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偶然言中》「寇謐將」評韓國瑜引起的 2019 藍綠大混戰

或許希望人人做到「只有是非,沒有藍綠」這個門檻太高,但是總該盡力趨近「先談是非,再論藍綠」,盡可能就事論事。不然,台灣的前途實在令人擔心。

宋文笛

常駐台灣的加拿大籍時政評論家寇謐將(J Michael Cole,簡稱 JCM) 近日在他主編的英文刊物《台灣守望》 (Taiwan Sentinel)上發表了一篇隨筆《韓流是民主的威脅》(The Han Kuo-yu Craze Threatens Democracy)(全文中文翻譯),評論韓國瑜現象代表的民粹主義浪潮的常見後遺症。基本上就是不點名地指出韓國瑜現象在世界各地早有前例,於美國是川普,於秘魯是藤森,於英國是法拉吉(Nigel Farage)等。

見到韓國瑜被批評,自然引起了藍營部分盲目群眾群起攻之,說「抓到了」-寇氏曾經任職於想想基金會,他是蔡英文的「御用文人」,露出馬腳了。

寇謐將評論韓國瑜現象代表的民粹主義浪潮的常見後遺症。基本上就是不點名地指出韓國瑜現象在世界各地早有前例。(本報資料照)

說來滑稽,寇氏並沒有隱藏經歷,任何人花十秒鐘在網上google一下都可以查得出來,他在各大中英文媒體著作時的作者簡介部分也未嘗掩飾,文末他亦主動承認他是有政黨偏好的(partisan)。光是談韓國瑜這篇文章,在網頁側邊欄(sidebar)他也大方介紹自己早期曾經任職於加拿大情報局,好事者為什麼不乾脆說他是「西方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那豈不是更加有話題性?

這個反應折射出的,其實是一些台灣人心底似乎還是沒有充分去殖民化,依然崇拜並且期待著所謂「先進國家」的認可。JCM 自己並沒有說他是白人所以了不起講話就是聖旨,但是一些台灣讀者自己同意並預設了「白人就是了不起、講話就是聖旨」,所以當聽到的話意外地不中聽時,才會自卑轉自大,反擊他:「你憑什麼,外國人就了不起喔?你有什麼資格對我們指指點點?」

若非此心理作祟,世界上英文媒體每天關於台灣政治與社會的文章至少數十則,若再加上台灣的英文媒體例如《台北時報》、《中國郵報》、《台灣聚焦》等,甚至能到數百則之譜,為什麼會單單關注、糾結、激鬥在這一篇?

寇謐將在網頁側邊欄也大方介紹自己早期曾經任職於加拿大情報局。(圖:擷自sentinel.tw)

JCM 只是一個普通人,在一個有言論自由的社會,寫一篇普通文章,闡述自己的主觀觀察,他沒有說自己寫的就是宇宙真理,也沒有說區區一千多字的短文便是韓國瑜或台灣政治的百科全書。讀者對其觀點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不同意,如此而已。至於讀者自己前恭後倨的這些內心戲,或受心靈傷害的責任,沒有必要怪在作者身上。

另一邊廂,綠營的一些盲目群眾也不遑多讓。JCM 一被藍營群眾攻擊,綠營群眾立即護航,這也是 JCM 筆下的典型「部落主義」現象(tribalism),不分藍綠皆然。似乎重點不是他寫的文章內容有沒有道理,而是他被「敵營」攻擊了,所以他們就要維護他。

滑稽的是,JCM 提到韓國瑜的政治手法基本上是按照川普的範本(playbook)來依樣畫葫蘆的。所以如果說 JCM 批評了韓國瑜,那麼他同時也不點名批評了川普等人。(見文章的這一段:"I can think of at least one president, in a foreign country, who has uncorked that dark art of populism with great success".) 但是這些部落主義情結深重的,一看到 JCM 被攻擊便不假思索立即護航的綠色盲目群眾,恰恰大多是深信川普是道德完人、耶穌再世,是會不惜美國成本為台灣保駕護航的救世主(一如十八和十九世紀歐美作者寫的亞拉非探險小說中常見的白人救世主腳本,見 Mighty Whitey 和 ‘Great White Hope’)。

按照這個邏輯,既然 JCM 暗指韓國瑜形似川普,綠色群眾們豈不是應該批評他才是?怎麼可以把綠營的敵人韓國瑜跟綠營的救世主川普說得像是一丘之貉?

眼見藍綠雙方如此互相比爛(race to the bottom)的部落主義上演於眼前,如同寇謐將在文末說「求上蒼拯救我們」("heaven save us all."),筆者也只能夠說「天佑台灣」。

或許希望人人做到「只有是非,沒有藍綠」這個門檻太高,但是總該盡力趨近「先談是非,再論藍綠」,盡可能就事論事。

不然,台灣的前途實在令人擔心。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