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hinac》京都動畫ー不僅作品,更訴說著現實世界的美麗

千禧年後的這近廿年,動畫業界確實從京阿尼得到太多,巡禮玩家們更因為有了京阿尼的作品,認識了更多的玩家,以及作品與現實世界的美好。

hinac

動畫場景朝聖(也就是俗稱的「聖地巡禮」)在日本,不僅已經是觀光學上的內容產業加值典範,對動畫迷來說,能夠透過親身接觸現實的風景,來體驗故事中角色的感覺,這種透過次元的感動,無與倫比。

在這樣風潮底下,做為決定性推手的,便是位於京都府宇治市,在一個僅慢車會抵達的小站木幡旁的公司「京都動畫」(Kyoto Animation),也就是動畫迷俗稱的「京阿尼」。

《奏響吧!上低音號》聯名彩繪電車。(圖:作者提供)

或許聖地巡禮不是京阿尼起的頭,但這股熱潮用以下說法大概會得到贊同,它起於京阿尼的《涼宮春日的憂鬱》,發揚於《幸運星》,光大於《輕音部!》。動畫製作的職人們,造訪了實際存在的街道與建築,拍攝下了許許多多素材照片,然後將它們細膩的用著每個作品的故事氣氛,呈現在每個閱聽人的心中。

京阿尼本社。(圖:作者提供)

京阿尼動畫的細膩、考據的正確、在現場感受到的衝擊,是無懈可擊的。永遠記得在那個接近冰點的夜晚,獨自扛著行李,在滋賀縣石山站外的麥當勞一宿後,隔天前往《輕音部!》「桜ヶ丘高校」原型的「豊郷小學校」的感動。從學校的大門、建築、扶手上的龜兔賽跑銅像,一路走上頂樓的社團教室,打開門,坐在那個一個人都沒有,但跟故事一模一樣的長椅上,看著教室內近乎相同的擺設,那種興奮與感動,永生難忘。

「HTT」出沒的社團教室。(圖:作者提供)

還記得為了《中二病也想談戀愛》美麗的「不可視境界線」赴日,我在琵琶湖畔的公路橋下,驚覺不過就是湖岸道路塞車的車燈!大卡車的車燈如同鑽石般閃耀,令人哭笑不得,但不得不佩服京阿尼的職人們,將純文字用這種到現場會拍案的方式,表現在動畫當中。我也曾跑了一趟主角六花的老家,再騎著車站旁租的腳踏車一路到了海邊,比對場景時才發現,我腳上的這台車,與故事中的那台一模一樣。

前往福井縣一探六花老家,代步的腳踏車與故事中同款。(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前往觀光勝地岐阜縣高山市,為的是《冰果》。輕推理小說在改編下,節奏鏗鏘有致。主角折木奉太郎一句「千反田(女主角)家真遠」可不是空穴來風,從市區往故事中設定的位置,騎腳踏車並不輕鬆,不僅路遙、更是全上坡。那句台詞,或許更是職人們實地走訪後嘆出的寫照。

位於高山市中心的咖啡廳。「BigPipi」是《冰果》的重要場景 (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京阿尼帶著粉絲認識的,更多是微不足道的日常。從不曾想過會造訪名不見經傳的埼玉縣越谷市。一踏出車站,那《小林家的龍女僕》氣氛,引領我走到故事中的住宅區,僅是坐在小公園,就能感受到康娜她們的身影;更甭說《輕音部!》的修學院地區,我總在前往京都時,刻意繞去片頭曲的平交道,對著那塊「踏切注意」的看板,默默的說著「我回來了」。

《小林家的龍女僕》的故事設定在埼玉縣越谷。(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只要看過《輕音部!》都不會對這塊板子陌生。(圖:作者提供)

京阿尼也串起人與人的牽絆。總是在路過兵庫縣西宮市時,到《涼宮春日的憂鬱》故事中常出現的「咖啡.夢」裡點杯咖啡,吸點咖啡香、翻翻巡禮簽到簿,充電一下再出發,也因此結識了當地的粉絲。一次,曾有特殊活動,我因故無法前往,而他們卻刻意地保留了一份珍貴的紀念品於店中,請我隨時去取。

因為《輕音部!》,認識了住在豊郷的商工會青年部成員,他們總是說著這裡是鄉下,堅持要來車站接送,而在豊郷小學校前開咖啡店的女士,則總會請杯咖啡,而我也在每次造訪時,帶上台灣的土產回贈。因為《境界的彼方》認識了位於東京下北澤的「邪宗門」老闆,他健談、慈祥,毫不避諱地告訴我關於作品取材的事情,還有下北澤附近的文史故事。

透過京阿尼,用更多感官體驗日本文化。《冰果》中那個用豆類做成的偽玉子燒「擬似燒」可以在當地超市找到,咬下一口,頓悟了這是古代山間沒有雞蛋的替代品;而到了加茂莊花鳥園,店家用故事中的盤子端出了飯團,對千反田迷來說,這是令人感動的「老婆手作」料理;《玉子市場》商店街的豆大福的滋味,也是每位巡禮者必嚐的好味道;在活動中心食堂吃著《吹響吧!上低音號》裡出現的咖哩飯,彌補了我不曾在日本求學,因此吃不到日本營養午餐作法製作的餐點的遺憾。

看起來像是玉子燒的「擬似燒」,是可口的「偽物」。(圖:作者提供)

女主角千反田捏的飯團,從飯團到瓷盤完全一樣。(圖:作者提供)

京都老舖製的豆大福,是單純但無可取代的美味。(圖:作者提供)

《Clannad After Story》中小汐與朋也一起睡的旅館、《中二病》的學校、《弦音》的弓道場,則滿足了味覺以外的觸覺、聽覺饗宴。位於鳥取縣岩美町的《Free!》,民宿的老夫婦深夜開著車到車站迎接搭乘末班車的我、觀光協會的人們熱情的招待,這些人與人的交流,至今仍難以忘懷。

岩美町觀光協會內的《Free!》展示。(圖:作者提供)

更多的巡禮者,應該都有類似的經驗,爬上《吹響吧!上低音號》的大吉山賞景、為宇治神社的鳥居因颱風傾倒而惋惜;參加《幸運星》鷲宮的祭典、朝聖了神社前柊家姊妹畫像的紀念碑;為豊郷小學校成為文化財而努力、為西宮北口鐘樓的復原而盡心、在宮川朝市的布條下留影、在大垣的社會福祉會館爬樓梯,或者,踏上前往倫敦的班機。

鷲宮神社外的《幸運星》紀念石碑。(圖:作者提供)

大垣市社會福祉會館的梯間,是《聲之形》的場景。(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輕音部!》電影版中,HTT到了倫敦,有致敬披頭四專輯〈Abbey Road〉封面的畫面。(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千禧年後的這近廿年,動畫業界確實從京阿尼得到太多,巡禮玩家們更因為有了京阿尼的作品,認識了更多的玩家,以及作品與現實世界的美好。

永遠記得兩年前的京阿尼祭。那是個粉絲齊聚,也是所有製作班底與大家交流的場域。京阿尼將正在作畫的《紫羅蘭永恆花園》給搬到現場,牆上更貼有「有問題請不吝發問」的手寫字樣,我對著畫背景的畫師問了許多關於動畫背景與場景巡禮的問題,他毫不藏私的回答並分享著自己的工作,那炯炯的眼神、自豪的表情、開朗的言談,至今,仍是我這一生中,無可取代的寶藏。

京阿尼豐富了我們的人生,或許,是換我們回報的時候了。

京阿尼祭中,毫不保留的展示珍貴的作品手稿,只為與粉絲同歡,圖為《境界的彼方》手稿,今恐因祝融而不存。(圖:作者提供)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