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全面真軍》時代力量的潰散,肇因於「黨」與「個人」立場的高度衝突

早在2019年初,時代力量就已經在松山信義推出候選人,各地區也已經陸續推出候選人,卻因為黃國昌個人的盤算而陷在現任的汐止區,一個政黨的提名策略與決定,礙於單一個人,自然難以說服黨員及支持群眾?

全面真軍

時代力量的潰散,筆者著實深感遺憾,曾經在2016年寄予厚望,以反國民黨聯盟取得不錯的成績,卻無法最大化反國民黨陣營,筆者萬分惋惜。時代力量的問題,眾多有志之士都已經談過許多,從最根本討論到時代力量是否屬於政黨政治下的「政黨」等,都會延伸到時代力量現在的問題與困境。但筆者筆力不足,只想從時代力量對汐止選區的提名策略談起,時代力量的矛盾與困境。

時代力量的潰散,著實深感遺憾。(資料照)

一、 黃國昌參選汐止選區幾乎無勝算

黃國昌的問政風格,並不是本文想要評論的重點,但不可諱言的是,這個問政風格得罪許多民進黨的忠實支持者。因此,黃國昌即使參選汐止選區,完全沒有勝選的可能性,除了地方上選民服務的問題,黃國昌與部分民進黨支持者的衝突過大,就算黨中央願意禮讓並號召團結,部分民進黨支持者就是不會願意投票給黃國昌(熟悉的劇情?)。經營選區的問題與民進黨群眾的反感,就是黃國昌參選汐止必敗的兩大原因,相關的民調也反映出黃國昌勝算不高,而這個論點也會是本文後續討論的主軸。

二、 從「黃國昌」的立場思考還是從「時代力量」的立場思考汐止選區

從「黃國昌」的個人立場來思考,既然投入汐止選區幾乎沒有勝算,為了個人的舞台,棄選汐止就是必然的選擇,棄選汐止之後,無論是進入時代力量的不分區或是加入其他政黨,如果還能繼續擔任立法委員,對黃國昌個人都是較好的選擇,後續也還有其他可能的決定。

但是,從「時代力量」的立場來思考汐止選區,一切就充滿矛盾與不合理了。沒有人會懷疑黃國昌是時代力量最具代表性、最具戰力的人物,但是在提名策略上,卻不將最具代表性、最有戰力的人物投入區域立委選舉;反而,在淡水、鳳山地區積極投入與民進黨競爭的候選人,這樣的決定,如何說服「反國民黨陣營」的選民?

現實上就是,時代力量的各區候選人,只要沒有與民進黨「協調」(不是禮讓),就必然沒有勝算,從2016年即是如此,2018年的地方議員選舉也顯示這樣的結果,新北市各區議員候選人全軍覆沒,其他縣市當選的候選人得票率也約莫在10%上下,何以過了一年餘,時代力量就有把握在淡水、鳳山地區能在藍綠夾殺下取得3成以上的選票而且當選?難道淡水、鳳山地區的候選人比去年的議員候選人明顯「優秀」且「有魅力」?而最「優秀」且「有魅力」的黃國昌,竟然放棄連任,讓人匪夷所思。

讓人難以理解的地方是,何以2016年時代力量可以大聲疾呼民進黨協調且支持時代力量推出的候選人,卻在2020的現在主張全面開戰?最讓「反國民黨陣營」選民難以理解的地方是,時代力量既然要勝選的必要條件,是與民進黨協調,但黃國昌卻對沈發惠的不選感到憤怒,而且強力要求沈發惠不要缺席,一定要來個強力的三角對決?黃國昌委員的盤算,似乎不是以勝選為考量?

洪慈庸退黨確定時代力量已然潰散。(資料照)

時代力量的矛盾與困境,就顯現在汐止選區。早在2019年初,時代力量就已經在松山信義推出候選人,各地區也已經陸續推出候選人,卻因為黃國昌個人的盤算而陷在現任的汐止區,一個政黨的提名策略與決定,礙於單一個人,自然難以說服黨員及支持群眾?

三、 汐止選區如何處理?

民進黨大約很早就看出黃國昌的盤算,因此沈發惠早早就聲明不會參選汐止選區,避免讓黃國昌藉題發揮,說民進黨執意不願協調,黃國昌只好顧全大局退選以成全沈發惠。因此黃國昌以及部分幕僚才會對沈發惠的聲明感到憤怒。黃國昌不選已成定局,但汐止選區如何善後,從黨的立場與個人的立場又有高度衝突。

從黨的立場來看,既然汐止選區無意連任,以汐止區作為談判籌碼與民進黨協調,應是較理性的選擇。但是從個人的立場來看,黃國昌的不參選,還是需要台階作為國王的新衣,推出服務處主任代黃國昌出征,就只是保全黃國昌的個人顏面而已。黃國昌當然說服務處主任非常優秀認真,也提到自己任期就是4年,並沒有烙跑的問題,藍綠政客烙跑一堆等。

筆者對於服務處主任並沒有意見,只是光是優秀認真是沒有用的,沒有知名度與魅力,當選的可能性就是微乎其微,否則每個選區都提名中研院院士不就好了?而黃國昌考量的是自己安全下庄的理由,而不是汐止選區如何不回到國民黨手中。

其次,黃國昌提到任期問題,其實只是轉移焦點,外界批評的並不是任期問題,而是指選區經營有連續性,一旦現任立委選區經營不佳,後續接棒的人士都會非常辛苦;黃國昌並沒有堅守汐止選區的經營,讓汐止選區可能從「反國民黨陣營」回到「國民黨陣營」,無論後續接棒的候選人是民進黨或是時代力量,這個選區都會選得非常艱辛,因此才會批評黃國昌不負責任,但這顯然也不會是黃國昌顧慮的重點。

四、 最大化個人利益的決定

時代力量在汐止選區的決定,讓黃國昌的個人利益完全凌駕於黨的利益,接下來可以預見的是,如果黃國昌不列入時代力量不分區,那時代力量也幾乎沒有足夠的看板人物來吸引選票;即便黃國昌列入時代力量不分區,時代力量因近日紛擾元氣大傷,再被同質性高的台灣民眾黨吸票,要通過5%門檻恐怕非常困難。時代力量的潰散,似乎尚未到盡頭。

時代力量在汐止選區的決定,讓黃國昌的個人利益完全凌駕於黨的利益。(資料照)

若是從黃國昌個人的立場來思考,時代力量僅存時代,已無力量,似乎也沒有進入不分區的實益了。要最大化黃國昌的個人利益,似乎就是以雙重黨籍列入台灣民眾黨的不分區名單,更有可能延續這個立委的身分。可惜的是,時代力量的黃國昌,還保有高度的主體性,台灣民眾黨的黃國昌,就只是柯文哲的傀儡,還能有多少支持群眾?

除非,黃國昌把台灣民眾黨鬧得天翻地覆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