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聚焦南海》法國軍艦穿越台海是前戲,南海才是主舞台

台灣的國防部門應該改變原本保守心態與作為,積極與通過台灣海峽的外國軍艦與政府船舶進行聯繫,我國值勤的水面艦可以試著以《海上相遇規則》與相關通過台灣海峽的外國軍艦進行聯繫;或者在通過過程中,由我國海軍伴航,進行海上通訊演練,一方面驗證我國對國軍演訓的成果,另一方面與這些海軍們建立起「深厚的友誼」。

林廷輝

法國軍艦「葡月號」(Vendémiaire)4月6日通過台灣海峽,由於此一消息經由美國匿名官員對外披露,而非由法國國防部主動對外宣布,且宣布時機正巧是中國在青島舉行中國海軍建軍七十周年紀念的時機,兩岸關係自今年年初習近平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陷入嚴峻的態勢,這當中顯然有刻意操作的痕跡,而台灣內部評論,大多朝強國介入台海的意圖明顯,也預告有更多的國家將進入到台海,行使自由航行,但也有媒體提到,法國軍艦過去也曾航行台海,至少每年一次,因此,這次「葡月號」的航行也不足為奇,不過,觀察此事,要與法國在亞太地區的布局,以及政策上是否有所改變等因素綜合觀察,如此,便可發現進入台海僅是小菜一道,法國軍艦的大菜將在六月於南海端上檯面。

法國在亞太海域原本就是重要行為者

作為越南過去的殖民母國,法國與越南的關係不言可喻,前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也曾說出,需要法國介入南海以維持和平的言語,即使法國目前還沒有計畫重返越南實施軍艦駐點計畫,但法國與日本以建構的「二加二」(國防與外交首長)會談,兩國的國防部門早已建立綿密的協調機制,當日本將金蘭灣打造成日本海外的補給基地,定期每一年將海上自衛隊的軍艦駛往金蘭灣補給,未來法國海軍進入金蘭灣補給也不會是個新聞;此外,法國在海外維持著過去某些屬地,軍艦出現在亞太或印太地區不讓人意外,諸如法屬波里尼西亞(French Polynesia)、法屬新克里多尼亞(French New Caledonia)、法屬瓦歷斯富圖那(French Wallis and Futuna)等地,除了有法國自己的國民外,駐紮軍隊與軍艦更是理所當然,法國也隨時可以使用印度、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的港口作為補給基地,擁有國防高科技技術,可說是除了美國之外,西方民主聯盟國家中另一個購買軍火選擇目標國,2020年法國也將超越俄羅斯,成為世界第二大武器出口國,例如今年9月法國將開始向印度交貨的「飆風」(Rafale)戰機;今年年初,澳大利亞也與法國的「海軍集團」(Naval Group)訂購12艘價格約新台幣1.1兆的新一代潛艦,也將在2030年交付給澳大利亞,並已規劃命名為「攻擊號」。簡言之,如果不再國際重要海域展現法國海軍與空軍的軍事實力,那又該如何坐穩全球重要軍火來源國的寶座呢?

法國軍艦「葡月號」4月6日通過台灣海峽。(meretmarine.com/)

台灣代表出席聽證,協助法國「釐清事實」

2019年1月31日,法國國民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的南海戰略議題諮詢小組邀請我國駐法代表吳志中出席聽證會,主要瞭解台灣及南海議題。為期一個小時的聽證上,主席戴爾芬.奧(Delphine O)及負責撰寫報告的黑澤(Jean-Luc Reitzer)提問外,現場還有國民議會友台小組主席賽沙里尼(Jean-Francois Cesarini)等5名議員。不過,應該注意到的是,這場聽證會是在日本與法國舉行完第五次「二加二」會談後舉行的,在聽證會舉行前的11日,法國面對日本在2014年首次舉行的「二加二」會議上要一起共同壓制中國在海上的擴張行為態度保守,但今年的態度大轉變,改採積極的應對態度,這也讓日本官員感受到氣氛明顯不同,而31日邀請台灣駐法國代表聽證,也正代表法國政府正嚴肅看待此事,在與日本的會議上,法國首次表明認同日本的看法,重申將繼續參加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國在南海實施的「維護海上航行自由」行動。

2018年,法國軍艦早就開始「有所作為」,前述「葡月號」在3月11日訪問菲律賓,在這之前於2月26日至3月2日訪問香港,而5月,法國西北風級兩棲突擊艦「迪克斯木德號」(Dixmude)也在台灣附近海域出現,同屬拉法葉艦級的「阿克尼特號」(Aconit)也在同月穿過台海,實質台灣漢光演習,也引起不小的關注。6月,法國則與英國在南海聯合執行自由航行計畫;2017年5月3日,法國軍艦「蓋普拉打號」(Guépratte)也與美國「雷根號」航空母艦共同進入南海執行任務,此後,雷根號也與日本「出雲號」直升機航母在南海進行聯合軍演。

法國戴高樂航母(Charles de Gaulle R91)將登主舞台

雖然法國國防部在今年2月表示,戴高樂航母到亞太地區演訓之際,將會與印度及日本進行海上演習,由於南海局勢緊張,因此不會進入南海,不過由於戴高樂航母在3月開始從法國啟程後,也預計在5月31日停靠在新加坡,正好趕上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會議」,而法國國防部長帕爾麗(Florence Parly)正巧也是在去(2018)年6月在「香格里拉對話會議」上及10月接受表示,戴高樂航母將進入印度洋與南海,與印度、澳大利亞等國進行聯合軍演,而整個戴高樂航母戰鬥群包括包含了2艘巡防艦和油料補給艦等5艘船艦,以及一艘核子潛艇,並搭配具有反潛功能的ATL2大西洋海上巡邏機(Breguet Atlantic)、E-2空中預警機(E-2 Hawkeye)和飆風M型艦載戰機群(Rafale M)隨行。

戴高樂航母在3月開始從法國啟程後,預計在5月31日停靠在新加坡。(defpost.com)

既然戴高樂航母在新加坡港口停靠,那會在南海海域出現也就不意外,臨時改變軍事活動的行程,對任何國家來說都屬正常,也因此,6月戴高樂戰鬥群登上南海主舞台,才是接下來亞太地區國家所關注的,法國軍艦穿越台海,行使在非領海海峽專屬經濟海域自由航行之權,僅是小菜一道,接下來法國展現的軍事實力,遠比英國軍艦在南海進行自由航行規模更為龐大,而與日本、印度、澳大利亞以及美國之間會進行那些演習科目?對南海未來局勢恐將更為複雜化。

台灣國防部門可以更積極一些

此次「葡月號」穿越台灣海峽,我國防部門謹慎回應,僅表示「我們做好我們自己戰訓本務的工作」而不予以評論,至於蔡英文總統則回應:「台灣海峽確實是國際水域,各式各樣的軍用、民用的船艦,經過台灣海峽的時候,我們都有完全,而且完整、精確的掌握整個情勢。」

首先是國防部的說法,戰訓本務,當然也可能包括掌握各國軍艦通過台灣海峽的任何軍事戰情狀況,「葡月號」通過時,雖然外國媒體宣稱有中國人民解放軍軍艦尾隨,不過並非全程跟蹤,蔡總統也透過軍事情報系統得知此一消息,至於外事部門是否如同去年在法國軍艦通過台灣海峽時向法國駐台代表處求證,雖不得而知,但由於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機與軍艦繞台事件後,國際社會關注台海以及南海事務的國家明顯增加,同時為了確保自十七世紀以來確認的《海洋自由論》,再對照此次法國軍艦穿越後,中國國防部發言人表示法國軍艦過航台灣海峽期間「非法進入中國的領海」,軍艦有無通過他國領海行使無害通過權的權利,各國作法雖然不一,中國《領海及毗連區法》第6條規定:「外國軍用船舶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須經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批准。」但截至目前為止,美國、英國、法國軍艦通過領海,都未經中華人民共和國批准而進入,但中國的應對措施也僅是「跟隨、查證識別、警告驅離」,屢屢被他國所破壞,顯然法律的權威性與莊嚴性均被破壞。至於我國的《領海及鄰接區法》第7條第3項僅規定:「外國軍用或公務船舶通過中華民國領海應先行告知。」顯然立法較為彈性許多,不過本案如果航行的海域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海,則顯然與我無關,倘行使在專屬經濟海域,則適用自由航行,無論如何,法國軍艦並無侵害我任何主權之行為。

「葡月號」通過時,雖然外國媒體宣稱有中國人民解放軍軍艦尾隨,不過並非全程跟蹤。(Outre-mer la 1ère)

不過,從另一角度來觀察,無論是美國、英國、澳大利亞、法國等國軍艦通過台灣海峽,在中國眼中雖被視為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威脅,但對台灣來說,似乎台灣人民大多支持國際社會介入台海事務,也就是說,台灣並沒有任何感受到來自「非中國」的威脅,這種情勢之所以發生,主因是中國對台灣有侵害主權的野心,也不放棄武力犯台,而其他國家對台灣並無領土野心,台灣好客的精神更希望「非中國」軍艦停靠台灣港口,與台灣進行軍事交流。

因此,台灣的國防部門應該改變原本保守心態與作為,積極與通過台灣海峽的外國軍艦與政府船舶進行聯繫,也就是說,曾在2014年在中國青島舉行第十四屆西太平洋海軍論壇達成的《海上相遇規則》(CUES),我國值勤的水面艦可以試著以此規則與相關通過台灣海峽的外國軍艦進行聯繫;或者在通過過程中,由我國海軍伴航,進行海上通訊演練,一方面驗證我國對國軍演訓的成果,另一方面與這些海軍們建立起「深厚的友誼」,對台灣國防部門來說,來者是客,應急單位完成既定查驗的「標準作業程序」後,也可參考2015年10月27日,當美國「拉森號」(USS Lassen, DDG-82)導彈驅逐艦進入中國南沙群島渚碧礁(Subi Reef)附近水域時,美國艦上官兵和其中一艘尾隨在後的解放軍艦艇聊天,內容包括:「喂,你們這星期六要做什麼?噢,我們吃披薩和雞翅,你們吃什麼?」閒話家常,對於台灣擁有的美國規格的紀德艦,以及擁有法國規格的拉法葉艦,在對美、法這些國家的海上通訊應不該成問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