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楽坂週記》一場沒有贏家的「HY戰爭」(四):劫後餘生

在這場大戰中,最悲慘的是開創出藍海新市場,卻受到正面挑戰,不得不改變公司經營重點全力應戰的本田嗎?還是「個子雖小志氣高」,勇敢(或者無謀)地發起挑戰,最後卻一敗塗地的山葉呢?都不是,HY戰爭中最慘的受害者,就是也在家用摩托車風潮中跟進的老三—鈴木。

神楽坂雯麗

續上篇

在為期數年的劇烈競爭中,不斷擴大戰線的本田與山葉,面臨終於飽和的國內市場,與主要獲利來源的美國市場不景氣雙重因素下,由於大量滯銷的庫存而雙雙受到重擊。

本田與山葉面臨終於飽和的國內市場,與主要獲利來源的美國市場不景氣雙重因素下,由於大量滯銷的庫存而雙雙受到重擊。(圖:網路)

尤其是原本規模就不如本田,卻在想把本田從業界首位寶座上拉下來的過程中使出全力的山葉,損失尤其慘重,在HY戰爭收尾當年,寫下了驚人的兩百億日圓赤字,公司經營為之動搖。在景氣不見復甦的情況下,山葉面臨倒閉危機,山葉社長只好召開記者會,明明白白地向本田宣布失敗。



不只是字面意義上的認輸而已,以發起這場大戰的當事人,山葉發動機第二代社長小池久雄為首,以下與開戰決策相關的高級主管也紛紛退職或受到降格左遷的待遇,甚至還以「公司的未來人事將尊重本田的意向」如此的低姿態,徹底結束了這場惡劣的商業鬥爭。

本田雖然保住了機車業界龍頭的地位,卻也因為類似的理由蒙受了巨大的損失,兩家公司久久難以恢復元氣,直到數年後,仿賽機車風潮興起,才逐漸有了轉機。

兩家公司在惡劣的競爭下,久久難以恢復元氣,直到數年後,仿賽機車風潮興起,才逐漸有了轉機。(圖:網路)

所以在這場大戰中,最悲慘的是開創出藍海新市場,卻受到正面挑戰,不得不改變公司經營重點全力應戰的本田嗎?還是「個子雖小志氣高」,勇敢(或者無謀)地發起挑戰,最後卻一敗塗地的山葉呢?

都不是,HY戰爭中最慘的受害者,就是也在家用摩托車風潮中跟進的老三—鈴木。對鈴木來說,分佔日本機車業界一、二名的本田與山葉這長達數年毫無章法的死纏爛打,根本就是把整個市場搞爛的無端破壞行為。

在HY戰爭最激烈時,鈴木的社長曾經出面,希望能在兩家公司之間扮演調人,說服他們停止這種最終會令所有人都受害的惡性競爭。然而當時已經殺紅了眼的兩大廠,都沒有把鈴木社長的話聽進去,因而鈴木以被迫捲入戰爭的形式,遭受了一百億日圓的赤字虧損—僅次於山葉的慘況。

由於HY戰爭的波及造成經營狀況的惡化,鈴木被迫暫時退出WGP(今日的MotoGP)賽事,公司內部甚至一度出現了乾脆自機車業界撤退的聲浪。如果不是鈴木的汽車部門獲利,還勉強得以挹注大幅虧損的機車事業部門,也許今日愛好白牌打檔車的年輕人們,就不可能騎著廣受歡迎的GSX-R 150「小阿魯」機車奔馳在台灣的山道上。

如果不是鈴木的汽車部門獲利,還勉強得以挹注大幅虧損的機車事業部門,也許今日愛好白牌打檔車的年輕人們,就不可能騎著廣受歡迎的GSX-R 150「小阿魯」機車奔馳在台灣的山道上。(圖:網路)

此外,並不跟風生產家用摩托車,看來似乎做壁上觀的川崎,雖然受創不如其他日系機車三大廠直接且嚴重,但也還是著實地吃了HY大戰的虧。川崎獲益最豐的美國市場,除了景氣因素之外,HY戰爭導致了廉售帶來的市場飽和,與隨之而來換車週期的加速,造成中古車市場貨源過剩,難以獲利,最後只得暫時撤出美國市場。

就這樣,HY戰爭如今被當成商業教科書中「市占率競爭的典型惡例」。

時隔多年,人們逐漸淡忘過去曾經發生過的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即使談起它,一般人的看法也多半都是「山葉徹底敗給了本田」、「山葉太過不自量力」⋯⋯儘管客觀來說是如此,但過程中,本田的不擇手段也不遑多讓,只是結果是本田贏了、山葉的挑戰失敗了而已。

HY戰爭中沒有贏家。

如果一定要給這場戰爭找一個比較正面的思考方向,那大概就是:本田與山葉都對自己「身為摩托車製造廠的自尊」有著異常強大的信念而已吧。(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