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禁廚餘養豬:現在沒能力做,疫情爆發後就會有能力做?

危機無法逃避,但有韌性的產業就能化危機為轉機,台灣口蹄疫花了20年才拔針,就說明我們畜產的韌性非常糟。趁疫情還沒爆發之前,利用爭取來的時間設法提升產業使產業轉型,勸導廚餘養豬戶離牧、轉型升級或建立起良好的廚餘飼養制度,就有機會能將危機化為產業提升轉機。

Lin bay 好油

12月22日,為因應非洲豬瘟,蔡英文總統到雲林虎尾視察廚餘高溫蒸煮廠,也與養豬業者進行閉門座談,會後總統表示要協助廚餘業者轉為飼料養殖;翌日,賴清德院長也到台中知名的清水黑豬王的瑞興牧場進行視察,巡視完之後:台灣沒有辦法百分百禁止廚餘養豬,以台中來說,1天就有300公噸的廚餘,如果禁養豬隻,焚化爐無法消化,屆時廚餘無處可去,民眾亂傾倒,流入河川,後果更加難以設想。

為什麼這個議題總統和行政院長會不同調?因為農委會欺上瞞下。

廚餘養豬是一種傳統古老的家畜豢養模式,過去在家戶養殖(Backyard farming)時代用廚餘餵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但隨著時代改變,豢養型態也從家戶養殖轉變成以專業養殖為主,廚餘餵養並不適合專業養殖。由於廚餘是許多病菌的媒介,就算完全加熱也無法改善劣化的品質,加上又有各種衛生的風險,況且,既然人都不吃餿水油了,為什麼人要食用吃餿水的豬呢?在衛生與環境風險的考量下,越來越多的國家禁止廚餘養豬,而黑豬也不是只能以廚餘餵食,西班牙著名的伊比利豬跟日本鹿兒島豬都是黑豬,吃的是飼料跟果實、地瓜。

環衛學者、獸醫界幾乎是一面倒的反對廚餘養豬,但產業代表卻有兩派的聲音,一派支持,一派反對。過去每次負責開會的中華民國養豬協會的代表都是支持派,配合農委會部分支持廚餘養豬官員的圍堵,業界反對廚餘養豬的聲音始終無法被政府高層聽見,但在22號的閉門座談中,反對派的養豬戶的與會代表講出了和總統過去所理解的不一樣內容,這才讓總統了解情況比她所知道的還嚴峻,而且豬農也並非都支持廚餘養豬,於是總統當場指示幾點原則:

1. 未達到標準的廚餘戶,輔導轉型飼料戶。

2. 未來要推動禁止廚餘養殖。

農委會是畜牧產業政策的主導機關,卻從來沒有產業遠景的規劃與協助,對於農委會的官員而言,推動輔導新政策需要投入人力與資源,繼續維持廚餘養豬反而才能省事,讓他們繼續當個太平官,自然會出現這種欺上瞞下的行為。但農委會一個代理主委和一個副主委是政務官,如果連他們都沒有推動政策的決心,底下的人當然是繼續產業扯後腿。賴院長都沒公開說會吃不到滷肉飯了,李退之副主委還在到處講會吃不到滷肉飯。而陳代理主委吉仲說:目前全國有2045場廚餘養豬場,至少有67場沒廚餘蒸煮設備,農委會將優先輔導全部轉為飼料餵豬。依照《廢棄物清理法》(一般廢棄物-廚餘再利用篇) 再利用於動物飼料者,再利用機構應具有高溫蒸煮設備、動物防疫措施及相關設備。高溫蒸煮時應持續攪拌,並維持中心溫度90度c以上,蒸煮至少一個小時。

要用廚餘養豬是有法規規定的最低使用原則,但試問這些小型的養豬場真的有這種高溫蒸煮設備嗎?

事實上,農委會的標準非常寬鬆,只要有個容器可以加熱,都視為是高溫蒸煮設備,如果要認真對設備有基本要求,合格的小型廚餘養豬場大概寥寥可數。

農委會的標準非常寬鬆,只要有個容器可以加熱,都視為是高溫蒸煮設備。(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那麼,陳吉仲之前對於廚餘養豬的態度是什麼呢?他的態度很清楚,就是要繼續推動廚餘養豬。小場業者有加溫上的問題,就修法讓大場可以幫小場煮,如果這樣搞,廚餘養豬要退場就更困難了。而陳吉仲跟李退之沒有產業的規劃能力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由這些兩光人物來率領防疫,難怪台灣的豬農這麼擔心,畢竟這些人過去搞砸的事情可多了。

中國的非洲豬瘟一百年都去不掉?

國內研究豬病的知名教授賴秀穗教授面對媒體的訪問說: 中國可能100年都沒有辦法撲滅疫情。

真有可能那麼嚴重嗎?很遺憾,中國可能一百年都無法撲滅疫情。目前中國的情況當然不只通報的這100多個案例,兩岸的知名動物業界人士評估可能影響可能有上億頭豬,中國目前的疫情十分嚴重。但這有可能導致中國100年沒辦法撲滅疫情嗎?

1963年西班牙工人從非洲豬瘟感染的農場採集的一種小豬蜱蟲(Ornithodoros erraticus)分離出非洲豬瘟病毒,經過多年的研究大家對於非洲豬瘟的散佈越來越清楚,而且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非洲豬瘟病毒其實上一種以蜱蟲為最終宿主的病毒,豬只是一個中間的寄主,研究也發現病毒從非洲肯亞的蜱蟲Tampans傳佈到歐洲的蜱蟲上面。

蜱蟲是自然界存在的動物,東歐的國家為什麼沒辦法根絕非洲豬瘟,原因之一就是病毒已經傳到當地的蜱蟲身上,可能垂直傳染給新生的蜱蟲,再感染到野豬或家豬身上,導致無法根絕。而非洲豬瘟病毒在中國散佈的範圍如此之廣,病毒自然可能散佈到中國的蜱蟲,當病毒進入到中國當地的蜱蟲,進入了野豬循環(圖紫圈處)之後,非洲豬瘟自然在中國就很難根治了。

非洲豬瘟三循環。(作者提供)

非洲豬瘟的病毒在地化

非洲豬瘟的病毒在非洲野豬身上帶原並不會對非洲野豬產生影響,一開始非洲豬瘟的致死率的確是100%,但隨著病毒的演化,目前已經演化出23個基因型,中國的疫情就是和喬治亞、俄羅斯一樣強的病毒株第二型。但隨著病毒的在地化,有可能從百分百死亡的強病毒株,出現死亡率較低的中毒性病毒株,最後出現弱病毒株,弱病毒株的非洲豬瘟病毒死亡率就低,死亡率低散佈性更強,目前弱病毒株僅僅只有血清的抗體呈陽性,但無臨床的症狀,但難保未來不會發展出類似藍耳病病毒(PRRSV)的情況,造成豬隻容易死亡,免疫系統變差,導致豬隻的育成率下降,豬變得很難養。因為病毒進入中國當地的野豬循環,以及未來因為長期是疫區而導致病毒演化為弱病毒株的散佈,在這兩個因素影響之下,中國真的很可能100年也根除不掉非洲豬瘟。

Ornithodoros erraticus
(資料來源:IRNASA, CSIC(Institute of Natural Resources And Agrobiology of Salamanca, of the higher Council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

現在不做,等疫情發生了就有能力做嗎?

動物傳染性疾病已經越來越多,台灣目前許多禽畜舍都是屬於低獨立生物安全系統,就算沒有非洲豬瘟,飼養的動物也曝露在其他動物傳染病的風險之中。泰國2004年禽流感之後,開始推動產業重建,他們的重建不是依照原本的規模再來一次,而是直接建立新的系統,因為他們知道傳統的方式根本無法抵擋禽流感,必須提升禽畜舍的獨立生物安全系統的水準。

產業的提升當然會面臨小養禽場的反彈,如何協助小型養禽場走向專業的養殖雖然痛苦,卻是一條必經之路,泰國政府很清楚,如果不徹底改變,只會陷入禽流感的循環之中,不只產業重創,國家還必須補貼不少金錢用以重建,最後的受害者還是農民跟一般大眾。走向產業的提升這條路,泰國整整做了八年才看到成效,或許無法立竿見影,但產業的提升與改善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

三年前的禽流感風暴,產業的損失與政府補貼超過50億,到現在養鵝產業還沒恢復,我們高獨立生物安全系統的禽舍雖然有增加,卻不夠全面化,今年一樣有禽流感疫情,甚至還有雞農惡意丟棄禽流感的雞隻在野溪,這麼惡劣的雞農政府可以重罰多少錢?依法是6000~300萬,但第一次罰多少?我想大家都懂的。

台灣過去面對口蹄疫重創,重建後的產業當然也提升了不少,但生物安全的腳步能追上現在的需求嗎?

就算要禁止廚餘養豬,也不是說禁就今天能禁,以台灣目前行政的效率,真要推動禁止廚餘養豬,在短時間內當然是件很困難的事情,但如果將時間拉長,難道還是做不到嗎?中國已經不可能在短時間擺脫非洲豬瘟疫情,我們卻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時時防範從中國走私來的受感染肉品,日、韓等國就算邊關失守,都還有國內第二道防禦,台灣的第二道防禦真能防得緊嗎?現在說沒有能力禁止廚餘養豬,要等到疫情爆發再考慮禁止,試問現在沒有能力禁止,疫情爆發了就有能力禁止嗎?現在沒有能理處理廚餘去向的問題,難道等到疫情爆發了就會有能力處理?

奇異果藤潰瘍病Pseudomonas syringae pv actinidiae(PSA)在1992年重創義大利,這使得紐西蘭奇異果有機會崛起成為主流奇異果,但紐西蘭再怎麼防禦也躲不掉在2010年受到感染,但這18年的時間已經讓紐西蘭選育出抗PSA的新品種,讓他們即使有疫情發生,也不影響供應。

危機無法逃避,但有韌性(resilience)的產業就能化危機為轉機,產業的強弱不單看規模,韌性也是非常重要的內涵,台灣口蹄疫花了20年才拔針,就說明我們畜產的韌性非常糟。趁疫情還沒爆發之前,利用爭取來的時間設法提升產業使產業轉型,勸導廚餘養豬戶離牧、轉型升級或建立起良好的廚餘飼養制度,總統願意接受養豬業者、學者、獸醫們的建議,並指示農委會研擬如何輔導跟提升產業轉型未來朝向禁止廚餘養豬的方向前進,環保署也出來開記者會說明他們也有能力處理這些廚餘的部分,既然能力和決心都有了,那麼就有了機會能將危機化為產業提升轉機。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