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歷史說書人》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威廉二世的帝國夢

在趕走老宰相之後,威廉二世終於正式展開了權力在我的統治之路,並開始到處鼓吹自己的世界政策,把自己的大臣全都換成支持世界政策的人馬,每天隔三差五就開始透過廣播演講世界政策的美好...

◎柯編製造 

一八五九年,威廉二世出生在德國柏林的太子宮,和其他偉人出生都會自帶VIP特效的炫酷氣場不同,二世出生時,非但沒有什麼特效,而且更衰的是,他出生時因胎位不正,所以他的英國母親堅持要請比較高明的英國醫師來接生,這不請還好,一請不得了,請到個蒙古大夫,這個庸醫一看到二世胎位不正的詭異現象,立馬就慌了,一時間手足無措的他不知該如何處理,於是乾脆就直接用蠻力把他胡亂扒拉出來,結果就造成了二世日後左手萎縮的殘疾,所以現在我們看很多二世的照片就會發現,他拍照時總是左手戴著手套,讓左手看起來比較修長,或者是用左手倚著配劍,讓自己看起來比較體面,而從小就有的隱疾也讓二世從小時候開始就會自帶一種自卑的負面性格,看來二世的人生開局並不是特別好,居然還沒懂事一隻手就先廢了,真是可悲可嘆。

在許多威廉二世的照片中會發現,他拍照時總是左手戴著手套,讓左手看起來比較修長,或者是用左手倚著配劍。圖為1905年的俄羅斯帝國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右)和威廉二世(左)。(維基共享)

不過惡運還沒結束,根據古裝劇的脈絡,凡是生在複雜的宮廷裡面,再來肯定會成為宮中鬥爭的對象,不只中國如此,西方也是這樣,當時,德國的宮廷擁有兩派勢力,一派是二世他爺爺,也就是當今聖上威廉一世和宰相俾斯麥的保守派,此派比較親近俄國,行政作風也比較保守,軍事方面認為德國只需制霸歐陸就好,海洋什麼的,太遙遠,還是算了吧!

而另一派則不同了,此派的領頭羊是二世他爸和他媽,也就是當時的太子和太子妃(對,所以二世他爺爺和他爸爸是不同派的,貴圈真亂...)這派比較傾向自由主義,立場親英,因為二世他媽就是英國人,太子妃從小就灌輸二世對海洋的興趣,認為他要像個冒險家一樣到處探索,除此之外她還很重視二世的教育,請了一堆家教,在老師的教導下,二世小小年紀就學會了游泳划船射擊馬術等多項技能。

然而,好景不常,隨著時間的流逝,太子妃亞洲家長的本性也逐漸浮上檯面(雖然人家是歐洲人啦),尤其是在二世兩個弟弟先後夭折後,這種症狀越發的嚴重,她開始看不到二世的優點,考了99分不會鼓勵他,反而破口大罵怎麼沒考100分,而且她還開始塞更多的課程給他,一週七天24小時全年無休,而這個時段好巧不巧,二世剛好進入叛逆期,從此以後,二世越來越討厭他的英國母親,再加之出生時的悲慘紀錄,所謂恨屋及烏?!二世開始對英國及有關它的一切感到反感,也養成了日後的反英情緒(相反,在二世和他媽鬧掰的時候,他的爺爺和奶奶就開始展開攻勢,鼓勵二世、讚美二世,最終導致了二世除了反英外,還多了一個親俄的立場。)

威廉二世與母親維多利亞長公主(右)。(維基共享)

1888年,二世爺爺一世駕崩,緊接著繼位的是他那個自由派的老爸,可沒多久,老爸也葛屁了,死因是咽喉癌,有人問說:有病怎麼不看醫生呢?其實是有的,為了治好老公,那個英國的太子妃繼續請了建議醫術「高明」的英國醫師來看,結果一樣,又一個庸醫,這次更慘,直接把他老爸給治死了,時年29歲的二世痛苦的大喊:「是英國人殺死了我的父親!」也因此,他的反英情緒又增添了一筆深仇大恨。

在兩個皇帝相繼歸天後,二世就接手了帝國的皇位,所以後人把這年叫做三帝之年,二世開始掌權後,由於小時候經歷對人的不信任,把他養成了一個十分偏執的權力控,因此,他一上台就開始積極的把權力都集中到自己手上,而要完成這一步,最大的阻礙,也就是時任帝國宰相,高齡73歲的奧托•馮•俾斯麥。

在二世上台之前,受到保守派的影響,他其實是對這位讓德意志強大的宰相非常仰慕的,但是掌權以後,二世的這種態度馬上就改觀了,從小受英國教育的他,雖然很討厭英國,但從這裡面,他也學到了不少東西(雖然其中大多都是一知半解就是了…)而在這些知識中,影響二世最深的就是世界政策的理論,他認為,英國能強大就是因為有一大堆的殖民地,而德國一寸都沒有,所以現在我二世繼位了,那就是要來拯救德意志的,整個德意志將在我手中復興,哇哈哈哈...(中二病發作中)

於是這下子,與宰相的衝突就變的不可避免,年輕氣盛的二世處處與俾斯麥這個久經磨練的老頭唱反調,例如在處理工人起義時,俾斯麥強烈要求鎮壓他們,確立皇帝權威,而二世卻以我不想一上任就染血來拒絕他的提議,於是俾斯麥只好退步,誰叫人家是皇帝嘛,那這次被拒絕也就算了,但至少殖民地問題上總要有共識吧,然而,事實證明,他倆的思想方式還是差很多,俾斯麥認為:德國沒必要占什麼鬼殖民地,反正地球剩下的無主之地那都是英法啃完的廚餘,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烏龜不上岸,如果真要搶有用的,那還得跟英法兩強鬧翻,實在不是好的決定,而二世則這麼認為:德意志的未來在海上,我們要爭奪陽光下的土地!帝國擔負著領導世界的重任!所以建立個世界帝國是必要的。

時任帝國宰相,高齡73歲的奧托·馮·俾斯麥。(維基共享)

殖民地問題讓這一老一少徹底鬧掰,俾斯麥往後每提出一個理論,二世就直接看也不看的反對,照他自己的說法就是:「我想讓這老頭再喘息幾個月,然後我就要自己執政了。」

隨著帝相之爭的愈加激烈,年老的俾斯麥越來越力不從心,每次吵架聽這小屁孩不加思考的說法都讓他差點吐血,最後,在二世的逼迫下俾斯麥表示:老子不幹啦!在卸任典禮上,二世向各位與會人士表示:自己是怕宰相日夜操勞傷了身體,還是趕緊回家頤養天年吧,而俾斯麥看到皇帝這番說詞,只冷冷的回了一句:不,我的身體從來沒這麼好過,隨後俾斯麥就退出了政壇,德意志失去了一位股肱之臣,德國的未來又該何去何從呢?

在趕走老宰相之後,二世終於正式展開了權力在我的統治之路,並開始到處鼓吹自己的世界政策,把自己的大臣全都換成支持世界政策的人馬,每天隔三差五就開始透過廣播演講世界政策的美好,表示:「我要讓海神的三叉戟掌握在我手中!德國不能只給自己留下一文不值的天空!我們將統治海洋!」

不得不說,二世是一個極具有演講才能的領導人,他很擅長煽動民心,可惜就是有時講話都不經大腦,常常在別人面前高談闊論、夸夸其談,有時候還不知道自己到底講了什麼,此外,他也繼承了皇室的奢靡之風,他曾16年裡就讓衛隊更換了37次制服樣式,且他自己也很喜歡玩變裝派對,時而扮成海軍上將,時而扮成勞動工人,時而扮成英國王子,據說他在一天內就曾經創下了更衣四次的紀錄(別忘了那時候歐洲的衣服特別難換,每件都裡三層外三層包著,更何況皇帝的服裝還可能更複雜。)另外,二世也是個很愛旅遊的人,每年都會去不同的地方到處去玩,在位期間他所去過的地方數不勝數,出本二世教你玩歐洲應該都沒什麼問題了。 

閒話有點扯遠了,回到世界政策的部份,既然要爭奪殖民地,依照常理,最快最暴力的方法,當然是去發展海軍啊!

利用發展海軍來讓國家強大,確實不失為一個好方法,你看西班牙和英國,哪個不是透過發展海軍強大起來的,但是,這方法用在德國身上,那卻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稍微看一下德國地圖,就知道那是個怎樣的地方啊!地處中歐,旁邊全都是一望無際的廣闊平原,而海,也就只有北方那小的可憐的北海還算能夠佔領一下,可佔了北海是要幹嘛啦!英國占地中海、大西洋,那都是為了殖民地的物資運送,你德國占北海頂多只有吃不完的鱈魚香絲,然後就沒了,有錢不拿去擴充最強的陸軍,反而挑了一個最弱的(世界排名第七,略強於清朝),不得不說二世在看這方面的眼光,確實異於常人

然而,雖然剛才講了那麼多不該發展海軍的理由,可這些都是事後諸葛,當時的人可沒仔細的想過這些,因為當時的大臣全都是狂熱的世界政策支持者,已經沒人能夠阻止德國往海外擴張的懸崖下跳了,為了加快增強海軍的計畫,二世親自帶頭,讓自己的好友提爾皮茨擔任國務秘書,提爾皮茨野心勃勃,發誓要把德國的嬰兒艦隊給發展到可以和英國匹敵,以英國皇家海軍為指標不斷前進,最後,透過多次的擴充計畫,以及德國強大的工業能力和鉅額的軍費支出,德國海軍發展到了世界第二,僅次於英國。

在發展海軍的同時,為了更大的限制英國的能力,德國也在陸地上動了手腳,包括在甲午戰後參與瓜分中國的行列,參加日後的八國聯軍之役等等,並且還跟鄂圖曼帝國一起策劃了一個3B政策,這個3B政策的大意是說:德國要蓋一條火車快飛火車快飛的鐵路,從柏林(Berlin)經過拜占庭(就是伊斯坦堡,英文Byzantium)再到中東的巴格達(Baghdad),總長4000多公里,而這條鐵路就是希望能夠攔截英國來自亞洲殖民地的物資,威脅英國在中東的地盤,讓英國首尾不能相顧,不過,直到一戰結束,這個偉大的理想都未能實現就是了...

德國一邊如火如荼的趕新進度,帝國的攻擊力也一天比一天強,可他們卻忘了他們在強化的同時,其他國家也都在旁邊盯著德國的一舉一動,而其中德國得罪最多的,那就莫過於英法俄三國了,對法俄這兩個佔有最多陸地的大國來說,自己的暴力鄰居突然購買了一堆開山刀可不是一件好事,普法戰爭的創傷還在隱隱作痛啊,也因此,原本俄國和德國是一起組了個同盟,後來也因為德國狂妄的擴充軍備而宣告退出,轉而和英法結盟,共同對付德國,而德國在失去了俄國後,也轉而選擇鞏固南邊奧匈帝國和義大利的邦誼。

而若說德國強大對誰的威脅最大,那就非英國莫屬了,英國原本呆在小島上跟德國沒什麼瓜葛,反正德國再強他的陸軍也不可能游過海峽吧,而且那時二世在英國人眼裡,形象還是蠻好的,原因是因為他跟英國的國王是表兄弟,並且二世曾在英國女皇維多利亞過世時,千里迢迢的來送自己的外婆最後一程(對,你沒看錯,德國皇帝的外婆是英國女皇。)而且一個能使國家強大的君主,誰能不愛呢?

德國皇帝威廉二世的外婆是英國維多利亞女皇。(維基共享)

可一看到這小子也開始強化海軍,濃厚的反英氣息浮上檯面,馬上就慌了,他X的,這是要跟大英帝國互幹的架勢啊,這不行,我也得開始跟他鬥,可不能被他比過啊!於是,一場世紀級軍備競賽開始展開,兩方誰都不讓誰,歐洲大陸瀰漫在戰爭的陰霾當中。

1914年,奧匈帝國王儲斐迪南被塞爾維亞的刺客刺殺,此時,二世正在北海搭著遊輪跟皇后在那玩呢,聽到這個消息後,二世先是大為震驚,因為斐迪南是二世的好朋友,他們兩個前幾天還一起出去打獵,沒想到人就這麼去見上帝了,為好友哀悼了幾分鐘後,二世立馬轉換表情,露出興奮的表情大呼: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走了,回柏林去!當然這回去是為了觀察動靜還要看奧匈的反應呢

而此時的奧匈,國內也是亂成一團,一堆大臣表示一定要復仇,奧匈皇帝對此猶豫不決,因為他害怕可能會導致連鎖反應,讓俄國也參進來,於是他寄了一封信去給二世,希望德國能夠站在自己這邊幫忙對付俄國,醬他才敢宣戰,收到這封信的二世,馬上就爽快的答應了這個要求:老弟,你儘管向塞爾維亞宣戰吧!俄國不會參進來的,大哥罩你,別怕!於是,奧匈在德國的慫恿下,對塞宣戰,一次世界大戰正式拉開序幕。

然而,事實證明,二世的眼光又出錯了,奧對塞宣戰後,俄羅斯就馬上表態會支持他的斯拉夫兄弟,並且已經開始跟盟友法國聯絡,這下二世就很火大:我們教訓塞爾維亞是伸張正義!關你屁事阿!所以二世也緊接著向俄國的沙皇表弟和法國總理發出最後通牒(沙皇也跟二世有表兄弟關係)要求俄法不要多管閒事,結果想當然,被無情的拒絕了,被拒絕後,德國向俄法宣戰,俄法加入戰局後沒多久,二世在英國的另一個國王表弟也加入了進來,至此一戰的雙方,總算都算是站好隊了(其實一戰就是一場表兄弟之間的戰爭,德國表哥VS英國俄國表弟)

戰爭爆發後,二世簽署總動員令,命令所有軍隊即刻出擊,此時等待戰爭已久的各個狂熱到極點的將軍、軍人們,早就已經按耐不住了,他們火速的先往西邊攻克比利時,緊接著以比光還快的速度攻入法國境內,法國雖然也有大批軍力駐守著,但面對德軍如狼似虎不要命的強大攻勢,法軍仍然節節敗退,潰不成軍,開打沒多久,德國就佔領了法國東北,德國軍隊距離首都巴黎只剩下五十里,如此可怕的攻勢嚇的法軍各個臉色慘白,相比之下,德軍勢如破竹,一切發展都正如預期般的快速!

而此時在德國國內,由於戰場上軍人們攻無不克的優秀戰績,整個國家都跟著沸騰了,不知曾幾何時,國內的反對聲浪,也全部被皇帝陛下萬歲的呼聲取而代之二世本人也感到龍心大悅,他在一次的演講裡講到:「開戰前,許多政黨一直對朕有許多批判,但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不分黨派,大家都是同胞!」

此時此刻,應該是二世一生當中最輝煌的時刻,然而,這種輝煌也持續不了多久了,隨著西線開始進入壕溝戰階段,以及英國遠征軍的大批登陸,德軍的進軍速度大幅減低,戰線越拉越長,物資越來越缺乏,整個西線都進入了一個僵持的狀態,而其後的馬恩河戰役和凡爾登戰役,德軍更是死了一坨人,元氣大不如前,再來,德國還和英國打了一場日德蘭海戰,兩支世界最強海軍終於正式較量了,這本是一件可以期待的事,可戰爭結果卻是,德軍艦隊全被英國人打成水底沉船紀念館,二世長久以來的心血毀於一旦,而其後,英國對德國實施封鎖,德國進入了四面楚歌的處境。

德軍塞德利茨號戰鬥巡洋艦在日德蘭海戰中嚴重受損,總計遭21發主炮口徑炮彈、數發副炮口徑炮彈與一枚魚雷擊中,共造成98人陣亡,另有55人負傷。(維基共享)

此時的二世,受到現實的挫敗和對勝利的幻想影響,意志開始逐漸的頹廢和消沉,這時的他,已經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只能聽從將領的建議,任其擺佈,完全成了個影子皇帝,原本熱衷戰爭的他,現在反倒被戰爭拋棄了…

1917年,二世做出了一個人生中最大的錯誤決定,那就是發動無限制潛艇戰,德國開始對一切往來於大西洋的船隻不分青紅皂白的發動攻擊,無限制潛艇戰原先目的是要突破英國的封鎖,結果好死不死,最後卻打到了中立國美國人的船隻,這下美國十分震怒:機掰喔!你們歐洲的戰爭打老子幹嘛啦!同年,怒不可遏的美國對德國宣戰,德國已經陷入了絕地,戰敗就在眼前。

1918年,隨著德軍的最後攻勢失敗,二世為了不讓德國滅國,開始轉而向協約國求和,可就在求和的這段期間內,國內出大事了!由於戰爭的失敗以及其所造成的各種負面影響,已經讓德國人民大崩潰,沒人敢再誇口戰爭會贏了,國內到處瀰漫著厭戰的情緒,人民的口號由皇帝陛下萬歲轉成打倒政府、廢除帝制、我們要麵包!此時的皇帝,已經成為了眾矢之的的攻擊目標。

各地不斷爆發示威起義,而其中最大的一次起義是基爾港的水兵起義,起因就只是這群水兵不想再為了這場敗仗去送死,結果政府就直接血腥鎮壓這群保家衛國的士兵們,在德國,你誰都可以得罪,就是不要得罪軍人,被鎮壓後,基爾港的殘餘水兵發動起義,人民的怒火也被燃起,同年11月,革命爆發,二世被迫退位以安民心,德意志帝國滅亡,二世也開始了他的流亡生活。

各地不斷爆發示威起義,而其中最大的一次起義是基爾港的水兵起義,起因就只是這群水兵不想再為了這場敗仗去送死,結果政府就直接血腥鎮壓這群保家衛國的士兵們,在德國,你誰都可以得罪,就是不要得罪軍人。(維基共享)

二世此時可謂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偌大的歐洲竟沒有他的容身之處,最後還是荷蘭的女王因為跟他是親戚才勉強接納了他,到荷蘭後,二世一直住在一個小城堡裡,有事沒事就一直在想復辟的事情,想累了就帶人跑出去外面砍樹,二世很愛砍樹和打獵,據說他曾經創下一個禮拜就砍下兩千棵樹的驚人紀錄(找到了,土石流都你害的齁)

在荷蘭的這段期間,二世也很關心德國乃至整個歐洲的政局,1933年納粹黨上台後,他就立馬捐了200萬馬克資助納粹黨,還把兒子也送去入黨,另外二世也很看好希特勒的政治手段,對他能夠讓德國再次強大感到佩服,不過背後的目的還是希望希特勒能夠幫他復辟帝國就是了。

可沒過多久二世對於納粹黨的印象就轉變了,因為希特勒開始在德國國內打壓猶太人,二世得知後勃然大怒,他怒罵希特勒是德國的恥辱,還說:「知道德國發生了這樣駭人聽聞的事後,我為我身為德國人而感到恥辱!」面對老皇帝的批評,希特勒和戈培爾想通過每年給予經費的方式對其封口,但是遭到了威廉二世的斷然拒絕。

二戰爆發後,二世極力的希望希特勒不要進攻荷蘭,可大勢之下他的話又能起到多少用,為此,二世和希特勒反目成仇,1941年,德國佔領荷蘭,同年,二世在自己的小城堡內病故,死前留下兩遺言:1.喪禮上不要給我出現納粹卍字旗 2.在我的帝國復辟前,不要把我的遺體送回德國。

二戰爆發後,二世極力的希望希特勒不要進攻荷蘭,可大勢之下他的話又能起到多少用,為此,二世和希特勒反目成仇。(來源網路)

然而可憐的是,二世死後,希特勒還是在他的喪禮上放滿了卍字旗,你不是不想看到嗎?我偏不,你個老頑固就好好的看看這個榮耀的雅利安人標誌吧!因此,二世的兩個遺言,只完成了最後一個,至今,他的遺體仍然安葬在荷蘭,不過一個人都死了遺言還不能遂其所願,也真是蠻可悲的。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歷史說書人 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威廉二世的帝國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