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蔡賴配行得通嗎?

在初選中勝出的人若鬧分裂完全莫名奇妙,而總統已經自認為會贏了,那麼到時鬧分裂的理當肯定不是她;至於賴清德,已經一再保証他如果初選沒有過關,一定會全力幫總統助選,既然是「全力」,那麼不僅也不會有分裂,反而總統最愛的蔡賴配就非常可能會水到渠成。於是這就太奇怪了,兩位領袖都不分裂,依過去的經驗,群眾更不會分裂,那麼總統在擔心什麼分裂。

林濁水

一、總統為什麼杯葛初選民調?

蔡總統說她並沒有「拒絕民調」,因為「民調蔡英文不會輸啦!」既然是這樣,按理,總統最好的策略當然是選定一個日期進行民調,早一點讓自己從初選勝出,以便無罣無礙地往大選衝刺邁進?

只是她雖然口頭不拒絕民調,但是行動上也一點也不怕人知道地盡一切力量杯葛民調的進行,並且持續不斷地抹黒民調說「如果要民調下去,這個黨就分裂。」

無論如何,在初選中勝出的人若鬧分裂完全莫名奇妙,而總統已經自認為會贏了,那麼到時鬧分裂的理當肯定不是她;至於賴清德,已經一再保証他如果初選沒有過關,一定會全力幫總統助選,既然是「全力」,那麼不僅也不會有分裂,反而總統最愛的蔡賴配就非常可能會水到渠成。於是這就太奇怪了,兩位領袖都不分裂,依過去的經驗,群眾更不會分裂,那麼總統在擔心什麼分裂。

總統反對民調的原因當然得在現成的民調中去找。

依最近《放言》民調,兩人互比,賴42.8%,蔡27.3%;對比民調,依最近《蘋果》調查,和韓國瑜比,蔡37.4%韓51.1%,雙方差距13.7%,賴42.6%韓48.6%距離6.0%,蔡賴差距也非常巨大;和郭台銘比;依世新民調,對比民調,蔡27.1%幾乎只有郭50.2%的一半,而賴33.6%比郭42.6%雖然差距很大,但是到底還在個位數的範圍之內。

可見蔡英文杯葛民調,並不是因為她認為自己會嬴,而是為了避免分裂;但蔡賴兩人民調落差實在太巨大了,因此,她非得一意阻擾初選程序的正常進行不可,希望停止初選排斥民調,直接依「現任優先」的立場,安排蔡賴配。她認為這樣民進黨就團結了,一團結力量就大,她說如果賴清德願意接受她的意見,情況「就會不同」,什麼是情況的不同?很明顯她的意思是說在民意支持度上的嚴重弱勢就可以由強得多的副總統候選人拉拔起來,對於她爭取連任非常有利,賴清德就不必再為民進黨能不能繼續執政太過悲觀。

蔡英文說,如果賴清德願意接受她的意見,情況「就會不同」。(本報資料照)

二、蔡賴配行得通嗎?

然而,這樣走下去而走到蔡賴配,民進黨真的就不必悲觀嗎?且好好的評估評估:

一、關於民進黨的總統提名,民眾以超過6成的壓倒性多數支持依民調來決定,支持總統協調產生的不到20%,因此假如民進黨停止進行了一半的初選,喬出蔡賴配,無疑的將和絕大多數的民意對撞,是嚴重的自毀。

二、萬一真的喬出了蔡賴配,由於雙方民意支持度太過於懸殊,因此一旦選戰開始,民進黨立委候選人肯定在造勢場合歡迎賴清德而希望蔡最好不要來站台,於是一個尷尬地被同黨立委所迴避的總統候選人,縱使有比較強的副總統候選人拉拔,就會OK?會不會反而因為配角強而對照出主角太弱?這樣氣勢要怎㨾拉得起來?要怎樣當選?

向來,無論是台灣、美國、甚至像菲律賓、印尼等等國家,從來沒有發生過總統和候選人民意支持度遠遠落後於副總統候選人的例子。這樣的特例國民黨怎麼會不拿來大做文章,一路諷刺到底?而民眾不會質疑民進黨到底是在選總統還是在選副總統,他們寧願把選舉當成副總統選舉而不是總統選舉的原則而投票?

三、為了否定賴清德參選總統的正當性,賴清德已經被總統定義為沒有誠信的人了,總統不必向社會解釋為什麼自己的選舉要靠一個被自己定義為沒有誠信的人來拉抬?何況,如果已經信誓旦旦要把初選程序走完的賴清德,現在接受停選進行蔡賴配,豈不是又多了一個被指控沒有誠信的機會?

四、假如最後蔡賴配勝選了,由於勝選的關鍵是在於副總統候選人而不是總統侯選人,那麼依據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則,誰獲得民意支持誰執政才有正當性,未來是要由副總統主政,還是總統主政?國家的方向將來要怎樣走?

三、既然兩人政治理念和目標和權力運作風格那麼不同,可以說誰來選都一樣嗎?

固然,同屬於民進黨員的蔡賴兩人,理念甚至政策方向高度重疊,但是不可諱言的在決策模式、施政風格,國家權力的運作上,有非常顯著的差異,這些差異雖然賴清德怎麼也不肯說,但是社會其實看得很清楚,在賴清德當閣揆的過程中,已經清楚浮現,既然是這樣,未來兩人當上總統副總統後,扞格會不會擴大?這是個大問題。

,同屬於民進黨員的蔡賴兩人,理念甚至政策方向高度重疊,但是不可諱言的在決策模式、施政風格,國家權力的運作上,有非常顯著的差異。(圖:總統府提供)

然而,最重要的是,兩人的差異並不只在運作權力的風格上,在為什麼要參選的目的上,也有非常明顯的不同。例如賴清德堅持要參選,是他特別在意2020民進黨立委席位的消長;又如,兩人在重大國家發展方向上尤其憲改上也有南轅北轍的地方,賴一向強調為了政府能順暢運作,必須以如奧地利或芬蘭模式,傾向內閣制的雙首長體制進行修憲。他不只一次強調憲改的必要性,例如在1124後行政院的敗選檢討中他就重申應該進行憲改;對照起來,在蔡英文的反省給黨員同志的信中,對柯文哲和許多立委在1124後一再搖頭嘆息的憲政體制問題,她提都不提一個字。

不只是這樣,在2017年接受閣揆任命時,賴清德向蔡英文要求憲改,她也答應了,但是後來不只是動也不動,甚至還反向運作立法院,擋下了憲改程序的進行。蔡英文答應憲改,就完全是像這一次她說,「蔡英文民調會贏啦,沒有反對民調啦。」的翻版。假如天生強烈使命感的賴清德真的確任國家必須進行憲改,而蔡英文又一再成為憲改的阻礙者的話,合理的結論應該是賴清德會相信選總統捨我其誰和護民進黨黨立委席位捨我其誰了,否則,去協助一位不但難以拉拔,而且還在憲改立場迥然不同的總統候選人讓她當選,賴清德豈不是等於放棄自我許諾的使命,只為了換一個在憲政體制上,只是備位用,沒有其他法定職權,實際權力上比一位部長還遠遠不如的副總統的位置?

最後,既由於價值觀的迥然不同,也因為實際上利害的權衡,蔡總統的盤算,還是擱下來的好。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