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歷史說書人》孫中山之死:當初屬意的接班人不是蔣介石?

列寧曾說:「判斷一個人,不是依據他的表白或自己的看法,而是根據他的行動。」根據汪精衛這個時期的行動史料,說他是孫中山的暗定繼承者,並不算言過其實。

◎仲編製造

隨著歷史的撥雲見日,最近有些人會把孫中山稱之為「孫文」,一方面是為了還原歷史,一方面是為了節省字數。也許是心理作祟罷,仲編我不大願意將他稱之為「孫文」總覺得這麼講好像有點輕蔑,而口口聲聲以「國父」、「孫先生」稱之,又好像顯得有些肉麻,所以以下就將其稱之為孫中山吧。

比較早追蹤我們粉絲團的人可能都會知道,仲編我頗喜歡汪精衛歷史,今天(3月12日)剛好是孫中山的逝世週年,我們就以汪精衛的回憶錄與角度為主,帶入孫中山最後幾個月的病院生活。

國父屬意的接班人不是蔣介石?(維基共享)

抱病入京

人稱「倒戈將軍」的直系軍閥馮玉祥一生變權無數,一九二四年十月,正當直奉戰爭打得如火如荼之際,他再次於北京發動了政變,華北平原的局勢頓時風雲變色,出現了段祺瑞、馮玉祥、張作霖的臨時聯合政府。臨時聯合政府邀請孫中山到北京共商國事,孫中山在汪精衛等人的隨行下前往北京。

就在一九二五年一月一日抵京後,孫中山腹部絞痛,嘔吐大作,緊急送入協和醫院治療,初步診斷結果為惡性腫瘤。一月二十日以後,孫病勢加劇,已不能進飲食,醫生眼看不是辦法,只好動手術摘除腫瘤。將孫中山的腹璧切開後,眼前的情況讓所有在場的人吃了一驚,只見整個肝臟表面、大網膜和大小腸面上長滿了大小不等的黃白色結節,結節發硬,整個腹腔內臟器黏連在一起,已經無法進行手術。

醫生從肝上取出小塊組織做活檢標本後,就將傷口縫合了。術後,醫生隨即對孫中山的肝組織活檢標本進行了化驗,得出的結論是:肝癌末期。

協和醫院為了搶救孫中山,引進了當時最先進的放射性鐳錠照射治療,對孫中山進行治療,可惜不論如何,孫中山的病情還是持續成長,肋骨下方的腫瘤也隨著時間持續擴大,此時孫中山已經下不了床了。

協和醫院為了搶救孫中山,引進了當時最先進的放射性鐳錠照射治療,對孫中山進行治療,可惜不論如何,孫中山的病情還是持續成長。(網路)

孫中山終其一生視西醫為正(他就是從香港的西醫大學畢業的),始終討厭中藥,認為這東西簡直跟偏方一樣,不僅禍害百姓,還延誤就醫時間,不過諷刺的是,醫生後來有試著用中藥藥材來做醫治,初期還頗見成效。沒想到孫中山得知自己服用的是中藥後,竟然拒絕再服用!凡事不宜癡,如果見得成效,大可以改變觀點,不必堅持己見呀!

一九二五年二月,孫中山病情加劇,吐出大量鮮血,染紅了整片床單。眼見自己的身體已經撐不住了,孫速請汪精衛通電孫科、宋子文、孔祥熙等人北上赴京,商討後事。

宋子文等人在北上探望時以為孫中山會提出立一個遺囑,並且指定將來的接班人,可是北上前後,孫中山都沒有立遺囑的消息,於是汪精衛召集中央人物商定,先在探望孫中山前起草一個遺囑,再根據孫中山的意思修改。汪精衛是眾多北上官員當中文筆最佳的,被推舉為撰寫者。在寫好後便穿著一套黑西裝前往醫院。

汪精衛是眾多北上官員當中文筆最佳的,被推舉為遺囑撰寫者。(維基共享)

《國父遺囑》的首次發布

汪精衛走到了病房的門口前,儘量小聲地稍稍開門,推至半處,看見了孫中山,此時他在病榻上閉著眼睛歇息,相比起昨日的探訪,今日的孫中山臉型又顯得更加凹陷不堪,體型也因癌細胞的擴散而顯得更為臃腫。

病榻旁有著五、六位國民黨高層在一旁坐著,其中宋子文和孔祥熙無精打采地望向一旁的牆璧發愣。愛妻宋慶齡坐在病床的邊緣,低頭撫摸著孫中山的左手,安撫孫中山的情緒。整間病房的的氣氛悲愁的只剩下安靜,只有孫中山略顯急促的呼吸聲在房間四處遊蕩。

汪精衛進門後為了不影響孫的睡眠,踮著腳尖進入病房內,隨後靠在一旁的牆邊,一語不發。孫中山似乎察覺有人來了,稍微睜開眼睛看向一旁的汪,有氣無力的說:「我看你們是危險的阿,我如果死了,敵人是一定要來軟化你們的。你們如果不被敵人軟化,敵人一定要加害於你們。如果你們要避去敵人的危險,就是一定要被人軟化,那麼我又有什麼話可講呢?」孫中山喘了幾下氣,又將眼睛閉上。

汪精衛望著孫沉默了許久,開口道:「我們跟了總理奮鬥了幾十年,向來從來沒有怕過危險,以後還怕什麼危險?向來沒有敵人軟化過,以後還有什麼敵人能夠軟化我們呢?不過希望總理能留下一些話,好讓我們有所遵守,方知怎麼樣向前去奮鬥。」

宋子文和孔祥熙在此時也開口了:「汪先生是代表在京的政治委員會提出這個意見的。」

孫中山稍睜眼睛望向各位,問道:「你們要我說什麼話呢?」

汪精衛說:「我們事先寫了幾段話,想讀給總理聽。總理如果贊成,便簽個字,當作總理的話。如果總理不贊成,便請總理另外說幾句話,我可以代筆寫上,也是一樣。」

「你們準備了什麼話呢?請說吧。」

汪精衛將宋慶齡請出門外,從西裝口袋掏出一張稿紙,面孔頓時悲傷地扭曲起來,不過他收起表情,欲作精神地朗讀起來:

「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

現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務須依照余所著《建國方略》、《建國大綱》、《三民主義》及《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繼續努力,以求貫徹。最近主張開國民會議及廢除不平等條約,尤須於最短期間,促其實現。是所至囑!」

汪精衛朗讀完後又從口袋拿出兩張稿紙繼續朗讀,分別是《家事遺囑》以及《致蘇俄遺書》,孫中山聽完後並沒有修正書稿,也沒有予以建議,只是表示:「好呀,我很贊成呀。」遺囑定稿後,汪精衛等人本來是要孫中山簽字的,不過孫中山聽到宋慶齡在門外哭得很傷心,於是決定延後。

遺囑定稿後,汪精衛等人本來是要孫中山簽字的,不過孫中山聽到宋慶齡在門外哭得很傷心,於是決定延後。圖為宋慶齡。(維基共享)

病情惡化

到了三月十一日,即孫中山逝世的前一天,醫生發現孫中山的眼睛已開始散光,便請汪精衛盡速帶來遺囑簽字,並囑咐宋慶齡不要哭泣。汪精衛和孫中山的家屬及在北平的國民黨人宋子文、孔祥熙、戴季陶等一起來到孫中山病床前。

兩份遺囑呈給孫中山時,孫科將他的鋼筆遞給父親,但此時孫中山握筆寫字已有困難,宋慶齡便強忍住眼淚,傾著腰,用手輕輕托住他的手腕讓他寫,在兩份遺囑上簽上「孫文,三月十一日補簽」字樣。孫中山簽字後,汪精衛在「筆記者」下簽名,其他人則在「證明者」下簽了名。在孫中山死後,由汪精衛所撰的三份遺囑一字未改地發表於各處地方。

有些論者認為從孫中山的遺囑簽署過程中,孫已看出汪精衛對於政治上太過於文人,不適合在軍閥亂世中佔有一席之地,遲早會被敵人軟化,因此對於汪精衛處理政治是極為不信任的,這也算是一派論點罷。

孫中山雖然擔心廣州政府將來可能會遭到軍閥的魁儡化,卻非常信任汪精衛,孫在北上前赴談判時,並未邀請廖仲愷、胡漢民、蔣介石等人,而是讓汪精衛一路陪同照料;在醫院治療時,居然願意一字未改地讓遺囑公開於世,還讓汪代擬家事遺囑,也沒有更動一字。列寧曾說:「判斷一個人,不是依據他的表白或自己的看法,而是根據他的行動。」根據汪精衛這個時期的行動史料,說他是孫中山的暗定繼承者,並不算言過其實。

在兩份遺囑上簽上「孫文,三月十一日補簽」字樣。孫中山簽字後,汪精衛在「筆記者」下簽名,其他人則在「證明者」下簽了名。國父遺囑的國事部分。(維基共享)

撒手人寰

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二日,孫中山的心跳突然加快,瞳孔睜大。醫生見情況不妙,趕緊召集家人和國民黨同志圍繞在孫中山病榻前,汪精衛也從旅館奔到了醫院。此時的孫中山已處於彌留之際,不能連續講話,據汪精衛回憶:

孫先生於三月十一日下午,還能和醫院裡的人談話,入夜以後,體氣越弱了,聲息越微了。一間靜悄悄的病室裡,一個垂死的病人,躺在床上,面色漸漸的淡了,眼光漸漸的涸了,一種微弱的聲息,斷斷續續的從唇吻間,勉強的,發出來,不知是呻吟,還是呼叫。「和平」「奮鬥」「救中國」一聲復一聲的,約莫至少也有四十餘聲,漸漸地,連聲息也發不出來了,所能看見的,只是唇吻間的微動了。噫,充滿了這病室裡的空氣,還是極悲涼啊!還是極熱烈啊!

孫中山逝世遺容。(網路)

三月十二日九點三十分,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停止了呼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歷史說書人 歷史上的今天:孫中山之死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