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長期執政的佐藤榮作內閣(一)

佐藤榮作一上台,就矢言要改善池田「所得倍增」計畫的副作用,他啟用自己信任的官員,也修正了池田規劃的財經方針,改採取以穩定物價為優先的政策方向。好運的是,佐藤執政的前半期,剛好遇到有史以來最好的「伊邪那支景氣」,欣欣向榮的經濟,讓佐藤有足夠的力氣來調整政策方向。

李拓梓

續上篇

有一段佳話是說,考高中的時候,佐藤榮作和池田勇人同住一處,相談甚歡,開啟了一段又競爭又合作的友誼。池田和佐藤的生涯非常相似,都從五高畢業,考上東京帝大法學部,畢業後分別投考官僚。池田在大藏省服務,佐藤在鐵道部服務,兩人也都受到吉田茂賞識而投入政治,經過歷練之後分別擔任首相。

既然都在政壇歷練,兩人之間也不是沒有競爭,池田在首相任內因為「所得倍增」引起的副作用,就備受佐藤一派攻擊。但是當池田決意辭職,他推薦的繼任首相人選,卻是跟他意見不合的佐藤榮作。

佐藤跟前首相岸信介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佐藤家的祖父當過縣令,家中沒有男丁,因此招贅了能幹的地方官吏岸秀助。秀助和妻子佐藤茂世有三個孩子,老大佐藤市朗是陸軍中將、老二從父姓的岸信介和老三佐藤榮作則分別當上了首相,在出身的山口縣傳為佳話,人稱「秀才三兄弟」。佐藤家族後來來出了一位首相安倍晉三,一家有三位首相,堪稱日本第一政治世家。

佐藤榮作。(維基共享)

佐藤榮作一上台,就矢言要改善池田「所得倍增」計畫的副作用,他啟用自己信任的官員,也修正了池田規劃的財經方針,改採取以穩定物價為優先的政策方向。好運的是,佐藤執政的前半期,剛好遇到有史以來最好的「伊邪那支景氣」,欣欣向榮的經濟,讓佐藤有足夠的力氣來調整政策方向。

此外,佐藤的幾位競爭者河野一郎、大野伴睦死去,池田勇人也很快就過世,政壇上放眼望去,已經沒有跟佐藤資歷、實力相當的政治人物,在沒有競爭者的情況下,政壇為佐藤開啟了長期執政的大門。

當然,佐藤執政的初期也不是沒有遇到挑戰。經濟高速成長的副作用仍然持續在發生,環保公害問題甚至讓自民黨失去了都市內的支持,東京都選出了共產黨、社會黨都支持的改革派市長美濃部亮吉,並且備受愛戴。

自民黨的選票基礎開始從都市轉移到鄉村,而同是保守派的公明黨崛起,都意味著自民黨選票的流失。佐藤任內的幾次選舉,自民黨的席次都沒有明顯增加,甚至有席次減少,卻因為社會黨少了更多而勝選的例子。簡單來說,五五年體制下的自民黨,體制雖然很穩固,但內部的確問題叢生。

佐藤是當年吉田茂內閣「造船疑雲」的始作俑者,他以自由黨政調會長之姿,負責黨的獻金財物,差一點就遭到逮補。此事造成吉田內閣因社會信任度大滑落而崩解,但佐藤和「弊案」之間的連結形象,也變得極難洗刷。

經濟學家出身的美濃部亮吉擔任東京都知事長達12年。(圖:朝日新聞)

佐藤內閣執政的初期,就遇到好幾起弊案,1965年東京都議長選舉發生買票事件,最後議會解散重選,社會黨選成第一大黨。1966年眾議員田中彰治以預決算要脅恐嚇詐欺遭到逮補,運輸大臣把自己非常鄉村的選區列為國鐵特急停靠站,這一系列被稱為「黑霧」的政治腐敗案件,讓自民黨支持度大幅衰退。

此外,不知道什麼原因,學運正蓬勃發展。早稻田大學畢業的作家村上春樹經常提到年輕時學校老是因為學運罷課,沒參與學運的他幾乎很少到學校去,早大的罷課原因是校長選舉制度不透明。

除了早大,其他學校也有不少抗爭,理由琳瑯滿目,中央大學反對學費上漲、法政大學反對警察進入校園、東洋大學反對校舍遷移、東京醫科大學反對研修醫學生制度,總之學潮弄到1968年大學甚至停止招生。1969年,東京大學發生警察機動隊攻入安田講堂,強制解散學運的事件,這一年全年共計有938次警察和學生衝突,遭逮捕學生達10628人。

佐藤內閣當初上台喊出的口號改掉了池田的「寬容與忍耐」為「寬容與協調」,但不忍耐卻也沒有再協調的意思。佐藤以強勢手段要求國會支持政府,也以機動隊鎮壓學運,不過佐藤敢這樣做,也代表過激的學運並沒有得到社會的支持。

1969年,東京大學發生警察機動隊攻入安田講堂,強制解散學運。(圖:朝日新聞)

名作家川本三郎在《少了你的餐桌》一書中有篇〈酸梅裡的天神〉,就提到初出社會,熱情參與學運之時,在車站巧遇小學同學,兩人曖昧了一陣子,直到有一天他在居酒屋高談闊論學運種種,女同學小小聲說,「這種事我實在不懂,我光是自己的生活就夠了」,這句話澆熄了兩人的愛火。

川本後來遇到很多事情,甚至失去了工作。〈酸梅裡的天神〉隱約讀出他對當年不可一世的懺悔之意。在另一本暢銷書《我所愛過的那個年代》當中,他對自己年少的左翼立場也有許多說明和反省。川本離開記者工作後,成為獨立評論家,四十多歲時川本已經是文化界名人,他發掘了以百無聊賴描繪學運時代的村上春樹,也算是學運時代最奇妙的相遇。

到了1970年代,學運基本上已經衰退,社會氣氛希望穩定,運動者卻朝向策劃更激烈的抗爭,三里塚衝突、企業炸彈攻擊、赤軍連劫機到北韓,乃至「淺間山莊人質事件」,都引起社會嚴重的反感,也讓政府取得足夠的正當性,採取激烈鎮壓的手段,來維護社會秩序。(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