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追放者的內閣(三):岸信介內閣

希望達成日本獨立的吉田被認為是美國的龜兒子,只是想要跟蘇聯和解的鳩山被誤會是親蘇中人士,而修訂安保想要更獨立的岸信介,則被完全反對安保的人推到和吉田一樣的「反共、親美」光譜上去。

李拓梓

續上篇

雖然是石橋的競爭者,但岸信介繼任石橋辭職後的首相職務時,並沒有對石橋內閣做出巨大的變動。相反的,石橋的「積極財政」等方向,在岸內閣的初期仍繼續被規劃推進著。

岸信介是官僚從政的代表性人物,他畢業自東京帝大,一開始在農商省服務,後來轉往滿洲國,成為最有影響力的滿洲官員。後來應東条英機之邀,出任商工大臣,為戰時物資調派出力甚深。不過他後來因為和東条有不同的想法,而成為倒東条內閣的要角。戰後,他以A級戰犯容疑者之名,被關押在巢鴨監獄,後來因為時勢移轉,獲得不起訴處分出獄,經歷一段公職追放之後重返政壇,以反吉田茂之姿活躍著。

岸信介一上台,就宣示要做三件事,第一是積極經營東南亞市場,第二是重訂《安保條約》,第三則是收回小笠原群島和沖繩。這三個政策圍繞了兩個施政方向:第一個是恢復日本戰前的榮光,第二是對美關係修正。比起先前的鳩山,岸算是激烈的修憲、重整軍備論者,希望日本可以脫離美國小弟的位子而更加獨立。因此岸內閣初期,修正《安保條約》就是最具指標意義的政策。

岸信介內閣初期,修正《安保條約》是最具指標意義的政策。右為艾森豪。(圖:網路)

美日安保是從吉田茂簽訂《舊金山和約》以來的制度,吉田對國家的想像是「輕武裝的通商國家」,他認為武力上依賴美國不是壞事,但如果美國需要日本武裝,也無須太過堅持而開罪美國。總之就是一個扈從美國,讓美國放心,而儘快達成日本獨立壯大的方向。

而推翻吉田的鳩山和岸這一方,則是強烈的國族主義論者,認為與其成為輕武裝的通商國家,日本應該要趕快整軍經武,回到光榮的戰前時代,不只是要跟美國,也應該要跟蘇聯等共產國家平等往來。

鳩山推動了對蘇恢復邦交,岸則朝著重新檢討安保的方向在前進。不過,每一個政治家都很清楚純粹的不可能,他們總是會朝著彈性、穩健的方向走去,也容易招致不能理解現實的民眾所誤會。希望達成日本獨立的吉田被認為是美國的龜兒子,只是想要跟蘇聯和解的鳩山被誤會是親蘇中人士,而修訂安保想要更獨立的岸信介,則被完全反對安保的人推到和吉田一樣的「反共、親美」光譜上去。

岸信介去了一趟美國,和艾森豪總統見面,表達了希望重整武力、修正安保的期望。他也飛了一趟台灣,和當時仍具有中國正統的蔣介石政權表達反共決心,取信於美國人。美國方面,在韓戰之後對中、蘇十分忌憚,他們需要堅強的亞洲盟友來支撐美國的海外部署,在台灣的蔣介石政權始終想要「反攻大陸」,有不受控的風險,如果有像日本這樣可信任的合作武力,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事。在這樣的國際情勢下,艾森豪同意了《美日安保》的修正,「日美新時代」指日可待。

岸信介(中)飛了一趟台灣,和當時仍具有中國正統的蔣介石政權表達反共決心,取信於美國人。(圖:網路)

從鳩山、石橋到岸,雖然經歷了三任總理大臣,但日本國會其實是沒有實施過總選舉的,由於國會是鳩山時代就選出來的國會,岸的控制力有限。為了推動美日安保,岸信介找了在野的社會黨黨首鈴木茂三郎密商,讓鈴木提出不信任案,岸以此為由,出其不意地宣布解散國會,發動改選,結果自民黨小掉幾席,社會黨略增幾席,但「五五體制」的三分之二對三分之一席次優勢並沒有改變。

擁有新民意和正當性的岸,在外交上積極推動安保修正,內政上也準備要啟動新一波政策,脫離石橋所規劃的積極財政路線,採取更自由派的經濟立場來刺激景氣。同時也將親弟弟,「造船疑雲」的罪魁禍首佐藤榮作找回來內閣團隊,強悍的第二次岸信介內閣成立,積極堅定地朝向修正安保的方向衝去。

首先登場的是《警察職務行使法》,岸信介很清楚,安保修訂必然會引發衝突,因此把警察權力從保障個人安全提升到維護社會秩序,給予時施預防措施的權力,就相當重要。結果《警職法》引起國會內強烈的反抗,自民黨內部非岸信介派系的池田勇人、三木武夫等人也提出辭呈,讓岸內閣搖搖欲墜。

還好這時發生了一件大事,讓遭到國會強力反彈的岸內閣逃過一劫。明仁皇太子決定娶「日清製粉」的千金正田美智子為妻,兩人在輕井澤的網球場上相親,美智子說太子是「清潔、誠實、可以信賴的人」。兩人隨即宣布將在隔年結婚。由於美智子確實是位美女,這一場「世紀婚禮」也引起日本國內騷動。當時正是電視機快速成長的時代,皇室婚禮把電視機推上兩百萬台的業績,剛剛完工的「東京鐵塔」不僅成為電波發射的基地,也成為東京再興的象徵。

岸信介是不達成目標誓不甘休的一類人,儘管國會幾乎癱瘓,他還是強力推動安保修正。不過這一次反彈的就不只是國會了,為了阻擋安保修正,社會黨強力動員群眾參與反對安保修正的運動,一度還衝入國會。岸信介沒有因此屈服,他始終認為反對安保的是少數激進笨蛋,他則代表沈默的大眾。

在會期最後一週,社會黨議員、秘書包圍議長辦公室,不讓議長走出門半步。而執政的自民黨則在晚上十點二十五分召集開會,意圖在沒有在野黨的狀況下強行通過安保修正條約。但因為開會不能沒有議長,岸信介遂動用警察權,直接把包圍議長辦公室門口的在野黨人全部抬走,安保條約在國會沒有任何討論的狀況下逕行通過。

1960年6月18日,日本國會前抗議安保條約的群眾。(維基共享)

岸的蠻橫作法引發嚴重反彈,七家有力媒體發表共同社論要求岸信介下台。強烈的抗議事件不僅推遲了美國總統艾森豪訪日,更在國會區域內造成東大女學生樺美智子身亡,五百八十九人受傷,其中四十三人重傷的警民衝突慘劇。最後安保條約自動生效,岸信介雖然以「人心煥然一新」、「神宮球場客滿」的沈默螺旋說自我辯解,卻在內外交逼之下不得不走上內閣總辭之路。

據說岸信介決定下台前夕,說出了「蓋棺論定」四個字,將自己的決定好壞留給歷史定奪。本來希望以美日安保來強化日本獨立,鞏固自身權力的思考,最後反而在全民大反彈之下黯然下台,也算是退休後因為派系強大,依然在政壇舉足輕重,有著「昭和的妖怪」暱稱的岸信介所始料未及。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