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奇海獅先生》【波希戰爭十三】:想要打敗強大的保守勢力,除了施行獨裁外,2600年前的梭倫告訴你還有這個選擇.....

梭倫還是要想辦法擺脫貴族勢力,所以他採取了和集權完全相反的手段:他大幅提高雅典人民的權力,接著讓他們來對付貴族。而梭倫找到的新朋友,根據亞里斯多德的分類,他給了這個群體一個全新的名字:中產階級。

神奇海獅先生

續上篇

假如你是執政者,發動了一個希望平息貧富不均的法案,自然而然就會引起國內絕大多數有錢人的反對。而當反對勢力極為強大,眼看整個改革就要失敗之時,左右兩邊的人紛紛勸你:想要保住改革火苗,唯一的辦法就是成為獨裁政體。

你的選擇是什麼呢?

我自己是有點汗顏。坦白說在「改革失敗」和「施行獨裁」兩個選項上,我自己應該是偏向「施行獨裁」。

相信很多人的想法應該都跟我差不多。但是所有的歷史告訴我們,通常變法的結果往往就是-黨爭。黨爭到最後則成為你死我活的戰場,雖然大家早就忘記自己到底是在爭什麼,但是說什麼就是不能讓對方勝利。而結果往往就是軍閥勝利,然後就是軍費增加導致的苛捐雜稅、然後就是百姓起義或是外敵入侵..... 接著,就是覆滅。

雅典衛城。(kojaro.com)

早期的人們在修建城市時,也會選擇附近的山區建造被稱作「衛城」的軍事要塞。一旦外敵入侵時,居民可以撤退到此進行持久戰) 這時的雅典也遭遇了一樣的問題。

《解負令》公布至今已經超過14年的時間,憤怒無比的貴族在雅典衛城附近的戰神山議事會上大喊:

「梭倫!下台!梭倫!下台!」

議事會裡,梭倫為數不多的朋友離開了沸騰的議場,急匆匆轉赴梭倫的寓所,一進去便看見許多人圍繞他。大家都在勸他宣布戒嚴,賦予自己「僭主」的名位,唯有這樣才能保住改革之火。

大家一個接著一個輪番上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理由。

「......不只有雅典這樣!保守勢力實在太難推翻,你必須把權力奪過來!」

「所有希臘城邦,優卑亞、麥帝勒、米利都,全都開始了僭主政治......」

「賢明的人擁有權力對國家是好事。你不能因為厭惡僭主之名,就拒絕做正確的事!」

不過,不管朋友怎麼說,梭倫一概拒絕了成為僭主的提議。他說了一句所有想奪權的政治人物,都要警惕的一句話:

「你們都只看見僭主的高檯,卻沒發現這是一個沒有階梯的王座。」

獨裁是一條不歸路。一上台之後,就沒有任何人可以毫髮無傷的走下台。朋友們眼見梭倫意志如此堅決都急了,對著梭倫大罵:「你這懦弱的傢伙!」 但梭倫仍然堅持:

「為了保全我的故國,不讓僭主政治和無情的暴力從中插手;即使失敗也無愧。」

但梭倫還是要想辦法擺脫貴族勢力,所以他採取了和集權完全相反的手段:他大幅提高雅典人民的權力,接著讓他們來對付貴族。而梭倫找到的新朋友,根據亞里斯多德的分類,他給了這個群體一個全新的名字:中產階級。

正在編寫法案的梭倫(維基共享)

原來當時的古希臘跟中國一樣重農抑商。從事手工業和商業的人基本上就是窮極無奈的結果,誰家兒子要是出去做小買賣或生意,就跟現代的人們聽到別人讀文學院是一樣的概念,立刻抓住自己的小孩來一番機會教育:「你看你不讀書,以後長大就會變得像他一樣沒用......」 但梭倫才不管這一套,身為是沒落貴族的他自己就曾經經商過,早就看出來許多土地已經不再種植傳統的糧食作物,而是像橄欖油、葡萄酒等經濟作物。這種園圃農業只需要相當的方法,即使是中等階級的民眾也可以經營。所以為了獎勵這些經濟農業,梭倫開放了橄欖油的出口。

為了更方便雅典國際貿易,他統一了度量衡;甚至手工藝者也沒被忘記,他制定了許多獎勵和發展手工業的政策,比如說假如父親在兒子年輕時沒有訓練他一門手藝,兒子將來有權拒絕撫養父親。

在獎勵工商的政策下,受益最大的當然就是城市中人數眾多的中產階級。整個雅典商業都開始活絡了起來。在雅典衛城西北的集會廣場上,眾多大小商販叫賣喧天,人們可以在裡面不只可以購買到麵包、水果、蔬菜、香腸等民生必需品,還有陶器、棉布和家具之類的手工藝品。而這一切經濟政策導致的必然結果,就是最終的政治改革- 這一天,廣場上的柱廊上突然多出了16塊白色木板,上面寫著梭倫最新編寫的法律。雅典的九名執政官都必須宣誓:如果他們違背任何一條法律,就得奉獻一個黃金的人像。

眾人一看不得了:梭倫把原本全屬於貴族的政治權利,全都分給了平民!!

梭倫改革的內容圖表(可惜只有簡體版的)對高中生來說一次全部背下來很困難,但一講完改革背後的實際原因,就會變得很好懂了。(圖:網路)

原來,先前貴族不但是靠他們的財產、也是靠他們的政治特權,才能一直維持自身的統治地位。長久以來,雅典的最高政治職位和統治權一直都是由世襲的貴族壟斷。

但梭倫打破了這個原則。從此任何人只要夠有錢,就能取得任何他想要的政治權力!

他將人民依照收入分成四個階層,然後把原本專屬貴族的政治權力交給他們。分類是這樣的:第一階級叫做「五百麥斗」(年收入超過五百斗小麥作物的階級),第二階級為「騎士」階級(養得起馬的階級,希臘缺乏養馬的草原,馬在當時就是超跑的概念)。

這兩個等級可擔任任何政府公職,也可加入新成立的國會擔任議員,但是這兩個階級人數相當少,只佔4萬雅典公民的1000人左右(總人口2.5 %)。根據2018年的數據,在台灣大概就是年收入五百萬台幣以上的等級吧。

第三等級叫做「雙牛」,年收入夠養兩頭牛。這種人佔全雅典公民人口大約4成左右,換算成台灣大概是年收60萬元這樣的等級。可擔任政府低階公職、可進入國會、可從軍。至於收入不到60萬的全部都被歸類為「日佣」,不能擔任公職、不能從軍,但是可以進入國會擔任議員(感覺好像也不錯)。

事實上,也就因為這樣的分配,以致於後世有些人宣稱梭倫的改革為「富豪政治」,並宣稱梭倫的民主為「不完全的民主」,我個人認為其實對梭倫來說並不公平。因為按照財產分配政治權力,的確是當時最合理的辦法。

如果按照比例分配的話,雖然會導致第一階級反對,但梭倫可以同時得到第二三四階層的認同。對第四階層的人來說,雖然跟二三等人還是有所差異,但是總比之前完全沒有強的太多。如果梭倫一下子賦予所有人民同樣的權利,雖然這樣做會獲得第四階級的歡迎,但是這樣做,卻反而會得罪二三級的人民,將這些人往反對改革的那一方推去。而這些人才是梭倫最想要拉攏的對象。

現在,這些人都進入了新國會-公民大會裡面,各自擁有發言權。新的公民大會權力大幅提高,現在它擁有宣戰、媾和、承認條約之權,並且能夠否決貴族議會的所有決議,而最重要的就是:任命執政官的權力。

而就在這時候,梭倫也從他的內線交易醜聞之中脫身了! (未完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