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恢復GMP制度,與國際接軌,創造雙贏

透過這些保健產品銷售到其他國家,自然就能帶動對於本土特定加工型農產品的需求,這就是一種農工商的合作,透過這種合作才能創造更多對於本土農產品的需求。現在食藥署願意擔起GMP這塊招牌、願意面對過去的錯誤並改進,而不是為了政府不能有錯的面子,值得鼓勵。

Lin bay 好油

前陣子跟合作的水果進口檔口閒話家常的時候,對方聊到他去日本都會買一種胃藥,確定之後發現果然是KOWA的キャベジンコーワα ,這支藥的主成分來自高麗菜的氯化甲硫氨基酸MMSC,原來高麗菜的生產不只可以鮮食用,也可做加工藥用。

KOWA的キャベジンコーワα ,這支藥的主成分來自高麗菜的氯化甲硫氨基酸MMSC。(圖:網路)

農產業與食品工業是高度相關的兩個產業,食品工業弱,產品需求少,就連帶影響對本土農產品的需求;本土農產業弱,則無法供應食品工業需求的原料,只能進口來替代,就會影響本土產業。

農產品不只有鮮食用途,還有截切、冷凍加工品、保健加工品等多種用途,只是主管機關一直把心力放在農糧生產,而不是擴大對農產品的需求。

台灣的人口僅2300萬,內需市場小,食品產業自然需要以輸出來擴大需求,這幾年食品產業面臨一個狀況,就是GMP的廢除,業界都希望能恢復GMP,但前幾年政府並沒甚麼動作,很多時候政府單位不能面對的錯誤政策,在堅持政府不會有錯的情況下,只是錯上加錯,最後造成產業與消費者的困擾,如今食藥署長吳秀梅願意挑起責任,恢復GMP這項制度(雖然目前只有保健食品)對台灣與國際接軌,這是相當重要的作為。

什麼是GMP

什麼是食品GMP?GMP是一個最基礎的食品生產驗證,同時也是全世界通用的驗證,台灣過去就有食品GMP的制度,主管機關是經濟部工業局(食品工業歸工業局管),負責驗證的是GMP協會。

但在2011年塑化劑事件爆發之後,多項GMP產品都有塑化劑的問題,社會各界開始質疑GMP的公信力,壓倒GMP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大統混油案與頂新劣油案,當時的GMP協會理事長又剛好是魏應充,所以GMP標章受到諸多批評,當時的馬政府決定乾脆取消GMP,另外以更低階的GHP食品良好衛生規範,還有自己搞出來的台灣優良食品TQF來替代,這整個就莫名其妙,甚至還打算讓這個TQF可以跟GFSI接軌,看來見鬼不是接軌吧?

台灣優良食品TQF。(資料來源 TQF驗證方案推動與未來展望)

GMP這個制度已經是國際間最基礎的食品生產驗證,相關食品、藥品進口端一定希望生產者能好好的生產這些產品,但要如何證明業者有這些良好生產的能力?用報告說明認真生產嗎?還是強調自己雙手的溫度,還有誠懇的態度?當然靠的是驗證。有沒有GMP驗證代表生產者有沒有基礎安全生產的能力,這是一個生產端的基本要求,所以業者都知道不能取消,就算要推TQF,但TQF依性質而言可能是等同HACCP或ISO 22000的中階認證,或台灣官方認為可以被GFSI認可的高階認證,但這與GMP沒有任何衝突。

(作者製圖)

但當初工業局表示,TQF的標章跟原版的很像,所以不用擔心辨識度不佳,業界講的是GMP不能取消,結果工業局覺得取消沒關係,反正我們有長得很像的TQF,一定可以無縫接軌。

當初工業局表示,TQF的標章跟原版的很像,所以不用擔心辨識度不佳。(圖:網路)

沒人知道的TQF

如果講SQF(Safe Quality Food)很多食品進口商都知道,因為這是食品業目前最困難的認證,不只對生產過程認證,也對末端產品品質認證,還分成Level 1、Level 2、Level 3三個等級。SQF之所以讓各大通路信賴,原因就在於這個認證不是單純為通過而通過,而是要讓食品廠商建立一個安全生產的制度及建立品管及品評制度。

SQF是食品業目前最困難的認證,不只對生產過程認證,也對末端產品品質認證,還分成Level 1、Level 2、Level 3三個等級。(資料來源:泰山)

那TQF呢?不要說外國人了,很多台灣人也搞不懂TQF是什麼,更何況台灣根本不適合去獨創一個食品驗證制度,又不是大到人家非做你不可的消費市場?而且在嚴謹度與管理上,真的有辦法做到讓人家認可嗎?

結果就是其他國家根本不知道什麼是TQF,台灣跟人家說TQF是比GMP更好的食品管理驗證,但人家根本不接受,畢竟又不是一個國際上大家都用的驗證,人家也覺得為什麼你們台灣就是喜歡找麻煩,所有國家都出示GMP就你不配合,還要我配合你,你值得嗎?於是一個悲劇就這樣發生。

所以每當外國廠商要台灣食品出口商出示GMP時,台灣食品出口商拿不出來,但過去幾年政府也很不死心,希望其他國家接受我們的TQF,搞了幾年之後,TQF協會才成功與馬來西亞官方接上,但是馬來西亞最後還是認為驗證規定不符合,使得台灣生產的保健營養食品外銷到馬來西亞時卡關。

食藥署也與馬來西亞衛生部藥品管制局進行多次溝通,並比對兩國法規的可行方式,最後以「二級品管」搭配食藥署核發相關核備函的「擴充方案」達成雙方之間的協議。

放下面子,市場更大

搞了四年的時間,終於讓一個國家接受了,那其他國家呢?每一個國家都要再談一次嗎?這樣搞下去,結果就是讓台灣與世界脫節,未來台灣的保健營養食品的外銷仍需要更為完整且積極的管理模式,以因應各國可能的規定。2015年開始到現在將近四年時間,只談成馬來西亞一個國家,全世界還有百來個國家,這樣談下去不知何年何月去了。

台灣有一些保健產品代工廠生產許多機能性飲品,或者是錠狀、膠囊等食品,這些除了內銷以外,同時也外銷到其他的國家,有了這些機能性產品的需求,更能帶動對於本土農產品的需求。

GMP是一個最基礎的食品生產驗證,同時也是全世界通用的驗證。(圖:網路)

筆者去年曾協助一個保健食品代工廠契作某樣農產品,食品代工廠一直受限於買不到穩定供應且農藥殘留合格的產品,而農民則受限於這種農產品沒有穩定買家,送批發市場價格非常低。透過筆者的協助與媒合,農友拿到了遠高於供應給批發市場的價格,食品代工廠也拿到了符合他們品質要求的農產品,兩邊皆大歡喜。

透過這些保健產品銷售到其他國家,自然就能帶動對於本土特定加工型農產品的需求,這就是一種農工商的合作,透過這種合作才能創造更多對於本土農產品的需求。

現在食藥署願意擔起GMP這塊招牌、願意面對過去的錯誤並改進,而不是為了政府不能有錯的面子、堅持錯誤的路線,吳署長願意與國際接軌而不是繼續見鬼,真是值得鼓勵。

政策如果整天只存在於那些高官跟學者的想像中,執行脫離現況的政策,那當然是悲劇一場。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