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缺乏大格局的防疫,如何面對複雜難解的動物性傳染病

泰國可以記取禽流感的教訓,用8年的時間改善產業體質,那麼20年過去了,台灣又改善了多少?現在主管機關對於生物安全風險一樣存著僥倖的心態,等到發生問題再來處理,但傷害已經造成的情況下,產業的恢復可能又是8到10年以上的時間,為何不徹底將資源拿來建立獨立生物安全系統,教育養殖者提升獨立生物安全,永續經營產業?

Lin bay 好油

這段期間,非洲豬瘟新聞鋪天蓋地,多數民眾都了解到動物性傳染疾病對於產業的影響。其實,對台灣影響最大的動物性傳染疾病是1997年的口蹄疫,這場風暴讓台灣的食品出口產值從21.3億美金在兩年的時間內跌到只剩下4.61億美金,一年驟減16億美金左右,而且立刻就被日韓追過,這幾年的差距也持續擴大。

1997年的口蹄疫,讓台灣的食品出口產值從21.3億美金在兩年的時間內跌到只剩下4.61億美金。(作者製圖)

但不管是非洲豬瘟還是口蹄疫,對人都不具傳染力,主要的傷害在於經濟,不過有另一類動物性傳染病可能會傳播到人身上影響健康。狂牛症就是其一,是人吃到帶有普立昂(prion)變性蛋白的牛肉產品而感染的病症,最早的病例是在1986年的英國發現,經過了十多年的時間才確定整個機制與受感染的牛有關,而狂牛症也沒有任何藥物可治療,所以預防是最重要的。過去的公衛學者不懂農業及動物,難以得知這類型動物傳染疾病的散佈途徑,到了2000年後,獸醫學者開始和公衛領域的學者合作,對於動物傳染性疾病的研究發展就更加迅速。

當動物領域越來越複雜難解,我們的政府組織跟得上嗎?

不重視畜牧的農業部

廣義的農業分成農、林、漁、牧、四個領域,台灣依照產值大小順序排列分別是農、牧、漁、林。畜牧的產值佔我國農業領域約33%,但過去畜牧一直沒有受到重視,農有署級的單位農糧署、林有獨立組織的林務局、漁有署級的漁業署,那麼畜牧呢?

畜牧是農委會裡的會內單位,沒有獨立的人事及預算,下轄六個科,最主要的業務竟然是動物保護科。主管這樣一個龐大畜牧領域的,卻是農委會裡的一個處級單位,也因此過去畜牧部分一直需要防檢局、中央畜產會、畜試所、家衛所等單位分擔業務。

畜牧是農委會裡的會內單位,沒有獨立的人事及預算,下轄六個科,最主要的業務竟然是動物保護科。(本報資料照)

就算現在農委會要改制成農業部,林務局都可以升格成為署級單位,但一樣沒有畜牧署的規劃,甚至連動物保護科都要升格成為動物保護司,以宣示對動物保護的程度更勝過產業規劃及輔導,政府對畜產的思維落伍,也難怪台灣的產業漸漸跟不上其他國家。

口蹄疫拔針之後就能恢復出口榮景?

口蹄疫在去年七月拔針,如果到今年七月都沒有疫情發生,台灣就可以申請非疫區,未來有機會重返失去已久的國際市場,重回那16億美金的榮景?

但夢想是美麗的,現實是殘酷的,台灣有2,300萬人,養了五百多萬頭豬,日本有1.28億人口,也只養了五百多萬頭豬,日本的豬肉需要依賴進口,每年豬肉相關的進口產值超過30億美金,2017年甚至來到43.8億美金。過去日本的確很依賴台灣的豬肉,但台灣已經把市場空出來20年,就算未來豬肉能夠重新出口,定位又在哪?更何況,台灣從口蹄疫之後不只產業沒有進步,還越來越退步,光一個基本的屠體評級就做不出來,又要怎麼跟人家講品質?而價錢上更是殘酷,台灣的毛豬價大概和別人的生豬價差不多,要講生產的豬肉品質好、安全穩定,但良好農業規範(Good Agricultural Practice, GAP )的覆蓋率又低,如果未來日本食品通路上要求JGAP的等同性認證時,國內又有多少養豬場符合規格?

的確,過去是一個沒有那麼多要求的年代,但日本是一個開放的豬肉進口市場,20多年的國際貿易戰之下,日本當然能不斷要求進口的豬肉品質跟價格,而我們有辦法迅速追上落差嗎?

非洲豬瘟凸顯的不只是禁廚餘問題

眼下,中國已經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擺脫非洲豬瘟了,中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動物性疾病傳染國,什麼動物性疾病只要到了中國,就沒有根絕的可能性,台灣離中國這麼近,自然容易受到影響,如同當年的口蹄疫的病毒株和中國的一樣,這幾年禽流感的病毒株也和中國的一樣。要避免非洲豬瘟,不單只有禁止廚餘養豬,而該用大局觀來看,該如何提升獨立安全系統(Compartmentalization),才是重點,不使用廚餘只是生物安全計畫的一部分。

要避免非洲豬瘟,不單只有禁止廚餘養豬,如何提升獨立安全系統,才是重點。(AFP)

要符合獨立生物安全體系,必須有專業的人才進行管理與生產,政府與學界也應該協助業界建立相關的關鍵管制點(Critical check point),目前多數農產品管理系統都已經導入以關鍵管制點(Critical check point)為基底來構建的生產系統。 要提升獨立安全系統不單只是蓋超高規格的牧場,而是要思考在畜牧場可能產生哪些的危害,該如何避免,並依照每個畜牧場實際的情況因地制宜,務求降低風險。

不管是現在的畜牧處或是未來的畜牧司,說實話,都無法輔導與升級國內的畜牧產業,同時我們也缺少大格局的規劃能力,也沒有一個畜牧署來協助各相關單位,少了畜牧署,就算農委會升級成農業部也只是換湯不換藥,動物保護和畜牧一樣的位階,似乎正說明了文青治國下的規劃,將產業放置在動保的層級,而忘了農業部本身是一個產業輔導單位。

危機就是轉機

不管是1997年的口蹄疫重創台灣養豬業、2003年的狂牛症影響世界或2015年亞洲禽流感風暴,這些例子再再說明,每幾年就可能發生一場大規模的動物傳染性疾病,難道每一次對產業的重擊,只要政府花錢補貼就好?問題是這些補貼再多也追不上損失,因為病原不可能消失,而且只會越來越嚴重。

泰國可以記取禽流感的教訓,用8年的時間改善產業體質,那麼20年過去了,台灣又改善了多少?現在主管機關對於生物安全風險一樣存著僥倖的心態,等到發生問題再來處理,但傷害已經造成的情況下,產業的恢復可能又是8到10年以上的時間,為何不徹底將資源拿來建立獨立生物安全系統,教育養殖者提升獨立生物安全,永續經營產業?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