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海鮮飲食與海洋永續》從貢寮鮑滯銷風波看台灣水產養殖產業困境

台灣長期以來推行的產銷履歷,目的就是要讓民眾了解溯源的重要性,源頭管理才是解決問題最快速有效的方法。標示產地亦是最基本的資訊,若無法在邊境防疫上杜絕走私水產品,就只能在海鮮教育和推廣上下苦功,教育消費者認識平日所食用的海鮮產品就非常重要。

蓋玉軒

日前一則「中國鮑」以量大、低價傾銷來台的新聞引發討論,本土「貢寮鮑」嚴重滯銷,養殖業者叫苦連天。農委會因此宣布,以每台斤四百元的價格收購貢寮鮑,藉以穩定市場價格。

而中國鮑魚是如何進入台灣市場造成本土鮑滯銷,台灣的鮑魚養殖產業又遇到甚麼樣的問題?

台灣九孔和鮑魚養殖產業僅集中於新北市東北角地區與宜蘭縣頭城至壯圍等地,早期在台南與高雄等地雖有零星業者從事養殖,但並沒有形成產業聚落,從業人口與全盛時期相較大幅衰退。目前的養殖模式固定:在宜蘭頭城壯圍附近的水泥池育苗,成貝養殖移至東北角。

宜蘭養殖產業的發展從早期鰻魚、草蝦、斑節蝦到九孔鮑都是老一輩養殖人念念不忘的黃金盛世,筆者從業期間未能躬逢其盛,因此對全盛時期的養殖世代是羨慕不已。而過去養殖產業的榮景亦帶動了礁溪、頭城等周邊相關產業。九孔產業在2000年之前除供應國內市場外,每年還外銷日本賺進大量外匯,產值最高時甚至達到二十億,也因為九孔養殖的興盛,沿岸地區過度開發,造成東北角潮間帶九孔池錯落的特殊景觀。在產業無法繼續擴大的情況下,甚至開發出全球唯一的立體式垂直養殖法,只是依舊不敵疫病的來襲,九孔養殖最後步上了草蝦「亡」國的後塵,九孔苗長不大、死亡率高等眾多原因至今無法釐清,重創整個東北角養殖產業,直到近年才逐漸好轉。

貢寮鮑。(本報資料照)

中國的的養殖情況

受限於養殖成本過高及無法繼續擴場,台商於是開始前往中國海南與福建沿海發展,但好景不長,在當地的九孔養殖沒多久就遭遇相同的疾病問題,當時中國政府與學界積極的參與研究,自1990年年代初期引進日本盤鮑與皺紋盤鮑開始做雜交鮑魚的測試,兩者雜交產生的後代由於測試結果良好、放養量逐漸增加且育成率佳,台灣雖然也有業者想跟進,但礙於國內法規,引進外來種相當不易。筆者學生時期曾於2009年赴海南觀摩,當時因海南島在南海的戰略地位愈趨重要,中國官方強制徵收沿海的養殖區域,當地的台商透露,雜交鮑在中國已過於普遍且技術門檻低,並不具競爭優勢,就趁著徵收順勢結束鮑魚養殖事業,更因徵收小賺一筆。

近年筆者再度參訪廈門的南日鮑養殖場,業者引進南非鮑與澳洲鮑進行雜交測試,試圖建立出不同品種的品牌鮑魚,甚至大費周章地進行「南鮑北養」在每年4~11月期間以漁船裝載運鮑魚至山東及遼寧附近海域度夏。現今中國地區養殖成本逐年增加,養殖模式亦有所不同,目前大型鮑魚20粒/斤以上的大小皆是以籠式的吊掛養殖為主,以浮籠吊掛在近海地區省去水電費的開銷,藉以降低成本,常見規格從20-100g/粒一應俱全,且價格極具競爭力,甚至高等級產品也有一粒一斤的規格。然而由於中國農、工業發展迅速,沿岸汙染讓近海養殖的水產品充滿未知風險。以2017年的統計數據來看,全球養殖鮑魚總數量為16.1萬噸,其中中國就佔了13.9萬噸,台灣僅250噸左右,甚至廈門大學學者在2016年時就曾預測中國生產的鮑魚已供過於求。筆者2017年前往參訪時已有多數養殖鮑魚加工製成罐頭,甚至正研發鮑魚殼及其內臟加工利用的可能性(內臟提煉,外殼加工成中藥),顯示養殖鮑魚的利潤已非常有限。

鮑魚的市場

參鮑翅肚長期在華人飲食文化中是富貴的象徵,因此中國積極擴張鮑魚養殖,90年代中國經濟起飛,消費水平大幅提高,中國生產的鮑魚供不應求,沿海地區快速擴增產能,直至2013年習近平禁奢令一下,供需失衡的問題快速浮上檯面,大量生產的雜交鮑價格跌落至成本價,卻依舊乏人問津,因此中國開始大規模銷往鄰近日本與台灣市場。筆者記憶非常深刻,幾年前在基隆的批發魚市曾看過12頭鮑的碩大個體只需250元/斤的驚人低價。而台灣近年來除了中國鮑魚大量的「進口」外,亦有澳洲、韓國及近年流行的南非白鮑魚進口,可見進口市場並非中國專攬,事實上,許多中國水產品並非經由正規管道報關進口,多數都是經由特殊管道進入國內市場,直言之就是走私,因此才能以如此低價在市面上流通。

撇開近日沸沸揚揚的收購價格不說,筆者在從事養殖業期間亦曾自己生產九孔鮑,當時九孔鮑的池邊售價約落在280-350/斤之間,而20年前九孔鮑大出時池邊價曾有低至180/斤。但不像其他農產品,消費者對於鮑魚的價格起落是無感的,這是因為鮑魚與其他海鮮產品被認為是價格高昂的奢侈品,從來就不是尋常人家餐桌上的首選,再加上全球水產貿易興盛,進口產品選擇多樣而有取代效應,例如大家所熟悉的波士頓龍蝦(螯龍蝦)近年來進口數量最多,也廣受消費者喜愛。

台灣目前的九孔和鮑魚養殖模式固定:在宜蘭頭城壯圍附近的水泥池育苗,成貝養殖移至東北角。(圖:新北市漁業處)

如今全球養殖產業蓬勃發展,近三十年來,養殖技術在各國產官學界的重視與資源挹注下成長迅速,東南亞、中國大陸、中南美洲甚至是非洲與地中海地區都有台商過去奮鬥的種子逐漸發芽。民眾、媒體及業者從未停止抱怨技術外移造成台灣農業目前的困境,但這種說法完全忽視其他國家投注資源協助業者的努力成果,況且早期台灣養殖技術亦是過去的前輩前往日本學習再逐漸精進而來。筆者回想求學時期看到由老教授們手繪的精美日文筆記所做成的幻燈片至今仍是讚嘆不已。各國的水產養殖發展歷程中,多少都能看見過往台商或是國合會的足跡,一如當時台灣於日本取經後,於台灣在地精化發展出適合本土的技術,除了擴散至全球的吳郭魚外,中國的雜交鮑、石斑魚及白蝦,東南亞與中南美洲的養殖蝦類也都在各國國內形成龐大的養殖產業聚落。

如何保護台灣九孔鮑產業

面對其他低價農產品競爭者出現,政府保護產業的最佳防禦不外乎就是關稅及藥檢,以水產品為例:此次的九孔鮑屬於經濟性貝類,而我國動物用藥品是屬正面表列,貝類養殖沒有表列任何可用藥品,也就是說不得驗出任何藥品。再以冷凍進口蝦類為例,市面上充斥大量來源標示不清的冷凍蝦類,這些蝦類包含白蝦、草蝦與其加工製品,傳統菜市場與賣場所販售的諸多生鮮蝦子其實是解凍進口貨後再上架販售,產地多為東南亞與中南美洲,每年皆有數起抽檢不符規定的案件,而台灣養殖蝦類的表列藥品只有兩項,亦能做為對進口商品的門檻的限制,政府應利用手上已有的武器對國內產業進行保護,這也是穩定價格的手段之一。

另外,雖然業者抱怨中國鮑魚大量銷售來台,但民眾所食用的海帶、養殖九孔及鮑魚所餵食的海帶下腳料亦是來自中國(台灣九孔餵食龍鬚菜較多),中國沿海的工業污染連帶提高了海帶的食用風險,而我國最嚴重的問題在於水產品走私,走私品不但沒有經過藥檢,更完全沒有報關即流通於市面,走私的低價水產品不但大幅拉低整個市場價格,也為國人的健康帶來隱憂。台灣長期以來推行的產銷履歷,目的就是要讓民眾了解溯源的重要性,源頭管理才是解決問題最快速有效的方法。標示產地亦是最基本的資訊,若無法在邊境防疫上杜絕走私水產品(畢竟海防人力有限),就只能在海鮮教育和推廣上下苦功,教育消費者認識平日所食用的海鮮產品就非常重要。例如分辨中國雜交鮑魚與台灣九孔的差別;了解市面上所謂的鱈魚片(其實是大比目魚)來源是韓國與中國,或是煮湯用的冷凍花蛤也都是中國沿海產品。

如何在產業的供需及價格上獲得平衡,端賴政府以實效政策協助,台灣的農漁產品早期過於依賴中國市場,在品牌建立、包裝及冷鏈技術上長期忽視,在短暫的補助方案告一段落後,主管機關也應該趁著近年層出不窮的危機思考如何重整產業結構,為養殖產業擘劃適合台灣發展的未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