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楽坂週記》被勝利擊垮的水手:業餘冒險家克羅霍司特之謎(二)

業餘冒險家、航海家、電子技師、創業經營者,現在還是航海世界紀錄保持人的唐納德.克羅霍司特,跟他那艘以自己創辦的公司命名的三體船「泰格茅斯電子號」到底出了什麼事?

神楽坂雯麗

續上篇 

「金地球賽」開賽後,領先的是羅賓.諾克斯.詹斯頓(Robin Knox-Johnston)所駕駛的「蘇海利號」(Suhaili)。然而,冬季的大西洋海象險惡,其他六位參賽者甚至無法抵達南非好望角,就被迫棄權。開賽不久,九名參賽者中,只剩下羅賓.諾克斯.詹斯頓(英國)、奈吉爾.迪特雷(英國)、貝爾納.摩爾提歇(法國),以及克羅霍司特四個人,尚有資格競逐冠軍。

1968年12月,也就是克羅霍司特匆忙地出港的兩個月後左右,媒體報導中開始出現了克羅霍司特「似乎正以猛烈的高速航行中」的消息。根據克羅霍司特的無線電回報,他創下了一日航行243海里的世界新紀錄!克羅霍司特同時也回報他的航海順利,公眾及支持者們為之歡欣鼓舞,很快就把克羅霍司特視為最有望在這場環球賽事中奪得冠軍的大黑馬。

在海上航行時的克羅霍司特。這是他以帶上船的16mm攝影機自拍的畫面。(圖片來源:網路)

克羅霍司特在此後的無線電通訊中,也一直回報他以相當高的速率航行著。他的對手詹斯頓,以313天的日數完賽,但迪特雷卻在抵達終點之前,在距離出發地法爾茅斯港800哩處因為船身解體沉沒,獲救棄權。

另一方面,法國人摩爾提歇在完成環球航行回到大西洋之後,卻採取了一個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行動。他並沒有北上大西洋,而是繼續朝東往好望角航行—摩爾提歇試圖完成「單人無靠港第二次環球航行」,他從船上電告金地球賽的主辦單位:「我並不是為了金錢或名譽才參賽的。」 假如摩爾提歇沒有這麼做,那麼他或許能夠贏過詹斯頓的記錄;最後,他在歷經37455海里的孤獨航行之後,抵達大溪地靠港,完成了「單人無靠港環球一週半」的航海壯舉。

由於摩爾提歇以自我實現的形式棄權,1968年金地球賽至此可預知的勝利者就將是克羅霍司特、羅賓.諾克斯.詹斯頓與奈吉爾.迪特雷這三個英國人其中之一。先前為克羅霍司特打破世界紀錄的神速進展感到振奮的支持者們,幾乎就要把這位超級黑馬視為理所當然的冠軍了。

克羅霍司特駕駛的40呎長三體船「泰格茅斯電子號」。(圖片來源:網路)

然而,克羅霍司特所回報的航行狀況,實在是太過順利了,此時在航海專家及帆船水手之間,開始有人感到質疑。這些質疑並非毫無根據的—克羅霍司特在短暫回報自己的高速航海進行順利之後,從1969年1月起就突然與外界失去聯繫,不再以無線電與岸上通訊。

在克羅霍司特的沉默中,公眾之間不安的耳語也開始流傳。他發生了意外嗎?船隻出現機械故障,還是遭遇了惡劣氣象?或者,他是不是在什麼地方宣布棄權了呢?

但是,到了4月,克羅霍司特再度打破了無線電靜默,他向主辦單位通報,即將航行返抵比賽起點法爾茅斯港。 支持者們聞訊大喜過望。他們紛紛從英國各地集結在法爾茅斯港,歡慶勝利的喜悅氣氛籠罩了整座港都。不只是支持者們,就連法爾茅斯市民們也被這種喜慶氣氛所感染,克羅霍司特的妻子與子女們,也來到法爾茅斯,準備跟眾人一起熱烈迎接得勝歸來的丈夫與父親。

克羅霍司特與家族的合影。(圖片來源:網路)

但是,眾人等了又等,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情緒與氣氛也從歡喜的沸點降到困惑的冰點。

業餘冒險家、航海家、電子技師、創業經營者,現在還是航海世界紀錄保持人的唐納德.克羅霍司特,跟他那艘以自己創辦的公司命名的三體船「泰格茅斯電子號」(Teignmouth Electron),再也沒有回到過法爾茅斯港了。

地球上此時沒有人知道他和他的船在哪裡,發生了什麼事。(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