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偶然言中》時代力量的崛起救了國民黨?

「第一大黨和第三大黨的訴求都只吃得到綠營選票」的格局也就代表著藍營的選民依然只有藍營這一個選項。更白話一點問,時代力量成為第三大黨,是不是救了國民黨,它的崛起是不是逼得藍營選民只能持續和藍營綁在一起?如果現在的第三大黨,是對於藍營選民有吸引力的,在理念更接近上述的社會自由主義型政黨,今日的台灣政治格局是不是會有更多的可能性?

宋文笛

時代力量前市議員參選人吳崢的《時代力量的問題》系列宏文對於時代力量提出了發人深省的「總路線檢討」,並且提出了大哉問:「到底『打倒國民黨』還是不是時代力量政治上第一優先的目標?」筆者以為,若是從政黨理念的市場區隔來看,「打倒國民黨」恐怕從來就不是時代力量應該承擔的歷史使命。

台灣是一個選舉定興衰的民主社會。一個政黨倒或不倒,取決於它守不守得住它的選民。也就是說,那些認同「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人,想要讓國民黨倒,首先應該想的是怎麼讓藍營的選票消失,不再投給藍營。

,若是從政黨理念的市場區隔來看,「打倒國民黨」恐怕從來就不是時代力量應該承擔的歷史使命。(本報資料照)

在台灣現行的總統、縣市長、立委等重要層次普遍通用單一選區制度的限制下,應該有三種可能性:

一、讓藍營選民人間蒸發,例如宣布凡是投票給藍營過的人,在未來20年或多少年內一律剝奪投票權,直到他們的思想被綠營逆洗腦完為止。

可想而知,這個選項不可能也絕不應該發生。這是極權政體下的希特勒或史達林的方法,不是民主法治社會現象。

二、藍營選民瞬間決定永遠唾棄國民黨,從此只投綠營或只投所謂「台派政黨」。

歷史上,溫和派馬克思主義者例如 Rosa Luxembourg 等人便曾經對於所謂「瞬間革命性」(revolutionary spontaneity)有過期待。那副景象大約是世界上被資產階級洗腦多年的無產階級,有一天瞬間忽然集體看破它們被灌輸的「虛假意識」(false consciousness),達成「階級意識」(class consciousness),決定同時間一起起義,推翻資產階級。

可想而知,這也不會發生。列寧在百年前便曾經批評過這是危險而不切實際的空想。於是,唯一的選項只剩下…

三、讓藍營選民有新的地方去,也就是在藍綠之外出現了政治實力有可能在單一選區年代選得上,在理念又和藍營有至少部分重疊的替代選項。白話的說,坐三望二的新政黨必須要對藍營選民有吸引力,能夠吃到藍營的選票,藍營才有可能倒。

這第三大黨的政治理念不需要和藍營完全相同,因為若是理念和藍營完全相同,藍營選民也不需要理它,他們就繼續投給藍營就好。但是這個第三大黨在經濟、社會、統獨議題等面向至少有一兩者和藍營接近,例如在國族議題上比起綠營更具包容性,但在兩岸議題上又不至於被擔心對於中共過度友善到幾近順從;在文化議題上,讓藍營的主體選民,包含外省、客家、原住民,以及越來越多的新住民以及其子女們,能夠感受到接近多元文化主義的包容感,不用再擔心被「不會講台語的就不是真台灣人」等深綠的閩南沙文主義話語排擠,真正感受到「沒有一個人必須為他們的認同道歉」;在經濟政策上,能夠更多推動再分配甚至積極賦權的訴求,一方面挖取藍營往往是相對經濟弱勢的原住民、新移民和勞工選票,二方面讓淺藍裡的經濟優勢但是社經議題開明,雖不滿藍營在同婚議題上全面保守,但又因為深綠的強烈排他性國族訴求而不可能投綠的藍營白領,有一個家?

想要讓國民黨倒,首先應該想的是怎麼讓藍營的選票消失,在藍綠之外出現政治實力有可能在單一選區年代選得上,在理念又和藍營有至少部分重疊的替代選項,能夠吃到藍營的選票,藍營才有可能倒。(本報資料照)

若是有如此一個新的選項,既沒有藍營揮之不去的戒嚴統治年代的歷史包袱,又無百年大黨組織架構層層箝制的宮廷暮氣,理念上又能夠把藍營的價值去其槽粕,取其精華,甚至有所創新,讓藍營選民在價值觀上無需承受認知失調之苦(cognitive dissonance)。如此,投票給它,理念上大抵合拍,又沒有歷史包袱的心理負擔,還富有新鮮朝氣帶來的快樂希望感(euphoria),試問藍營選民何樂而不為?

時代力量能夠扮演這個角色嗎?在政治理念,它是否能夠吃到藍營的票?答案很明顯,不能。相反的,它主要還是吃到綠營的票,這是為什麼時代力量這幾年來時不時自我懷疑它到底是不是「小綠」(相反的,要是它主要是分食藍營選票,我們就會聽它掙扎它是不是「小藍」)。

「第一大黨和第三大黨的訴求都只吃得到綠營選票」的格局也就代表著藍營的選民依然只有藍營這一個選項。更白話一點問,時代力量成為第三大黨,是不是救了國民黨,它的崛起是不是逼得藍營選民只能持續和藍營綁在一起?如果現在的第三大黨,是對於藍營選民有吸引力的,在理念更接近上述的社會自由主義型政黨,今日的台灣政治格局是不是會有更多的可能性?

在個人層次,時代力量多名民意代表和黨職人員在揭弊和監督藍綠兩大黨方面建樹頗豐,認真用心,值得尊敬。然而,做為一個政黨,它起家的價值決定了它在政治光譜上的市場定位不符合其戰略目標即「打倒國民黨」的需要,甚至可能成為國民黨凝聚藍營選民、永續經營的助力。台灣未來要走向政治轉型,需要寄望的恐怕是新的第三大黨。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