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奇海獅先生》【波希戰爭十六】:要怎樣讓老百姓放棄民主呢?2500年前的雅典僭主告訴你:只要做到這三樣就行了

在庇西特拉圖的整個統治時期裡,雖然他的奪權方式始終不太被人接受,然而由於他一連串施政都深得民心,大體上希臘羅馬的歷史學家對他的評價都算正面。從這裡看起來讓大家不禁覺得,好像只要老百姓吃得好穿得好,「民主」到底有什麼用呢?我們為什麼要努力捍衛它?

神奇海獅

續上篇

如果給你選,你是要選混亂而鬥爭的民主政體呢、還是統一繁榮的專制政體呢?

這個問題即使到了現在都還是因人而異。但早在2500年前的雅典,這個問題就已經開始浮上檯面了。無獨有偶,在前面提到的波斯王國裡,可憐的王二代岡比西斯剛剛過世後,大流士等一行人也曾討論過民主vs.專制的問題。那時,大流士是這樣說的:

在這種政治裡,壞人只會狼狽為奸用勾結的方式,去侵占民眾的利益。

「這種情況會繼續下去,一直到某個人為民眾的利益起來反抗,於是他就成為人民崇拜的偶像。到最後仍然是獨裁統治。」1

差不多同一時代,遠在雅典的庇西特拉圖就是這樣的狀況。上次我們說到他被狂怒的商人黨黨魁趕出雅典後,一直就在國外窩了整整十年,復仇的時機終於到了。

當庇西特拉圖帶著外國軍隊浩浩蕩蕩登陸雅典附近的平原時,整個貴族黨組建了一支雅典防衛軍,準備和庇西特拉圖在馬拉松地區決一死戰。就在這決定庇西特拉圖整個人生的關鍵戰役前,他向預言師請求神諭,預言師看完預兆後,喃喃說出了禱詞:

網投下水裡,在水中張開;在月夜裡,魚游入網。

庇西特拉圖立刻就了解神的意思。在一個月圓夜裡他下令突擊,果然貴族派打的四散奔逃。但是勝利的庇西特拉圖這時仍然還有一個問題:率領外國軍隊而獲得勝利的他,到底應該怎樣才能讓雅典人民心甘情願接受他的統治?

眾人歡慶庇西特拉圖的回歸。(圖:網路)

手段1:解除武裝

入主雅典後,庇西特拉圖把自己的住處設置在地理位置最高的雅典衛城裡,由300個私人衛隊每天嚴加把守。坐在新家內的他苦苦思索:要怎樣才能鞏固人心、不至於被第三次趕下台呢?

首先,當然就是把雅典城裡的武裝全都解除了! 根據亞里斯多德的說法,他以一種近乎詐欺的方式解除平民的武裝:在奪權後沒多久,他就在公民大會上發表了一次演講。但是一開始他故意講得很小聲,在上千人的場子裡,大家儘管盡全力保持安靜,但仍然聽不到他細如蚊蠅的聲音。

「欸我們聽不到啊!」台下開始有公民大喊。

「那就靠近一點啊!」他回答。

眾人因此紛紛擠往雅典衛城的前廊。而就在同時,埋伏於市集上全副武裝的士兵開始大舉出動,把全城的武器全都搜刮一空!

庇西特拉圖就這樣在公民大會上講到天荒地老,等到這曠日費時的大工程大功告成時,便有人來向庇西特拉圖報告。庇西特拉圖臉不紅氣不喘的把演講全都講完之後,終於告訴大家:所有人的武器現在都已經被沒收了! 「大家不必驚慌失措,回家去料理你們自己的私事吧!」庇西特拉圖對著大家喊道:

「公共事務,就由我來照管了!」2

庇西特拉圖時代著重通商,此為該時代的雅典銀幣。(圖:網路)

手段2:雅典發大財

不過,庇西特拉圖也是蠻了解人民的。他知道解除武裝是不夠的,非得要當人民有飯吃了,大家才不會計較他是怎麼上台的。因此,正當大家以為他可以依靠僭主勢力為所欲為的時候,他卻保留了梭倫時代的全部政策。梭倫的法律制度被保障下來了,公民大會與民眾法庭照樣開庭,其他各種公民權利也基本保留了下來。

此外,庇西特拉圖主要的改革全都著重在加強雅典經濟上面。他知道自己最大的支持者來自貧苦的農民,因此他把從貴族那邊挖來的土地全都分給農民,而國家僅僅只收百分之五的地租!

這是雅典史上空前的創舉,農民和小商人立刻就幸福到快要暈過去。在先前貧富不均的時代裡,一個農奴要繳給地主超過八成的收成,剩下兩成根本連養家餬口都不夠。 但是現在地主沒了,上繳國庫的稅金突然間被改成五趴。整整是之前的1/16啊啊啊啊)))

不僅如此,更多優惠措施接連出台:農民收成不好還可以和政府貸款、甚至庇西特拉圖還自掏腰包資助貧困的公民。除了農業以外,獎挹工商業也是庇西特拉圖的重中之重。他早就看出雅典的國內市場已經飽和,因此他便努力擴張海外市場。在他的努力下,雅典打通了通往黑海所有的阻礙。

廣褒無垠的黑海市場從此對雅典大開門戶。從此雅典的陶器與橄欖油等經濟作物源源不絕的輸出到國外,最遠甚至可以到達埃及。不過庇西特拉圖覺得這一切還是不夠,他決定讓雅典更歡樂一點。

希臘酒神戴奧尼索斯。(圖:網路)

手段3:文化享受

雅典有錢還不夠,凝聚向心力最好的方法,就是共同的文化與祭典。因此,古雅典最知名的「酒神祭」就在他的統治期間盛大開辦了!!

酒神的名字叫戴奧尼索斯。一剛開始,酒神祭只是希臘北方較未開化的地方信仰,那時的酒神祭看起來實在是很嗨:一群全裸或半裸的女祭司,臉上抹的花花綠綠,腰間纏著山羊皮,一邊喝著葡萄酒、吃著鮮血淋漓的生羊肉一邊載歌載舞。

後來在雅典勢力進到希臘北部後,當地的百姓就向雅典人敬獻了一尊酒神的雕像。雅典人一開始當然不接受這種來歷不明的神,但就在雅典拒絕雕像之後,奇怪的事情開始發生了: 一時之間,全雅典男人的生殖器竟然全部都染上奇怪的瘟疫!

痛苦不堪的男人們趕快把戴奧尼索斯迎進雅典。說也奇怪就在戴奧尼索斯進城後,一時之間看起來挺恐怖的瘟疫轉瞬間又消失無蹤了。所以就在這之後,戴奧尼索斯在雅典就變成水果與花卉之神,而男性生殖器守護神的身分則由他的兒子普里阿普斯-一個因為下體實在太過巨大,一出生就被扔掉的倒霉鬼。從這裡,我們不禁可以看出希臘神話有趣的隱喻:酒是性的父親。

總之,「酒神祭」就這樣在雅典流行了。整個祭典包括陽具遊行(據說是一輛載著超大陽具的花車緩緩遊行經過人群),還有最有名的「山羊之歌」。

學者認為,「山羊之歌」(Tragoidia)原本指的是酒神祭前的獻祭儀式。但當時的希臘文化中心雅典,將這種種酒神祭典的狂歌亂舞,改良成一種純潔優美的藝術,那就是我們現在都知道的「希臘悲劇」。悲劇的英文Tragedy就是源自於此,在政治黑暗的時代,雅典卻開始了自己文化的黃金時期。

總之,在庇西特拉圖的整個統治時期裡,雖然他的奪權方式始終不太被人接受,然而由於他一連串施政都深得民心,大體上希臘羅馬的歷史學家對他的評價都算正面。從這裡看起來讓大家不禁覺得,好像只要老百姓吃得好穿得好,「民主」到底有什麼用呢?我們為什麼要努力捍衛它?

因為在接下來的時代裡,雅典歷史即將告訴我們:老百姓一旦賦予獨裁者權力,就再也無法收回了;但獨裁者要收回百姓的權益,那可是易如反掌。 (待續)

註:

1. 希羅多德,《歷史》3-81

2. 亞里斯多德,《政治學》,頁318。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