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胡,怎麼說》政客無義,養蚊自重當爭權工具!

行政院長蘇貞昌、高雄市長韓國瑜,兩個光頭爆發「蚊子戰爭」,稍為回顧雙方爭點及始末,必須質疑韓國瑜:一蚊之不治,何以征服宇宙為?

韓國瑜曾勉學生要征服宇宙,但是,他自己卻連市長必須負責盯緊的防治登革熱,對付埃及斑蚊、白線斑蚊,都做不好、做不了、無心做,講什麼征服宇宙?

高雄市登革熱疫情吃緊,早已隱隱要爆發,韓國瑜之前卻無所作為,形同「養蚊自重」,再砲打中央轉移焦點卸責,並大作個人政治秀,做為自己更上層樓、爭取總統大位助陣造勢的工具。

高雄市登革熱疫情吃緊,早已隱隱要爆發,韓國瑜之前卻無所作為,形同「養蚊自重」。(本報資料照)

請看幾天來兩個光頭蚊子大戰的始末:

14日晚上,高雄市政府以電子公文向行政院要求補助5300多萬元,以防治登革熱,理由是市府的第二預備金2.5億元都花光光了。

15日,高雄市舉行防疫大會,韓國瑜只出現19分鐘,就急急趕去雲林參加他個人的國民黨總統初選造勢大會,在那待了全場。顯然,在韓國瑜的優先次序、重要度排行上,防治高市登革熱疫情,遠遠不及個人參選總統重要及優先。

他的心及力,放在防治登革熱的還不到一成、九成以上都放在參選總統。這裡要再質問韓國瑜:一市之不治,何以治國?

17日,韓國瑜突然現身立法院,拜訪王金平等國民黨立委,說是爭取防治登革熱預算,主要卻是企圖修補最近他與王金平等的政治裂口,事後傳出當天他還訪國民黨魁吳敦義,韓國瑜此行是治動作,已不言可喻。而且,爭取補助款又不是爭取年度預算過關,怎麼去拜訪立院?

17日晚上,韓國瑜突然怒嗆,若還不給錢,「再有一起登革熱,都算蘇貞昌的。」

18日,蘇貞昌回嗆,「市長他在當,責任要我扛,天下有這麼賴皮的事?」、「連一隻蚊子都治不好,還四處趴趴走說要治國,這會不會太荒唐?」

在此同時,行政院下轄的疾管署14日晚上收到高雄公文後,15日(週末)、16日(週日)都在加班審查、17日再加快審查完成並報衛福部、18日衛福部報院,19日早上政院就核定給予補助。

就「錢」來說,高雄市府本身就編列有登革熱防治年度預算,錢本就還有,若真不夠,可緊急動用第二預備金,因韓國瑜早就把第二預備金都花光光、花在不是很緊急之處,若真要急用,還可以緊急辦理追加預算。高雄市府以向行政院伸手要錢方式,當然也是可以,而政院在5天不到就核定撥款,並無延誤。

韓國瑜不自己反省檢討為何對付不了蚊子,卻藉蚊子砲打蘇揆,這如不叫「養蚊自重」,什麼才叫「養蚊自重」?

就「人」來說,2014、2015年時,南部曾爆發嚴重登革熱疫情,因此防疫人力增加很多,每個縣市政府每年都編列防治預算,基層人力並不缺少,錢不夠時,政院都會補助,防疫本就沒分藍綠。

高雄市這次為何爆發問題?不在沒錢、也不在基層人力不足、防治專家也不缺,問題就是出在韓國瑜及市府團隊領導無能、無心市政,眼睛都只看著何時更上層樓、心裡只想如何直取總統大位,看不到蚊子對人民的危害,不會真為蒼生著想預為防範。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政客無義,養蚊自重當權鬥工具!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