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偶然言中》柯文哲或全進,或全退,都比禮讓「郭柯合作」好?

柯和郭合作,短期內的確風險最小,但是短多者往往長空,一有可能將柯粉拱手讓人,二有被鳥盡弓藏的風險。柯文哲可想清楚了?

宋文笛

柯文哲於八月一日正式宣布,即將成立政黨「台灣民眾黨」。不少人認為,柯文哲正在考慮支持郭台銘參選總統,換取郭台銘出錢幫助柯組黨,柯家軍則轉戰國會,柯可收立委席次和政黨補助金之利,再徐圖2024。

然而,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郭台銘未必願意和柯文哲合作。而即便郭願意合作,無論郭台銘競選總統勝選或敗選,柯文哲的長期處境皆未必會變好。和郭合作,短期內的確風險最小,但是短多者往往長空,一有可能將柯粉拱手讓人,二有被鳥盡弓藏的風險。柯文哲可想清楚了?

如果郭台銘敗選:

若是柯文哲支持「郭柯合」,郭台銘選總統卻選輸,柯文哲未必就能順利進軍下一屆2024大選,粉絲大有可能從此離他而去。他山之石,可以為錯。韓國的前獨立總統候選人安哲秀便是前車之鑑。

2012年,安哲秀和柯同樣是政治素人、同樣任職於該地菁英大學(首爾大學),同樣宣布要拋棄兩大黨的「舊政治」,以社群媒體為主要競選方式,獨立參選總統(一如柯文哲曾經宣布要「超越藍綠」,以 i-Voting 還政於民)。然而,最後關頭出於勝選機率考量,安哲秀決定禮讓民主統合黨候選人文在寅,組成在野大聯盟。惟安哲秀一旦禮讓之後,民望從此一蹶不振。日後安哲秀和文在寅陣營逐漸走向分歧,等到2017年安哲秀再次參選總統時,已經沒有超越政治利益考量的素人的新鮮感,只獲得 21%選票。等到隔年,為了打鐵趁熱,安哲秀降格以求,轉戰首爾市長的得票率卻每況愈下僅剩19%。

安哲秀禮讓之後,民望從此一蹶不振。日後安哲秀和文在寅陣營逐漸走向分歧,等到2017年安哲秀再次參選總統時,已經沒有超越政治利益考量的素人的新鮮感,只獲得 21%選票。(REUTERS)

敗選後,若是郭台銘對於政治依然壯志不已,便會吃下柯文哲的粉絲。柯一旦在總統選戰期間把柯粉輸血給郭董,就未必能夠再拿回來了。

• 如果選後郭台銘要和柯文哲爭奪台灣民眾黨的領導權,柯難道能夠說過去半年他每次幫郭站台,每次說「郭台銘才是台灣最好的領導人,你們一定要支持他」,都是在說謊?

• 就算柯能夠厚著臉皮說,柯粉若是稍有自尊,也不會買單。

• 就算柯粉勉強買單,柯的「昨是今非」明顯只是出於政治利益,他的講話直接誠懇的政治素人形象,也就再也回不去了,從此會被當作不過是又一位政客。

當然,若是郭台銘在敗選後心灰意冷,退出政壇,柯文哲處境自然稍好,可以收攏柯粉和部分郭粉支持。但是除了台北市長之外,按照柯自己的估計,屆時柯在中央的資源,不過八到十席立委,實質影響力真的會和近年來佔有五席立委的時代力量有根本上的區別嗎?屆時柯文哲到底會更接近「宋楚瑜 2.0」還是更接近「時代力量 Plus」?恐怕仍然有待評估。(參照筆者舊文〈柯文哲如果想選總統,會在選後組黨,而非選前〉,就算是成為宋楚瑜 2.0,也仍有其他風險。)

如果郭台銘勝選:

郭台銘若是選贏,將會擔任四至八年總統。這期間柯文哲或著當黨主席,或者當行政院長。但是總統外有豐富執政資源、內有數百萬選票民意直接加持,政治分量遠大於這兩者,所以執政黨黨主席從來就不好當。過去幾個案例,通常在總統上台若干時間後,會以走向「黨政同步化」、方便施政為由,讓黨主席請辭,改由總統兼任。過去陳水扁時期是謝長廷(2000-2002),馬英九時期是吳伯雄(2007-2009),皆為如此。

柯文哲若是扶持郭台銘當總統,數年下來,無論是擔任執政黨主席或行政院長,對於柯日後2024 或 2028想要更上一層樓,都未必是助力。(本報合成)

其次,黨主席的折損率很高。一旦任期內的選舉結果不利,藍綠各黨皆有黨主席下台以示負責的慣例,例如蘇貞昌(2005)、蔡英文(2012)、朱立倫(2016)。

若是柯文哲擔任行政院長,折損率就更高了。過去二十年來,共有15位行政院長,任期平均僅約1.3年。而且歷來慣例是擔任過行政院長者,民望必損,幾乎是鐵律,近來賴清德在不到一年半的時間內,滿意度從入閣前的 65%(2017年6月)快速腰斬到卸任行政院長時的27% (2018年11月),便是明證。

由此可見,柯文哲若是扶持郭台銘當總統,數年下來,無論是擔任執政黨主席或行政院長,對於柯日後2024 或 2028想要更上一層樓,都未必是助力。

要不全進,要不全退?

與其禮讓幫助郭台銘,是否也可以考慮其他選項,例如明確表態要不全進,要不全退?全進,則柯文哲參選總統,和蔡韓形成三方賽局。柯文哲曾經說過韓國瑜和蔡英文「一個是草包,一個是菜包」,既然對於他們的評價如此之低,一旦賽局開始,或者韓國瑜崩盤,或者蔡英文崩盤,想來是遲早之事?柯並不是完全沒有做為第二順位候選人的被「棄韓保柯」或「棄蔡保柯」的逆轉勝機會。若是陳水扁在兩千年總統大選選前一年的民調中,以 25% 上下落後宋楚瑜 50%,尚且敢參選,最後反敗為勝,那麼如今選前半年只落後蔡和韓5-10% 的柯文哲有什麼不可以賭一把的理由?若是不敢賭,是否說明他對自己的信心,也並不十足?還是他對蔡韓二人的公開評價只是政治宣傳,並非本心?

柯若是不敢賭,是否說明他對自己的信心,也並不十足?還是他對蔡韓二人的公開評價只是政治宣傳,並非本心?(本報資料照)

相對的,若不選擇全進,不妨選擇全退。柯何不以逸待勞,也不用支持郭台銘,2020 讓蔡韓(或蔡韓郭)去拚搏即可?如果柯文哲是真心相信蔡英文和韓國瑜無能到無以復加,柯應該會推斷,若是蔡連任,必然拖垮綠營,若是韓勝選,則四年後必然被人「看破手腳」。先把台北市長任期「做好做滿」,等到2024 柯文哲再名正言順地出馬擊敗在執政八年後已屬強弩之末的綠營,或擊敗施政無方、民怨四起的韓國瑜,豈不美哉?

如果柯文哲既不敢全進,也不捨得全退,最後真的選擇支持郭台銘參選總統、柯自己偏安立法院的「郭柯合作」選項,雖然短期內似乎風險最小,整體而言卻有可能短多長空。柯文哲曾說他過去參選台北市長和如今參選總統與否「都是被別人逼的」,如果走向「郭柯合」,未來他的政治前途依然將取決於郭董一念之間。按照柯準總統級候選人的標準,若是把自己安排成若郭勝選則出任輕易即可被耗損掉的執政黨主席或行政院長,若郭敗選則走向「時代力量 Plus」的格局, 是否明智?(編按:本文成文於8月3日)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