議,將維持每年5月底國內稻米安全存量不低於40萬公噸糙米量,確保緊急糧食供應。

也就是一期稻作完,公糧的存量不能低於40萬噸的糙米,這是一個很合理的數值,兼顧一般公糧食用跟儲備,那麼,事實上台灣到底存了多少公糧?

我們來看看農糧署的臺灣地區公糧掌握及配撥情形:

(圖:取自農糧署)

公糧一共有90萬噸,如果以40萬噸的法定存糧來看,超過50萬噸,每10萬噸政府就要花20多億來收購,超收這些公糧的浪費超過100多億,只能說,我們的政府真的很有錢。

執政黨剛執政時推出了新農業創新推動方案,裡頭宣示要扭轉過去消極補貼的舊思維,建立強本革新的新農業,只是碰到選舉一切又不同了。選舉年將近,面對糧政過度補貼的問題不但不處理,農委會反而加碼補貼,只是這些補貼並不同於過去的消極補貼,可以說是具有「台灣價值」的積極補貼。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