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歐洲之心》馬克宏,酒促總統?!

葡萄酒產業的確是法國的經濟根本,不支持的話就動搖國本。但是,如果放任葡萄酒消費不限制,社會問題層出不窮,耗費國家的醫療成本。銀行家出身、喜歡飲酒的馬克宏如何在 「根本」與「成本」之間定奪?

楊豐銘/中研院民族所博士後研究員

飲酒過量喪命的嚴重性,等同任何一項常見的致命疾病。去年九月世界衛生組織公佈新一期的「全球酒精與健康狀況報告」(Global status report on alcohol and health),再度呼籲各國積極採取有效的限酒措施,像是調漲酒精稅與減少酒精飲料廣告。然而,法國社會卻不這樣認為。

消極的限酒宣導

馬克宏政府今年一月宣布任內要實施的「全國反成癮行動計劃」(Le Plan national de mobilisation contre les addictions),目的在於對抗酒、菸、藥物、網路的沈迷。但是,關於預防酗酒、酒癮的措施,沒有公開說明,也沒有遠景,僅只悄悄地頒布行政命令,加強查緝、禁止一般商店販賣酒精飲料給未成年消費者和懷孕婦女,以及道德勸說酒飲料廠商放大包裝上勸導孕婦戒酒的圖樣。

當全世界談酗酒、酒癮變色的時候,為什麼法國看似聞風不動,事不關己?

由於國情的緣故,台灣普遍對於飲酒有相當程度的禁忌,譬如日常生活中沒有餐桌酒的習慣,加上最近又發生駭人的酒駕肇事,社會風氣傾向以更嚴苛的刑事責任匡正酒醉行為。總之,在這裡談到喝酒,可能惹人厭,更是政治不正確。台灣讀者看到法國政府消極的態度,一定覺得不可思議、猛搖頭。

然而,不只如此。更早之前,馬克宏還以總統的身份帶頭勸酒、促酒......

當全世界談酗酒、酒癮變色的時候,法國卻看似聞風不動,事不關己。(www.themanual.com/)

談葡萄酒的禁忌

談到喝酒,世界上各個族群、文化、區域,都有聊不完的精彩故事。不過,沒有一個地方像法國,看待飲酒這件事,尤其是喝葡萄酒,如此地敏感、認真。只要稍稍褒貶葡萄酒,就不得了。

去年二月,法國電視二台為了配合政府宣導防制酒癮,特別策劃一個叫作「酒,法國禁忌?」(L’Alcool, un tabou français) 的談話節目,本身是醫生的健康部長Agnès Buzyn 直言不諱:「現在的葡萄酒廠商暗示葡萄酒不同其他酒類。可是,就公共衛生而言,喝葡萄酒,跟喝啤酒、伏特加或威士忌是一樣的,沒有差別。有些人刻意讓法國人認為喝葡萄酒有益健康,會帶來其他酒類沒有的好處。這是錯的。從科學角度來說,葡萄酒如同其他酒類 (le vin est un alcool comme les autres)。」

眾所皆知,法國是製造與品飲葡萄酒的泱泱大國,葡萄酒象徵整個法蘭西民族的文明、驕傲;講到葡萄酒,大家習慣聯想到優雅與健康,一旦牽涉到嚴肅的負面形象,馬上會反駁。

節目播出後,特別是「葡萄酒如同其他酒類」這句話,引起許多人不悅。產業界首先開罵健康部長不食人間煙火,藝文界接著痛批不疼惜文化資產。這般的反應果真應證上述的節目名稱:批評葡萄酒是大忌。

本身是醫生的健康部長Agnès Buzyn(左)在節目中直言不諱:「現在的葡萄酒廠商暗示葡萄酒不同其他酒類。可是,就公共衛生而言,喝葡萄酒,跟喝啤酒、伏特加或威士忌是一樣的,沒有差別。」(圖:網路)

與葡萄酒的曖昧關係

「葡萄酒如同其他酒類」的風波適逢一年一度國際知名的「巴黎農業沙龍展」(Salon de l’Agriculture)。馬克宏趁機緩頰:

「我在午餐和晚餐的時候喝葡萄酒。我非常相信老總統龐畢度的公式:不要打擾(愛喝葡萄酒的)人民。年輕人酒醉,有害公共衛生,這是喝烈酒或灌啤酒造成的,與葡萄酒無關。」

他更強調:「只要我是總統,就不會加緊「埃方法」(Loi Évin;1991年,由當時的健康部長Claude Évin促成的菸酒濫用、成癮防治法,是法國當今管制菸酒廣告銷售的基本法)。」

馬克宏偏袒葡萄酒的行為有跡可循。

在總統大選時,為了拉攏葡萄酒大產區波爾多,就曾經說過「沒有葡萄酒的餐點是有點傷感的 (un repas sans vin est un repas un peu triste) 。」

馬克宏政府稍後卻被揭露跟葡萄酒產業有曖昧的關係。原因是他的農業「幕僚」(conseillèr(e),相當台灣的政務委員)Audrey Bourolleau上份工作是法國最大的葡萄酒公關公司暨政治遊說團體「葡萄酒與社會」(Vin & Société) 的執行長,而更早之前,還任職於羅斯柴爾德家族(famille Rothschild)在波爾多的酒莊,與曾經效力羅斯柴爾德家族銀行的馬克宏是舊識。農業幕僚是處理農、林、漁、牧以及鄉村發展等事宜的通才,只擁有葡萄酒產業的資歷可以勝任?綜合以上發言和用人的種種跡象,媒體質疑馬克宏變相替葡萄酒產業辯護、圖利。

今年初,法國農業部長Didier Guillaume也說:「我認為葡萄酒不同其他酒類 (le vin n’est pas un alcool comme les autres)。酒癮是悲劇,尤其是年輕人的酗酒。但據我所知,很不幸地,我沒見過從夜總會酒醉出來的年輕人是喝隆河、波爾多葡萄酒。」 整個法國社會瀰漫著一股促喝葡萄酒的政治正確。

馬克宏偏袒葡萄酒的行為有跡可循。在總統大選時,為了拉攏葡萄酒大產區波爾多,就曾經說過「沒有葡萄酒的餐點是有點傷感的」。(AFP)

喝酒是根本,也是成本

打開俗稱葡萄酒聯合國的「國際葡萄與葡萄酒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sation of Vine and Wine, 簡稱OIV) 最新的年報,西班牙(14%)、中國(11%)、法國(10%)、義大利(9%)、土耳其(7%) 等五國佔了2016年全球50%的釀酒葡萄面積。如果以外銷來作產值的比較,前五大國家分別為法國(82億歐元,合台幣2870億)、義大利(56億歐元)、西班牙(26億歐元)、智利(17億歐元)、澳大利亞(15億歐元)。值得一提的是,第一名西班牙的葡萄面積比第三名法國多了4%,但前者的產值僅是後者的1/3。法國境內的葡萄酒產業帶來56萬個的工作機會,其中的葡萄酒觀光(oenotourisme) 每年更吸引上千萬位的旅客、52億歐元的營業額。

然而,葡萄酒造成的傷害也不容小覷。每年有四萬九千個因為酗酒,譬如酒駕、心臟病、肝病,造成死亡的案例,有60%是因為飲用葡萄酒過量。

諷刺的是,法國葡萄酒產業可以花上4、5億歐元來做廣告行銷,而政府每年僅能支出四百萬歐元作為防治酗酒、酒癮的宣導。

從上述統計數字觀察,葡萄酒產業的確是法國的經濟根本,不支持的話就動搖國本。但是,如果放任葡萄酒消費不限制,社會問題層出不窮,耗費國家的醫療成本。銀行家出身、喜歡飲酒的馬克宏如何在 「根本」與「成本」之間定奪?

再回到台灣,酒飲行為所形成的商機,以及飲酒活動會帶來的失序,平衡這兩者關係不就是我們社會在處理酗酒、酒駕或酒醉暴力當下應該要想到的核心問題。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