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正事不幹卻繞著過時的自經區團團轉

自經區做為緩衝,當年的條文便說明法令實施十年後自動生效。但如今時空早已不同,要再爭取成立自經區根本沒有意義。台灣現在的重點是如何能進入CPTPP,並開放最少的產業。

Lin bay 好油

韓國瑜講不清楚自經區到底能帶來甚麼效益,在無限跳針「發大財」之後,5月10號又說:反對自經區的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無知,一個是無能。照韓市長這種邏輯,我們大概也可以說:支持自經區的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幻想發大財,另一種是妄想發大財。

不管支持或反對自經區,該向民眾說清楚的是自經區為台灣帶來的益處與劣勢,至於會被中國洗產地、開放中國農產品會血洗台灣農產品等指控,就該拿出實際的評估,而不是直接拿農業產值乘以加工比例之後,就說這些台灣產值會被消滅,用這種二流評估方式恐嚇民眾,和喊發大財的人有什麼兩樣?

所謂「自經區」是限制區域單方面開放的貿易自由化。在台灣走向貿易自由化的過程中,面對的困境不是要不要自由化、要不要開放產業,而是能不能自由化,能不能選擇開放哪些產業、保護哪些產業。

世界貿易組織(WTO)成立後,台灣積極想加入,而中國不但想加入還打算阻撓台灣加入WTO,最後中華民國以「臺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這個經濟實體而非國家的名義加入,並且被迫以已開發國家的定位參與,後果是因農業開放項目不是逐步而是立即開放,對本土農業造成重大打擊。

在農業議題上,WTO各會員國都無法取得共識,最後在2008年認定杜哈回合談判正式破局,之後貿易自由化的趨勢轉向區域貿易協定(Regional Trading Agreements),而對台灣最重要的兩個區域貿易協定RCEP跟「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目前都把台灣排除在外,台灣與美國、歐盟的貿易協定也還停留在談判的階段。正因為被排除在貿易自由化之外,台灣出口到其他國家的產品面臨高關稅、服務貿易爭議、智慧財產權等各種的問題,而別人不開放給我們,我們也不開放給別人。

全套不做,卻拘泥半套

自經區則是一個半套的政策,是走向貿易自由化的緩衝,開放區域內限制性的進口(免關稅)及相關貿易,但出口到其他國家卻沒有得到免關稅與相關貿易開放的待遇,怎麼看都不划算。自經區做為緩衝,當年的條文便說明法令實施十年後自動生效。但如今時空早已不同,要再爭取成立自經區根本沒有意義。台灣現在的重點是如何能進入CPTPP,並開放最少的產業。一如日本當年開始參加TPP談判時想守住稻米、麥、牛豬肉、乳製品、糖等5大「聖域」,但談判不如預期,仍是守不住牛肉跟乳製品等關稅。

自經區則是一個半套的政策,是走向貿易自由化的緩衝,開放區域內限制性的進口(免關稅)及相關貿易,但出口到其他國家卻沒有得到免關稅與相關貿易開放的待遇,怎麼看都不划算。(資料照)

如果我們未來能加入CPTPP,哪幾個產業是台灣需要保護的「聖域」?這些「聖域」能不能依照產業發展盤點出來?最後要守住哪幾個?談判中如何將損失控制到最小,這才是重點。

假設,我們要加入CPTPP,和印度談判時,印度堅持台灣要開放花生仁進口,我們該怎麼與印度協商,例如配額增加、關稅逐年調降或是降花生醬的關稅,如果都談不攏,一定要開放的情況下,如何為本土產業取得影響最低的開放條件?

就像台灣最近幾個日本在意的輸台品項都調降了關稅,日本就表示會支持台灣參加WHA,也期望這些品項調降關稅後能換到日本支持我們加入CPTPP。為了爭取這些CPTPP會員國的支持,我們勢必要開放部分品項,如何將影響降至最低,這遠比自經區是否要成立關鍵多了,如果能走向貿易自由化對等開放,誰還要這種只能做為緩衝用,開放自己而對方不開放的自經區呢?

連產業現況都搞不懂談甚麼自經區

關於自經區的議題,不如一起來看看實例吧。

(截自本報)

陳吉仲以花生舉例,他說,花生可以做花生醬、花生油、花生糖,將來如果開放自經區,以國內花生價格來看,和中國的價格差一倍,食品加工廠會用誰的?當然用便宜的,但是最後產品卻掛MIT,這對台灣農業是一大傷害。問題是,目前台灣的法令規定,中國花生、花生油、花生糖當然不能進口台灣,但花生醬卻是是可以合法進口的。

花生醬輸入稅則相關資料及花生醬進口產值。(資料來源:關務署)

陳主委,不用開放自經區,中國的花生醬早就進口到台灣了,而且是台灣花生醬進口供應第一大國,佔總花生醬進口量的4成左右,每年進口約有八千萬左右的產值。食品加工廠很多都是用中國的花生醬,製成的產品當然是MIT,如果如您所言,這樣會台灣農業造成重大傷害,很抱歉,不用自經區,傷害早就造成了。

陳主委對於產業現況的理解程度低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但既然陳主委不了解花生醬,那我們就用花生醬來對自經區舉例:在沒有自經區的情況之下,台灣怎麼進口花生來做花生醬?

在沒有自經區的情況下,台灣能進口其他國家的花生來做花生醬,但不能進口中國的花生,因為我們不允許進口中國的花生,而實務上也沒有人會進口其他國家的花生來做,因為進口花生仁在台灣如果沒買配額的情況下,一公斤要64元的關稅,含稅一公斤要100多元,原料成本遠比用台灣的花生還貴,所以台灣根本不會有做大量低價花生醬的大型加工廠,頂多是小型的本產花生醬加工業者。

實際上,台灣出口的花生醬很少,2018年只出口11噸,而且是走高價路線,每公斤的出口報關價是進口價的4倍。 在有自經區的情況下,台灣要怎麼進口花生來做花生醬?若有自經區,進口花生就不能課懲罰性關稅,只能課徵0元,而且中國的花生也可以出口到台灣的自經區,在自經區範圍內就有便宜的花生來源,可以做低價的花生醬了。

這些從自經區進來的免關稅花生,包含從中國進口的花生,有沒有可能流向台灣其他地方,造成對本土的影響?有。

真的有人會去做花生醬加工廠,而做好的花生醬沒有全部出口,超過10%的比例流向台灣其他地區,對本土花生醬業者造成影響嗎?有。

但上述兩種情形都是廠家管理上違法的問題,並不是法律本身的問題,當然,大多數的人也相信會有這類事會發生。但發生這些事的前提是:要能吸引人家來台灣投資花生醬加工廠。現在台灣的投資環境,台灣做花生醬的優勢在哪裡?以出口日本為例,台灣到日本的關稅要12%,東協國家是3.3%,台灣在沒有生產成本優勢、沒有關稅優勢、也沒有消費量的情況下,誰會想來台灣投資花生醬工廠,又要怎麼刺激就業呢?

陳吉仲對於產業現況的理解程度低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本報資料照)

修法即可,何必搞自經區

如果台灣本來就沒有優勢的產業,就算有自經區也不會帶動產業發展,花生的例子是這樣,鳳梨、芒果也是,要生產加工鳳梨當然去泰國享受水果供應成本、加工成本、勞動力供應與關稅優勢,怎麼會來台灣加工呢?所以在自經區成立之下能有利的,就是進口回來本地加工後再出口的產品,免關稅可降低稅賦,同時降低加工廠商的原料取得成本。

那為什麼要成立自經區才能有這個加工優勢?直接在稅制上調整不就好了?對這類型進口加工出口的廠商給予沖關稅的方式,不就解決了?例如進口時會被預扣5%的營業稅,如果有出口則可以沖回5%的營業稅,廠商被扣的關稅,如何以一定的比例退還,藉以降低原料取得成本,這類加工廠還不用限縮在自經區的特定區域裡,加工完的產品要賣本土有關稅,賣出口可以退關稅,這樣不是更實在?

就算自經區真的成立,也沒對加工出口業者產生如去其他國家關稅降低的情況,競爭優勢也不會因此提高。限制區域的模式更會造成加工出口業者的不便利,還等同是變相開放台灣市場。所謂自經區能產生的優勢,都是貿易自由化和相關法令鬆綁就能一次得到的,又何必大費周章?

政府該做的是想辦法和其他國家對等談判貿易自由化的項目,並修改妨礙發展、過時且不符實際需求的法令,直接針對這些關鍵點去解決才是正辦,結果朝野卻繞著自經區在團團轉。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