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一路向南》莫迪、印度大選與印度教民族主義認同

印度獨立以來向來就以世俗國家及多元文化為其信念,逐漸受到印度教民族主義的侵蝕,導致社會對立及分歧進一步擴大。事實上,印度教認同有其侷限性,印度人民黨跟其盟友的總得票數只達45%,顯示社會上仍有一半以上的選民並不認同印度人民黨的相關主張。就長期來看,分裂的社會當然不利印度的穩定與成長。是否進一步推動印度教民族主義政策及後續影響,將是莫迪總理第二個任期內被嚴格檢視的指標。

方天賜/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印度中心副主任

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在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領導下,於2019年5月結束的大選中,再度取得執政權。超乎意料的是,印度人民黨在542應選席次中獲得303席,比上屆大選的282席次還多。在有關選舉結果的分析中,多將原因歸於莫迪個人的品牌和魅力發威,許多選民其實是衝著莫迪而將選票投給了該黨的候選人。另一個讓外界較為擔憂的勝選因素則是印度教民族主義的影響。

印度人民黨正式成立於1980年,初期的表現並不亮眼。在1984年的全國大選中,才獲得兩個席位,沒有太大影響力。但印度人民黨在1990年代初,藉著參與阿瑜陀(Ayodhya)重建羅摩(Lord Rama)神廟運動及鼓吹印度教民族主義而逐漸成為印度政治的要角。印度教徒認為阿瑜陀是印度教羅摩神的出生地,並主張當地原有一座紀念羅摩的神廟,但在十六世紀被蒙兀兒(Mughal)皇帝改建為巴布爾清真寺(Babri Masjid)。印度教民族主義者因此認為此清真寺是羞辱印度教的象徵,在1992年集會遊行時,失控將這個清真寺破壞拆除,也因此引發各地教派衝突,造成兩千人死亡。印度法院曾在2010年判決,將該地一分為三,分屬伊斯蘭組織及印度教組織掌管,但並未徹底解決此爭議。印度教民族主義者仍誓言在該地興建羅摩神廟,穆斯林團體則希望在原址重建清真寺。

印度人民黨在總理莫迪領導下,於2019年5月結束的大選中,再度取得執政權。(REUTERS)

印度人民黨藉由印度教認同的主張,在1996年大選後成長為印度第一大黨。但因為無法找到足夠盟友而未能在國會中過半,創下僅執政13天的不光彩紀錄。但它在兩年後,再度贏得大選,並首度成功在中央執政。印度人民黨政府旋即在政策上展露其民族主義色彩,於1998年5月進行核子試爆,也因此遭到美日等國的制裁,並與中國關係緊張。印度人民黨後來在2004年輸掉大選,直到2014年才由莫迪率領印度人民黨重返執政。

事實上,莫迪本身就是一個印度教民族主義者。在他擔任古吉拉特省(Gujarat)省長任內,該省發生嚴重的印度教徒與穆斯林衝突事件,導致一千多人死亡,大多為穆斯林。批評者認為,莫迪身為省長卻刻意對此衝突事件採取消極處置,才導致大量死傷。部分西方國家因此曾將莫迪視為拒絕往來戶,美國甚至在2005年取消他的訪美簽證。

莫迪在2014年5月就任總理以來,在施政上也不免帶有印度教民族主義色彩。在對外關係上,莫迪政府比前任政府採取更為強硬的立場。2015年9月,印度為了施壓尼泊爾修改新憲法,片面關閉兩國邊界,導致尼泊爾產生能源危機。2017年夏天,印度則與中國在洞朗地區對峙長達73天。今年大選前,喀什米爾地區發生嚴重的恐怖攻擊事件,造成40多位印度後備警察部隊人員死亡。莫迪政府選擇以大動作還擊,派遣軍機飛越與巴基斯坦間的實際控制線,空襲恐怖分子陣營,因而引發印巴兩國的空中衝突。在此過程中,有一架印度軍機遭到擊落,飛行員也被巴基斯坦俘虜。但該飛行員隨即被印度當局塑造為國家英雄。莫迪政府藉此操作民族主義情緒,以提高其民意支持。

今年大選前,喀什米爾地區發生嚴重的恐怖攻擊事件,莫迪政府選擇以大動作還擊,派遣軍機飛越與巴基斯坦間的實際控制線,因而引發印巴兩國的空中衝突。在此過程中,有一架印度軍機遭到擊落,飛行員也被巴基斯坦俘虜。但該飛行員隨即被印度當局塑造為國家英雄。(REUTERS)

另一個富饒意味的政策則是推廣瑜珈。莫迪政府在2014年11月成立瑜珈及傳統醫學部(The Ministry of Ayurveda, Yoga and Naturpathy, Unani, Siddha and Homoepathy),並成功建議聯合國訂定國際瑜珈日(International Yoga Day)。莫迪本人即是瑜珈愛好者,也動用政府資源在國內外推廣瑜珈活動。在2015年國際瑜珈日時,他便率眾集體在首都大道一起做瑜珈,創下84國籍、35,985人同時進行瑜珈活動的世界紀錄。略有爭議的是,瑜珈現在雖然多被外界視為是保健的肢體活動,但其脈絡來自於印度傳統哲學中的一派。印度瑜珈因此被認為跟印度教有所關聯。莫迪政府推廣瑜珈的政策,在國內穆斯林、基督教等宗教團體眼中,無異於宣揚印度教教義。有些宗教組織便呼籲要抵制瑜珈活動。

在莫迪主政下,印度教民族主義者獲得鼓舞。

2017年,印度人民黨贏得北方省(Uttar Pradesh)的地方執政權。莫迪總理便任命印度教瑜伽士阿蒂提亞納特(Yogi Adityanath)為北方省省長,治理這一個人口超過兩億的印度人口最多省分。阿蒂提亞納特曾指控德瑞莎修女(Mother Teresa)是企圖將印度基督教化的圖謀。在今年大選中,他則因形容穆斯林是「綠色病毒」(green virus),而遭印度選委會禁止進行競選活動三天。

印度人民黨的黨魁夏哈(Amit Shah)則多次以「白蟻」形容來自孟加拉的穆斯林非法移民,因此受到美國國務院人權報告的關切。但在競選過程中,夏哈仍然不改此論調,他在4月時公開形容非法的穆斯林移民像是「白蟻」,吃掉糧食和工作,因此要將他們一個一個挑出來,丟到孟加拉灣中。

另一個爭議人物是印度人民黨候選人塔庫爾(Sadhvi Pragya Thakur)。她曾經被指控涉嫌2008年一起清真寺攻擊事件,導致6人死亡及100多人受傷,但在2017年獲得保釋。她在競選過程中,主張刺殺甘地的高賽(Nathuram Godse)是愛國者。高賽當年因不滿甘地同意印巴分治,讓巴基斯坦從英屬印度獨立出去,而將其刺殺,但其言行受到極端印度民族主義者所推崇。甘地遭刺殺後,高賽所屬的印度教團體「國民志願服務團」(Rashtriya Swayamsevak Sangh)一度遭禁。莫迪總理和許多印度人民黨成員都是「國民志願服務團」的成員。塔庫爾本人則在此次選舉中獲勝,進入國會殿堂。

莫迪政府在2014年11月成立瑜珈及傳統醫學部,並成功建議聯合國訂定國際瑜珈日。莫迪本人即是瑜珈愛好者,也動用政府資源在國內外推廣瑜珈活動。(AP)

最引人爭議的則是「牛肉」問題。印度教徒傳統上尊崇乳牛(Cow)為聖獸,所以多不食牛肉。但穆斯林則對牛肉無此禁忌,也有以販賣牛皮或牛肉營生者。印度人民黨執政之後,食用牛肉的議題變得敏感。在一些印度人民黨執政的地方省份都已經嚴格禁止屠殺所有種類牛隻,有些省分則禁宰乳牛。2017年5月,印度中央政府試圖禁止全國買賣屠宰所用的牛隻,形同對所有牛隻下達禁殺令。這項法令不僅影響依靠牛肉及牛皮產業為生的民眾,其實形同干涉人民的飲食自由。由於爭議頗大,印度最高法院在2017年判決暫緩該法令。但民間的情緒已經被激化,出現許多「牛隻保護者」(gau rakshak),對於食用或販售牛肉產品者給予施行毒打及私刑。根據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組織的統計,在2018年便有18起以上的相關攻擊事件,導致8人死亡。最近的事例則發生在大選計票前夕,3位穆斯林因被懷疑身上攜有牛肉而遭暴民毆打,並被迫呼喊「羅摩神萬歲」(Jai Shri Ram)的口號。

事實上,在競選宣言中,印度人民黨已重申連任後將在憲法架構下尋求各種可能機會在阿瑜陀興建羅摩神廟,也主張將廢除憲法第370條給予喀什米爾地區自治權力的條文,再度引發穆斯林族群的不安。故時代(Time)雜誌在5月20日出刊的國際版封面便以「分裂總司令」(divider in chief)形容莫迪。

印度地廣人眾,各地語言、種族、風俗不一。若以2011年官方人口統計資料來看,印度教徒佔全國總人數約79.8%,穆斯林則佔14.2%。從政治動員的角度來看,印度教認同確實是有力的訴求工具。莫迪在大選投票結束前夕,特定前往供奉印度教濕婆(Shiva)神的凱達爾納特神廟(Kedarnath Temple),並在附近洞穴進行17小時的冥想,彰顯他的印度教形象,就被認為是一種催票手段。但印度獨立以來向來就以世俗國家及多元文化為其信念,如今則逐漸受到印度教民族主義的侵蝕,導致社會對立及分歧進一步擴大。事實上,印度教認同有其侷限性,印度人民黨跟其盟友的總得票數只達45%,顯示社會上仍有一半以上的選民並不認同印度人民黨的相關主張。就長期來看,分裂的社會當然不利印度的穩定與成長。是否進一步推動印度教民族主義政策及後續影響,將是莫迪總理第二個任期內被嚴格檢視的指標。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