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自由限時批》韓國瑜未免太托大了!

◎呂政儒

清大榮譽教授李家同於(18)日在臉書以「我們台灣沒有在鬼混」為題指出,他發現一件令他十分不安的事,那就是「唱衰台灣」,最近有人說我們鬼混了二十年,尤其使他感到痛苦。

韓國瑜這種因「偏聽」唱衰台灣,居然對台灣科學、教育有卓著貢獻,且經常深入民間極富愛心的李家同教授,指指點點,還要他多多傾聽一下民意,毫無謙卑反省之心,其狂妄無知,何能言治市?遑言治國?!

李家同於(18)日在臉書以「我們台灣沒有在鬼混」為題發文,舉出台灣這些年來的進步,並質疑韓國瑜(中)「我們台灣沒有在鬼混」、「一味地唱衰自己的國家,絕對是不對的」。(資料照)

李家同(1939年1月5日一)何許人也。為李鴻章長兄李瀚章的曾孫。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電機及計算機系博士。曾任職美國NCR公司、美國國家衛生總署及美國海軍研究所。更是國際資訊科技(符號邏輯、演算法設計分析、生物資訊)著名學人。1975年放棄高薪返國,進入清華大學任教。還當過清華大學、靜宜大學、暨南大學校長,2011年榮獲教育部頒發一等教育文化獎章。著作等身,謹舉其犖犖大者,例如其中《讓高牆倒下吧 1995》,最為名聞遐邇。作家杏林子在序中,形容李家同的文章是對生命的尊重,「沒有曲折離奇的故事情節,沒有男歡女愛的煽情對話,他的故事平鋪直述、樸實無華,可是不知為什麼,總能觸動你心底最敏感的那一根弦,讓你不得不去省思一些早已在這個社會存在卻一直被我們漠視的現象。」

杏林子說,我們的日子過得太幸福,幸福得讓我們的心逐漸冷漠,逐漸僵硬,我們的心被一堵高高厚厚的牆封閉起來,我們舒適而安逸的住在裡面,假裝那裡就是天堂,然後告訴自己,這個世界沒有悲劇。李家同要把這堵牆推倒,讓我們走出去。

此外,李家同關心雙語教育,著有《學好英文,沒有捷徑 2004》,《李伯伯最愛的40本書 2005》,《專門為中學生寫的數學課本-代數(上下冊) 2006》,《專門為中學生寫的數學課本-四則運算 2006》,《孩子,一個都不放棄 2008》,《大量閱讀的重要性 2010》,2010年,《我們應該有第二次工業革命》,2010年,《人類面臨的重大問題》,《李家同為台灣加油打氣-台灣值得我們驕傲 2016》等等,不一而足,許多是口碑載道,耳熟能詳者。像韓國瑜自辦的「雙語學校」,猶主張在高雄推廣雙語教學,竟不知李教授更是一位身體力行,默默耕耘的學者,豈能不汗顏耶!

像韓國瑜自辦的「雙語學校」,猶主張在高雄推廣雙語教學,竟不知李家同教授(中)更是一位身體力行,默默耕耘的學者,豈能不汗顏耶!(資料照)

李家同亦是最早在大專校院推動增加殘障學生就讀機會、創造無障礙環境者。清華各學系全部開放招收視障學生;成立「盲友有聲書籍服務委員會」,不僅是盲友會的創辦人,也一直是該會的義工與贊助者。代理清華大學校長期間,使清華校譽日隆,在教育部初步完成的十二所國立大學中程校務發展計劃評鑑中,清華大學表現最為優異,在九項考評項目中,囊括七項「最優」,聲譽鵲起。

李家同是有人文關懷的科學家,更是鼓勵大學走出象牙塔,仍應保持學生理想主義的火花,鼓勵大學生踏入社會後仍保有某種程度的純真,都該堅持的理想是什麼?就是:回饋社會!因為大學生能夠受到良好的教育,是很多沒有進入大學的人辛苦工作的結果。大學生除了好好讀書外,還應該參與社會服務活動,若將來會成為社會的領導人物,一定要有服務的觀念。

因此,除了政治活動需小心,以避免被政客利用。而理工科系學生最應閱讀的人文思想書,在研究人類進步的歷史!此一「歷史」,不是帝王將相的變遷,而是人類如何從茹毛飲血的時代進步到現在的文明時代。是何等前瞻開闊的視界!

李家同當年呼籲政府重視盲人教育,除了解決盲人教科書問題,並給予盲人平等的考試機會,各級學校不可拒收盲生,兩年內暫以口試取代筆試,六年內,全國入學考試皆有點字及錄音考卷。結果一一落實,功德無量!清華大學猶率先全面招收盲生,雖然初期每系只收一名,在國內國立大學院校中仍為創舉。盲生和殘障生過去一直被摒棄於大學門外,即使在殘障福利法通過多年後,目前招收盲生的學校,理科僅高雄工專,文科以私校居多,李家同極富愛心,過去每周都會抽空到大雅鄉惠明盲校與后里鄉啟明學校,陪學生散步或教他們讀書。他曾經替一名盲生補習英文慮回后里啟明學校教英文及當義工幫助學生,並從事學術研究工作。後來這名盲生考上靜宜大學外文糸,另外還有一名在新竹德蘭兒童中心的學生,也是經由他的輔導,考取淡江大學外文系,李家同不僅課餘經常幫弱勢孩童補習,並寫出「讓高牆倒下吧」這本蘊涵宗教高貴情操的書,鼓勵下一代行善助人

李家同教授對韓國瑜的高調批評,唱衰自己國家深不以為然。他在臉書上說,「幾年前,我在一個聚會向很多工程師說我希望能看到昂貴的台灣自製設備;兩年以後,我發現台灣很多工具機的價格是一千萬台幣左右;再過一陣子,我又發現了我們有價值一億元台幣的檢測設備。最後,我發現我們甚至有一種價值三億元的設備,而且全世界只有兩家公司和他們競爭。我們評估一個國家的工業水準,可以從這個國家的設備設計能力來看,好的工業國家不是只會利用設備來生產,而是能設計和製造設備,我們已經是一個能夠設計設備的國家!」

他並指出,「大家不要以為我們只在新竹科學園區有很大的進步,我們的稻穀烘乾機賣到了全世界,日本是對稻穀烘乾最挑剔的國家,但他們也買了我們製造的稻穀烘乾機。很多人一再地說新加坡有多好,大家不妨問一個問題,新加坡的公司是他們本國的公司嗎?新加坡唯一重要的半導體部分工廠也被台灣的一家半導體公司所購買;大家都說香港的大學有多好,但是香港各大學的工學院學生在那裡工作嗎?有誰能說出香港的任何一家科技公司嗎?」

李家同說了這麼多,就是讓大家知道我們國家有相當多的人不是在「鬼混」的!靠「鬼混」絕不可能將產品賣到世界各地去,而且這些產品也不是廉價的民生用品,而是相當精密的機械。我們當然應該更加努力,絕不能自滿;應該檢討自己的缺點,從而做出建設性的正面建議。但是一味地「唱衰自己的國家」,絕對是不對的。

李家同教授的一席話,真令人肅然起敬,並感到羞愧,我們到底為國家社會做了什麼?!難到台灣傲人的民主化成就,只是造就一堆政客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