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一路向南》粉紅點背後:新加坡LGBTQ社群的美麗與哀愁

新加坡有同志活動但沒有同志運動。「粉紅點」雖盛大,人數也達運動規模,但它沒有運動的實際訴求。以李桓武或「粉紅點」為標竿,完全無助於整體新加坡LGBTQ社群福祉的全面提升。相反的,「粉紅點」呈現的浪漫與色彩,它所彰顯的美麗與希望,也只有「李桓武們」可以立足。「粉紅點」一日嘉年華的形式及歡樂氣氛,反而遮掩了新加坡LGBTQ社群背後的哀愁與辛酸。

潘婉明/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系博士 

2019年5月17日台灣通過《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允許同性伴侶合法結婚,並於5月24日開始施行。消息傳出,台灣隨即登上國際新聞頭條,受到外國媒體廣泛報導,許多外媒不約而同稱台灣為亞洲第一個承認及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

新加坡媒體連日來給這則新聞及其後續發展提供了低調但篇幅不小的報導,不過中英文媒體每在指稱「亞洲第一」時都很自覺地以其他名詞,比如地區、地方、島嶼或社會來取代「國家」,某則引述當地人權團體發言的報導,內容有「國家」二字出現時,也相當此地無銀地用「…」帶過,反而促成假掩蓋真偷渡的效果。

台灣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令還在努力追求同性結合以及「非自然性行為」除罪化的新加坡LGBTQ社群很受鼓舞。新加坡繼承英國殖民者遺留的法律條例,刑事法典第377條規定,「任何與其他人或動物進行『非自然』性交媾行為視為違法」。2007年,新加坡國會修訂刑法,經過辯論後決定廢除第377條,卻依舊保留第377A條,仍將男男同性之間的身體關係視為「非自然」交媾,以「嚴重猥褻」論罪。

過去幾年,第377A條以及其延伸的相關法律限制包括生育、代孕、領養、居留與國籍等問題,因有個別同性戀者提出違憲(及其他)法律訴訟而受到挑戰,最後都遭法院駁回,無功而返。

台灣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令還在努力追求同性結合以及「非自然性行為」除罪化的新加坡LGBTQ社群很受鼓舞。(AP)

儘管新加坡的同志社群距離同性結合除罪化還遙遙無期,但相對於鄰國馬來西亞和汶萊,新加坡所保留的刑法第377A條並沒有實際執行。去年9月,馬來西亞登嘉樓州伊斯蘭高庭對兩名試圖發生性行為的年輕女性穆斯林公開執行鞭刑。法院當天開放公眾出席觀看獄官以籐條朝兩名受刑女子的背部連續鞭打各6下。在汶萊,剛頒佈的伊斯蘭教新刑法,就婚外性行為、肛交、人工流產等罪行處以死刑,同性之間的合意性行為也可處以死刑或鞭笞。不過該新刑法引起國際譁然,目前在輿論壓力下宣佈暫緩實施。

第377A條例雖在,但新加坡同志社群並未因出櫃而獲罪。相反的,每年在芳林公園舉辦的「粉紅點」(Pinkdot)集會,自2009年開始至今已持續11年不斷,即使期間發生外國贊助受阻,也無礙於它的推進。

2017年,政府警告「外國機構」不得干預新加坡內政,特別不可資助、支持或影響跟本地政治以及具有爭議性社會課題有關的活動。此外,外國人也不允許參與和出席相關活動。

不過,政府祭出這些禁令並沒有阻擋「粉紅點」支者持的熱情。除了參加人數逐年以倍數增長,也有大量本地商家的資金投入,填補外資贊助的缺口。「粉紅點」活動一年比一年盛大,2012年首次延長到夜間舉行,此後連續幾年都在入夜開始,透過粉紅色燈海點亮新加坡的夜空。不過「粉紅點」在2016年開始又恢復到下午舉行。此外,「粉紅點」的模式和氣氛也感染了國際,逐漸延伸到包括香港、台灣、沖繩、馬來西亞、英國、美國和加拿大在內的其他城市和國家舉行。

新加坡每年在芳林公園舉辦的「粉紅點」集會,自2009年開始至今已持續11年不斷。(Youth SG)

對集會遊行尤其神經敏感並強調「家庭價值」至上的新加坡政府,為何允許和容忍「粉紅點」的活動,使其一路壯大並形成影響力,向來是令人費解的謎。社會普遍認為「粉紅點」僅僅是一個以嘉年華形式存在的大型聚會,「有愛無類」的訴求溫和,活動呈現方式和過程也確實處處展現溫馨、歡樂與愛。

「粉紅點」讓同志社群在集體裡積攢勇氣和力量,被同理和接納所包圍,而支持者也在其中學習尊重多元、包容差異。「粉紅點」給予外界的整體觀感相對正面,它和平、輕快、活潑、開明,參與的群眾堅定而有活力,但不沉重。有論者認為第377A條例是不能鬆口的「道德神主牌」,而「粉紅點」就是大家出來郊遊、野餐然後回家的年度儀式。

台灣通過同婚合法並於一周後的5月24日正式施行,開放同志登記。同一天,新加坡第一家庭成員李桓武也與交往6年的同國籍同性伴侶相攜遠赴南非辦理結婚。李桓武是建國總理李光耀次子李顯揚的次子,他於去年7月「粉紅點」邁入第10週年之際公開出櫃,並公佈其伴侶獸醫王毅睿的身份。李桓武此舉振奮了新加坡LGBTQ社群及其支持者,除了在社交媒體上道賀、打氣,也為來臨的6月29日第11屆「粉紅點」增添了喜慶和話題。

李桓武稍後公佈了雙方家人出席婚禮的合照,說明他們的婚事獲得彼此家庭的認可,並且在父母和親人見證和祝福下給合。許多報導都提到李光耀生前曾表示同性戀乃先天基因所致,如果他有子孫是同性戀者,他會接受事實。李顯揚受訪時也稱,他相信如果父親尚在,也會為此刻感到高興。

新加坡第一家庭成員李桓武(左)與交往6年的同國籍同性伴侶相攜遠赴南非辦理結婚。李桓武是李光耀次子李顯揚的次子,他於去年7月「粉紅點」邁入第10週年之際公開出櫃。(圖:取自IG)

然而新加坡主張「親家庭」(pro-family)的立場一向明確,鼓勵生育的政策也不變,儘管接受同性關係的人口有增加的趨勢,但這個國家及其社會距離接納和平等對待LGBTQ社群還有很長的路。這一點從台灣通過同婚合法以及李桓武結婚的新聞留言即可見出端倪。雖然網路留言不能代表民意,但保守言論附帶和傳播的惡意很可以反映共同的反同思維和內在恐懼。除了宗教組識和信仰團體,保守勢力主要來自父權社會的傳統桎梏與集體無知,他們的攻擊和謾罵乏善可陳,經常複製通俗而粗鄙的網路言論或截圖發洩情緒。就李家第三代的同婚行為,則有「報應論」的政治洩恨成分。

事實上「粉紅點」嘉年華式的成功,遮掩了新加坡LGBTQ群體的多元面貌和真實處境。關注及保護女性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者及「酷兒」人權概況的資訊網站Sayoni最近發表的報告揭露,新加坡的女性LBTQ一直面對來自於社會各階層各種不同程度的暴力和歧視,其中包括:

1. 她們之中不少人曾遭受到家人或親密伴侶所施加在肢體上、心理上以及性的暴力;

2. 無論公私部門,她們都唯恐在職場上遭到恐同僱主辭退,女性跨性別者尤其難以保全長久穩定的工作;

3. 她們沒有居住保障,害怕遭恐同房東驅逐;

4. 年輕女性LBTQ擔心會失去家庭的經濟資助,同時她們也經常在學校遭遇霸凌;

5. 由於購買或租賃房屋有困難,女性LBTQ很可能被迫居留在受虐和高風險的原生或寄居家庭,跨性別者的處境尤其危險;

6. 社會污名化更進一步孤立女性LBTQ,並衝擊到她們的精神健康狀況。

綜合以上,我們看到大部份LGBTQ群體在現實生活中仍處於弱勢和邊緣,新加坡並沒有例外。但相較之下,不包含男同G在內的新加坡女性LBTQ,她們的性別位置和社經地位的弱勢更為顯著。不過,女性LBTQ因身份、身體和親密關係不受第377A條規範,又使她們的法律處境略勝男同,起碼沒有刑法的責任和壓力。

新加坡有同志活動但沒有同志運動。「粉紅點」雖盛大,人數也達運動規模,但它沒有運動的實際訴求。以李桓武或「粉紅點」為標竿,完全無助於整體新加坡LGBTQ社群福祉的全面提升。相反的,「粉紅點」呈現的浪漫與色彩,它所彰顯的美麗與希望,也只有「李桓武們」可以立足。「粉紅點」一日嘉年華的形式及歡樂氣氛,反而遮掩了新加坡LGBTQ社群背後的哀愁與辛酸。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