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貿易戰下對供應鏈的衝擊與升級

以提高關稅為手段的貿易戰,最大的惡果就是造成提高關稅產品的價格被扭曲,進而對供應鏈產生影響,再進而影響其他的供應鏈,最後演變成一場只有少數贏家的戰爭。

Lin bay 好油

二戰之後,隨著物流越來越發達,全球供應鏈的狀況也越來越普遍,一個成品可能在多個國家分段加工,最後由需求國使用,例如一件在美國販售的家具,其木頭、油漆、鐵釘、組裝來自不同國家是一種常態。不過,這幾年來開始出現供應鏈從全球化的供應轉向本土化供應的模式,有些是因為用縮短供應鏈來降低成本;有些則是因為貿易摩擦之故,近年來的國際間的貿易摩擦造成比自然災害更不穩定的風險影響,如同美國與中國之間的貿易戰情勢不斷變化,為全球貿易帶來更巨大的不穩定性,這些貿易摩擦所引發的貿易戰,打破了本來應該因自由化貿易而帶來的低關稅趨勢,反而建立起更高的貿易壁壘導致供應鏈的改變,例如,供應鏈由中國移向越南。

非洲豬瘟與貿易摩擦

引發貿易摩擦有許多因素,但貿易戰是一個雙面刃,受害的不只買方,賣方同時也會遭受嚴重的打擊,更會波及其他無關的國家。

例如,過去俄羅斯因為烏克蘭的問題,在2014年初決定全面停止進口來自歐盟、美國等北約國家包含肉類、魚類、奶製品、水果和蔬菜等農產品與食品。這些出口到俄羅斯的農食產品佔了歐盟出口的10%。但俄羅斯的食品生產能力並無法滿足國內需求,這些被停止進口的項目有超過一半從北約盟國進口,俄羅斯也因為這些禁運措施導致國內物價高漲,俄羅斯一方面努力尋找新的供應源以外,另一方面也進行農產業的改革,將原本的供應鏈轉為本土化供應的模式,由官方投入大量資金扶持國內農業,俄羅斯經過幾年的時間就從過去僅次於日本的世界上第二大的豬肉進口國轉成豬肉出口國,2011年進口值尚有21.38億美金,到了2018年只剩1.72億美金,出口則從2011年的0.003億美金大幅成長到2018年的0.68億美金,逆差從超過21億美金降到近1億美金,由前述數字就可感受到俄羅斯政府對於養豬產業扶持的力道。

(資料來源:ITC trade map。作者擷取之資料)

俄羅斯在2008年第一次爆發非洲豬瘟疫情,10年的時間內不但沒有滅絕非洲豬瘟反而還造成擴散,中國感染非洲豬瘟疫情的病毒株為基因Ⅱ型,基因序列和俄羅斯伊爾庫茨克2017年感染的病毒株相同。俄羅斯的養豬產業有出口能力,因此導致中國、東南亞國家陷入非洲豬瘟的疫情中,遠因則是俄羅斯與烏克蘭的關係惡化。

除了豬肉之外,歐盟的乳品業也遭受嚴重打擊,歐盟有32%的起司出口到俄羅斯,當歐盟在2015年1月取消實施30年的牛奶配額制度,便導致牛奶產生供過於求的情形,促使產業進行調整,更不利於小型乳品業的經營,而除了重創歐洲乳品業者外,更重創了紐西蘭乳品業(2015年出口產值腰斬50%)導致國際奶粉價大跌,更重創了中國好不容易回升的乳品業,由此可知,貿易戰的影響往往不是局部性,而是全球性的。

替代促成升級

中國跟美國這幾年也有貿易戰,受創最深的農產品就是被認為高大上的頂端水果-櫻桃。

2017年美國出口到中國的櫻桃創下了歷史高峰,對比2016年出口量成長了82%,2017年美國櫻桃開始以包機的方式進入中國市場,5月,加州史上第一台包機降落鄭州,之後包機分別降落成都、合肥、寧波等地,迎來了美國櫻桃在中國的榮景。但這榮景就像煙火一樣,一閃即逝,隨著中美貿易戰開打,櫻桃輸入中國的關稅被調高了兩次,來到50%,再加上增值稅(Value add tax)9%,清關的費用高達63.5%,這是一個多麼荒謬的數字,中國的批發端成本(報關價*1.635+貿易佣金+市場營銷費)大幅提高,如此昂貴的成本導致美國櫻桃在中國銷售的不利,2017年美國櫻桃佔中國進口櫻桃約22%的產值,到了2018萎縮到7.6%,就可以看出影響到底有多大,兩次關稅的調整,重創美國出口到中國的櫻桃產業,貿易摩擦造成的影響遠大於氣候異常,也更難以預估,即使川普祭出高達120億美金的受創產業援助補貼,但主要受益者還是在棉花、黃小玉等產業,一英畝不到100美金的補貼,對於櫻桃業者而言根本是杯水車薪。

兩次關稅的調整,重創美國出口到中國的櫻桃產業,貿易摩擦造成的影響遠大於氣候異常,也更難以預估。(REUTERS)

但中國市場還是需要櫻桃,於是櫻桃的供應鏈轉為更接近中國的供應。中國開始對一帶一路盟國所生產的櫻桃放寬標準,使烏茲別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土耳其等國家生產的櫻桃得以輸入到中國。雖然中亞國家的櫻桃都有採後處理過差的問題,導致櫥架壽命過短,但為了能替代掉美國的供應,這些國家紛紛開始投入現代化的生產線,也就是說,在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下,促使了中亞國家櫻桃包裝線的升級與現代化。

一場只有少數贏家的戰爭

國際關係、民粹主義、保護主義等導致貿易摩擦,制裁或關稅戰大幅提高全球供應鏈的風險,而川普認為美國在全球化中為了老大哥的面子吃了不少虧,這個論點有其原因,在二十世紀末期的全球化浪潮下,WTO的形成後,已開發國家需要給予開發中國家或未開發國家優惠。美國受到新自由主義經濟的影響,雖然從全球化的浪潮之中賺了錢,卻沒辦法兼顧分配,低收入者與中產階級無法分享到財富,產生了僅有一小部分人致富但整體經濟卻衰退的現象,只好把矛頭對準外國,指責與美國貿易的國家佔了美國便宜,進而採取保護主義提高關稅。

以提高關稅為手段的貿易戰,最大的惡果就是造成提高關稅產品的價格被扭曲,進而對供應鏈產生影響,再進而影響其他的供應鏈,最後演變成一場只有少數贏家的戰爭。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