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恐懼鳥》我只想來次郵輪假期,為何最後淪為中美洲性奴?Amy Bradley失蹤案

當年艾米失蹤案在國際掀起軒然大波,引發不少人對郵輪假期的擔憂。即使時隔多年,艾米去向仍然是不少犯罪論壇的熱門話題。綜合傳媒與民間分析,現行主要有三大推測︰自殺、失足墮海、抓走做性奴、變態殺手。

恐懼鳥

如果你在尖沙咀工作,又或不時閒逛海港城,相信對郵輪一點也不陌生。

那些龐然大物宛如白色海怪般,矗立在尖沙咀海旁。其燈光閃爍的外觀即使處於高樓林立的維多利亞港仍然氣勢如虹。事實上,縱使廉價航空盛行,不少港人還是選擇郵輪作為他們的旅遊工具,騎著這些海怪穿過汪洋大海,到風光明媚的異地海港旅遊。當然裡頭裝潢華麗建築、多采多姿娛樂也是吸引他們的原因。

然而非常少人留意到,甚至想也沒想過,這些白色郵輪背後,可能蘊藏住數之不盡的罪惡。

過往有乘客成立了「國際遊輪受害者(international cruise victim)」網站,講述郵輪公司如何因為監管不力,使他們成為各種犯罪的受害人,例如走私毒品、偷竊搶劫,甚至非禮強姦。

但比起接下來介紹的Amy Bradley個案,上述罪惡都是小事一樁。因為它告訴我們一旦不慎,不單止你的郵輪假期毀了,甚至被賣到偏遠的南美小國淪為性奴....

艾米·布拉德利(Amy Bradley)在百般不願情況下,登上了郵輪「海洋狂想曲號(Rhapsody of the Seas)」。

艾米是一名蓄著烏黑短髮的女大學生,年僅23歲。她剛從大學畢業,找了份工作,亦領養了頭鬥牛犬,準備開展她人生下一章。艾米同時間是一名專業泳手兼救生員。

但即使有卓越泳技,艾米還是很害怕面對浩瀚大海。所以當初父親提議來個郵輪假期時,艾米幾乎一口拒絕。但在父親與弟弟再三擔保「萬大事有我們」下,最後在98年3月21日,艾米還是陪同家人登上了皇家加勒比遊輪。

出乎意料地,艾米發現自己還頗享受郵輪的環境,只是有少許暈船浪罷了。船隻首先前往阿魯巴島,然後在3月23號晚上停泊到古拉索(Curacao)碼頭。當天晚上,布拉德利一家在甲板吃過晚餐後,艾米便與弟弟布拉德(Brad)到郵輪夜店狂歡。

艾米在夜店結識到藍蘭花樂隊的貝司手阿利斯特·道格拉斯(Alister Douglas),一名外號黃色(Yellow),身材魁梧的拉丁男子。兩人意外地傾得很投契,在舞池揮灑熱汗。直到凌晨三時半,艾米才與弟弟布拉德回到房間。

返到房間時,艾米向父親羅恩(Ron)抱怨酒精與暈船浪讓她感到不適,決定今晚在陽台睡,吸收下新鮮空氣,然後眾人便各自上床睡覺。大約五時十五分,羅恩朦朧中醒來,瞥見陽台外的女兒像嬰兒般睡得酣甜,於是又安心返回夢鄉。

羅恩做夢也想不到,這將是他人生看到艾米的最後一眼。

四十五分鐘後,羅恩再次醒來。他準備叫醒家人起床吃早餐時,卻發現通往陽台的玻璃窗不知何時打開了,外面的艾米也不知所蹤。唯一確定的是,女兒換過衣服,沒有穿拖鞋,拿過香煙與火機便匆匆離去。因為這實在不似艾米平日作風,羅恩開始擔憂起來,連忙叫醒其他家人到船艙尋找艾米的蹤影。

布拉德利一家來到控制室,要求發廣播尋找女兒,但郵輪職員以時間太早,怕吵醒其他乖客為由拒絕。他們卻拒絕將船駛離碼頭,或在出入口增添人手,防止有人綁架艾米離開。

當他們終於同意發廣播,那時候已經八時正,很多乘客已從碼頭離開,最佳時機已經錯失。即使在往後時間,郵輪船長亦不願意向其他乘客知匯有女子失蹤,表示會令其他人不開心

直到翌日FBI上船調查,那時候郵輪還有艾米去向的線索已經所剩無幾,只知道艾米最後行蹤在當日六時正。閉路電視看到她離開房間後,與昨晚結識的道格拉斯一起。有目擊者說看到道格拉斯遞給艾米一杯類似咖啡的黑色飲料。亦有目擊者說道格拉斯最後是獨自一人離去,並不見艾米陪同。

至此之後,再沒有任何艾米在船艙的目擊報告,如同微不足道的水滴,蒸發在這片浩瀚大海。

艾米在夜店結識到藍蘭花樂隊的貝司手阿利斯特·道格拉斯(Alister Douglas),一名外號「黃色(Yellow)」,身材魁梧的拉丁男子。兩人意外地傾得很投契,在舞池揮灑熱汗。直到凌晨三時半,艾米才與弟弟布拉德回到房間。

當年艾米失蹤案在國際掀起軒然大波,引發不少人對郵輪假期的擔憂。即使時隔多年,艾米去向仍然是不少犯罪論壇的熱門話題。綜合傳媒與民間分析,現行主要有三大推測︰自殺、失足墮海、抓走做性奴、變態殺手。在接下來的篇幅,我們會逐一分析。

1、自殺/失足墮海

「喝醉酒第二朝未酒醒,在甲板吸煙時失足墜海,過度恐慌的家人誤以為女兒被拐走。」這起來合情合理。雖然沒有強力證據去反駁(或者索性用權威形說服:FBI不覺得這樣),但細思一下,仍然有不合理的地方。

首先艾米雖然喝了酒,但她出走時已經睡了數小時,而且家人睡前亦不覺她是失去理智那種爛醉。況且閉路電視拍到她失蹤前步伐正常,還與道格拉斯有接觸,更交談過一段時間,所以我們很能確定她失蹤時是酒醒的。

至於另一個自殺論,FBI曾經為艾米做過「自殺側寫」,搜尋她船倉與家中所有私人物品,詢問家人朋友,有否精神病記錄,再描繪她出心理狀況。他們得出結論是艾米自殺或逃亡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縱使我們未知報告詳細,但憑籍已釋出艾米在船上寫給朋友的信件,字裡行間流露的熱情,連買給朋友手信都準備好,再加上還有狗狗與新工作在等待她,都感受到她對生活的期盼。

再者,我們不忘艾米是害怕大海,所以無論她是醉是自殺,都很難令人說服她會主動走近海邊,跨過欄杆再墮海。

2、抓走做性奴

性奴論是民間廣為熱傳的推測,主要原因是在艾米失蹤後幾年,有數份駭人聽聞的疑似目擊報告流出,而裡頭內容無一不是指向艾米被人口販賣集團抓到中美洲做性奴。

第一份報告在98年8月,一名叫大衛·卡邁克爾(David Carmichael)的加拿大人在古拉索沙灘渡假時,看到兩男一女經過,看起來很平常。但當女子聽到大衛與朋友用英語交流時,她突然轉過頭來,用熱切的目光望向他,然後悄悄朝他走近。

可惜正當女子想開口說話時,另外兩名男子察覺異狀,立即上前把女子夾走到一間陰暗的轉角餐廳。女子沒有反抗,但直到消失在門後前,她那些無助的目光一直沒離開過大衛。

大衛說自己一直不知道艾米失蹤案,直到某次看到犯罪節目,看到艾米的照片時才想起古拉索那名女子,因為兩者身上都有數個顯眼的刺青。而且當大衛向父親羅恩報告時,他亦能說出只有在近距離看過才說到的刺青細節。

另一份報告在99年1月,一名海軍軍官聲稱在古拉索一間妓院遇到艾米。據說艾米認出那名軍官是美國人,於是告訴他真實名字,並說自己被人抓到這裡做性奴,希望能把訊息帶回美國。

軍官雖然當時答允,但最後擔心被人得知召妓會影響升遷,而選擇沉默不言。直到數年退休後才聯繫布拉德利一家。但那時候,妓院已經因為一場神秘大火而付之一炬。

第三份報告在2005年,目擊者是一名叫朱迪·毛雷爾的女士。朱迪說事發時她在另一個中美洲島國巴巴多斯(Barbados)的一所女廁裡,突然聽到數名男人衝入女廁,所朝隔離廁格叫喊︰「下一筆交易即將來,你給我乖乖去做不要搞砸啊!」然後便離開。

數分鐘後,被嚇壞的朱迪小心翼翼離開廁格,看到一名三十多歲的女人蜷縮在洗手盆下,樣子既絕望又驚慌。那名女子啜泣地告訴朱迪,她是來自弗吉尼亞州的艾米。 但話聲未落,那些男人又衝進來,不理會女人反抗強行把她拖走。

驚恐不已的朱迪馬上逃離現場,並向當地警察報告了她的經歷。她後來亦向FBI提供了那兩名男子的描述,製作出通緝圖。然而圖片上的男子直到現在仍然沒找到,更不用說艾米。

但眾多報告裡,最可怕的莫過於05年一封電郵。那封電郵寄到布拉德利一家為艾米開設的網站,裡頭有兩張照片。兩張都是一個疑似艾米的女人,在鏡頭前擺弄性感姿勢,展露豐臀與雙乳,然而神情卻是恐慌與害怕。

寄件人來自一慈善組織,專門瀏覽色情網站找出疑似人口販賣受害人,而且他們在一色情網站找到這名與艾米很相似的女子。但你知道最恐怖的哪是一個怎樣的色情網站?

加勒比海色情旅遊網站。AdultVacationGateway.com

一個專門在加勒比海島國搞性愛旅遊,價錢為2500美元7晚。他們會提供數十名妓女讓你在渡假村任意享受,而這名叫Jas的女子便是他們其中一個商品。縱使相片看起來很八十年代,但至少網站聲稱的拍照時間為2003年,在艾米失蹤之後。

布拉德利一家隨即把相片傳送給FBI,後來亦在不同新聞節目播出,經過無數專家鑑定,當中有幫FBI辦事的面相專家,他們一致認為相中人是艾米(但我們姑且抱持懷疑態度)。然而礙於法律及程序引致的延誤, 在FBI成功拘捕網站主人前,他們已經捲蓆而逃。

相片也勾起布拉德利一家一些詭異的回憶。早在艾米失蹤前,他們已經察覺船員們對艾米展露非比尋常的興趣。他們幾乎在第一次見艾米,已經用一種很老朋友的語調跟她說話。

更加詭異的是,當船隻停泊在阿魯巴島,其中一個船員更直接問父親艾米去了哪裡。父親羅恩立即警覺起來,反問他們找艾米所謂何事。那船員說他們想帶艾米到Carlos and Charlie's,一所在05年亦發生過旅客失蹤的碼頭酒吧。

當稍後艾米回來,父親問她是否與船員熟絡得一起去酒吧。艾米決斷地說︰「我不會與那些船員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他們令我毛骨悚然。」

所以艾米真的從踏上甲板一刻,便被一個寄居在郵輪的人口販賣集團盯上,然後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把她綁到中美島國做性奴,任人凌辱嗎?

這聽起來很像電影情節,有夠匪夷所思,然而郵輪刊物編輯Steve Reeves就曾經這樣說過︰「加勒比海南部一直流傳住性奴的謠言。在海事界,年輕白人女性在外國採購者非常搶手是眾人皆知的事情。」

「甚至有傳言遊輪行業一些不良分子與人口販子進行秘密交易,讓他們挑選目標,再提供目標的資訊,甚至安排罪犯上船來賺取大筆款項。」

在艾米失蹤當晚,有記錄指郵輪便放一批陌生人上船在夜店與餐廳徘徊。

艾米·布拉德利(Amy Bradley)。FBI失蹤人口圖。

3、變態殺手

雖然性奴論是艾米案裡最熱門、最受公眾認可的一個推測方向,但就小編個人來說,我不太相信艾米失蹤是人口販賣集團所為。千萬不要誤會,人口販賣是真的存在,即使這一刻仍然有過千萬名受害人。

但就艾米是否成為性奴來說,小編卻認為有兩個值得懷疑。首先,支撐性奴論有很多來自疑似目擊報告,但在布拉德利一家用高額金錢獎賞任何情報時,這些只有口述的報告真實性實在令人質疑。

其次,綁架艾米亦不像尋常人口販賣集團所做的事。人口販賣集團,講到底是一夥講求利益的商人,只是他們買賣的是罷了。為了讓工作順利,他們會很理性地選擇一些風險很低的人做目標,例如離家出走的少女、窮人小孩、離鄉獨居的女子。這些目標易下手,其失蹤亦不會引起太多人注意。

反觀艾米的情況,不單止家人常陪她左右,還是個美國白人。一來很難抓,二來她失蹤必惹來FBI與傳媒關注...況且艾米又不是國色天香。這非理性程度好比2018年還持槍打劫銀行拿現鈔,高風險但利潤低。

所以小編認為在如此情況下還要抓艾米的人,必定衝著她有很強烈的執念。這裡還有一點可以佐證︰艾米失蹤當晚,布拉德利一家在甲板餐廳用膳,餐廳職員會幫所有食客拍照,然後即刻沖曬出來張貼在手信店賣。但艾米母親發現在眾多照片裡,凡是有艾米的所有照片都離奇地不翼而飛....

這聽起來很像變態跟蹤狂的所為吧?

但誰人會是兇手呢?道格拉斯與那個古怪侍應都是首當其衝的嫌疑人。曾經有夜店客人看到道格拉斯當晚向艾米提議進一步親近時,被她狠狠地拒絕而惹來不快。但道格拉斯在這些報告到FBI手前,便通過了測謊機審問,之後就再沒怎樣進一步調查。至於布拉德利一家提到那個古怪侍應,其身份一直沒在調查公開。

所以小編個人推測,艾米當日原本只想外出抽煙(只帶香煙,沒穿拖鞋),但後來發現沒帶房門鎖匙,又不想拍門吵醒熟睡的家人,於是在附近閒逛。她就是在這時候遇上兇手,但至於是被道格拉斯下藥誘拐(曾給艾米一杯黑咖啡),還是被古怪侍應強行拐走(因為艾米對侍應有警覺,所以不可能是誘拐)?由於證據所限,小編實在給不到更多的推論。

但無論真相是自殺墜海、被抓走做性奴、抑或是跟蹤狂所殺,我們都能確定一點︰隨著案件轉眼間過二十年,無論艾米是生是死,這郵輪故事都再不可能有美好結局。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恐懼鳥 我只想來次郵輪假期,為何最後淪為中美洲性奴?Amy Bradley失蹤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