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禁巴拉刈,技轉國外已上市的產品技術:另類台灣(農業)之光

從替代藥劑事件中,完全確認民進黨執政的問題。這些毫無專業的政務官,不專業卻又不敢讓外頭的人發現自己一點也不專業,把事務官的話當成金科玉律,事務官的建議通通照單全收,卻從來沒想過一個政策實施茲事體大,本來就應與產、學界求証事實再三。

Lin bay 好油

民進黨的農業三寶目前剩下陳吉仲高升代理主委,兩年時間的等待,終於盼到成為台灣農政單位第一人。只不過這個第一人是踏在多少農民的苦難之上,也難怪今年農民會如此反彈,農業縣一敗塗地。

兩年時間的等待,終於盼到成為台灣農政單位第一人。(圖:取自網路)

陳吉仲在上周林聰賢的歡送會上表示:

主委在去年2月上台,但當時禽流感,而且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禽傳人H5N6病毒,那一次主委做了7天禁宰禁運的決策,試問所有畜牧界,大家知道現在這病毒不存在在台灣了嗎?這個功勞從來沒有人知道,但歷史會記上一筆,若不是有領導者的格局,是不敢做下去的,因為多少人反對7天禁宰禁運。

又說台灣每一年在農村有超過250以上的人喝巴拉刈自殺,而且救不回來,主委把巴拉刈禁掉了,兩年內藥毒所、農科院,已經要把替代藥做出來,這對農藥管理的安全,不用記在歷史上面嗎?

陳吉仲口中的林聰賢有這麼棒?是不是大家都誤會他了?

官場黑暗,除了權力鬥爭就是比誰臉皮厚。當年禽流感提出禁運禁宰建議的是台大教授賴秀穗,林全院長當時接受賴教授的建議,堅持一定要禁運禁宰7天,但當時的防檢局長黃德昌認為若不將白肉雞、蛋品等排除在外,將會天下大亂,這件事後來是由業界代表與總統府聯繫,說明整個事情的嚴重性之後,由府方下令,最後才拍板排除白肉雞、蛋品等項目,以避免接下來的民生問題。當時的林聰賢甚至當面酸黃德昌:你是防檢局局長,不是畜牧處處長,沒你的事幹嘛插手。結果收割起來倒是臉不紅氣不喘。幹話王的性格就是如此,追求第一個家禽全面禁運的歷史高度,不管民眾死活的官僚樣,在陳吉仲的嘴裡就成了領導者的格局,想要升官的真的該好好學習。

另一個是巴拉刈造成的問題。請問兩年內替代藥劑真的做出來了嗎?一支農藥的研發需要多年時間,但台灣官方就是有辦法在兩年內做出一支替代藥劑,天生神力,無人能及(當然臉皮之厚也是)。

禁巴拉刈為環境友善?

去年五月十二日農委會主委林聰賢突然宣布:基於對環境友善,將於7月起全面禁用農藥巴拉刈(Paraquat)。如果真要講對環境友善,巴拉刈對於環境還真的是很友善。巴拉刈最後的分解物是氨、二氧化碳、水,這幾樣東西怎麼會對環境不友善呢?但巴拉刈的爭議在於它的劇毒性,只要是喝巴拉刈自殺,幾乎是回天乏術,所以醫界過去一直呼籲政府禁這支藥,那麼,農委會宣布禁這支藥和環境友善又有什麼關係?禁了巴拉刈之後,結果今年喝固砂草自殺的人數增加了,到底是這些農藥讓人活不下去?還是現在的從農環境讓人活不下去?

如果真要講對環境友善,巴拉刈對於環境還真的是很友善。巴拉刈最後的分解物是氨、二氧化碳、水,這幾樣東西怎麼會對環境不友善呢?但巴拉刈的爭議在於它的劇毒性。(圖:網路)

巴拉刈在台灣有兩種用途,其中一種就是廣為人知的除草劑,台灣目前有三種廣用的非選擇性除草劑:巴拉刈、固砂草、嘉磷塞,禁了巴拉刈之後,就只剩固砂草跟嘉磷塞可以使用,農民所面對的是成本大幅提高和藥效大幅降低的困境。這幾年人工飆漲、肥料、農藥等各種成本不斷攀升,就連紙箱都在今年飆漲了3成左右,成本不斷上升,但菜價卻屢創新低,今年北農截至目前拍賣交易額只有112億,將創下七年來新低,已經賺不到錢了,還要在農藥上被扒一層皮,農民怎麼會沒有怨言。

今年北農截至目前拍賣交易額只有112億,將創下七年來新低。(作者製表)

而巴拉刈另一個用途是紅豆的落葉及乾燥處理,這種處理的准用藥劑有巴拉刈跟氯酸鈉,紅豆的種植上需要使用乾燥藥劑,讓植株均一、快速乾燥,才不會卡住收割機進而影響紅豆品質。而氯酸鈉一公頃需使用的量在15公升左右,一公升的藥劑成本約為300元,每一公頃的費用高達4500元,花費遠比使用巴拉刈來得高。此外,氯酸鈉會造成土壤鹽化,加上效果又沒巴拉刈好,所以紅豆農民對於禁用一事反彈很大,也因此農糧署只好祭出補貼,補助施用氯酸鈉做為落葉劑的農民每公頃6,500元。想辦法製造農民的不便之後,再來撒幣解決,這倒是坐實了不是自己出的錢,花起來才痛快的真理。

之後,農委會轄下的研究機構就推出了一款新型乾燥劑「NA-yci1紅豆植株乾燥處理劑」,對外號稱毒性低、效果好,一公頃施用成本只要2,500元,比巴拉刈還好用,可以做為替代品。

「技轉」國外已上市的產品技術,堪稱台灣之光

「NA-yci1紅豆植株乾燥處理劑」為什麼可以這麼神?其實原理很簡單,植物的表面都有蠟質結晶,這個蠟質表面是植物第一層的保護機制,可以保水、抗輻射、抗病蟲害等,而這款乾燥劑主成分就是短鏈脂肪酸,短鏈脂肪酸可以用來溶解調植物表層的蠟質,當表層蠟質被溶解了,失去保護的植物細胞就沒辦法保水,就會死亡。

短鏈脂肪酸在自然的環境下會分解成短鏈酸醛類,最後產物是二氧化碳跟水,所以對於環境的影響非常小。這個原理就和苦煉油濃度過高加上太陽太大時就會造成日燒的效果一樣。

玫瑰花瓣氣孔表面的蠟質結晶。(圖取自WIKI)

那麼,現在我們知道「NA-yci1紅豆植株乾燥處理劑」這款藥劑是真的有效,農委會旗下的研究單位果然是超英趕美,原來我們還能獨創出這麼有環境友善概念的藥劑!當然不是,這款產品早就是國外使用的植物保護資材,都已經商品化了,台灣官方現在要技轉這個配方,果然臉皮之厚,無人能及。

農藥大廠陶氏(Dow)早就有一支除草劑產品叫做「鐮刀」,主要成分就是壬酸(Pelargonic acid)。這支產品的原理與效果和「NA-yci1紅豆植株乾燥處理劑」一模一樣,是我們偷竊別人的智慧,宣稱是自己的發明,甚至大言不慚說要開放技轉?還是農藥大廠陶氏其實是盜取台灣官方的研究心血?

陶氏除草劑「鐮刀」的介紹。(資料來源:陶氏官網)

除了陶氏有這類產品外,作物保護公司Belchim也有類似的產品Katoun,同樣也是壬酸類的除草產品。

除草劑Katoun的介紹。(資料來源:Belchim官網)

這類短鏈脂肪酸除草的應用在國外早已有相關文獻記載,甚至有人早在2014年就已申請技術專利,而且這類型的壬酸除草劑也有廠商向官方單位申請登記為免登記植物保護資材,對照農委會說自己花費三年研發出來,牛皮吹破了自己不害羞,農民都幫農委會覺得害羞了。

被事務官唬弄,還幫忙吹牛皮

禁巴拉刈是趨勢,畢竟劇毒農藥退場是全球農業產業潮流,但農藥的退場不該如此粗暴。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主委只是靈光乍現,說禁就禁,整個農政系統都賠下去為這個糟糕的政治決策服務。先喊出希望兩個月後禁,後來發現程序上農藥不是大主委說想禁就禁,依照程序要等到108年2月1日才禁用,結果是堅持專業,反對巴拉刈這樣粗暴退場的局長寧可求去,公務部門面對大主委這樣的官威只能噤若寒蟬。當官員背棄專業與外行的政客同流合汙時,犧牲的當然就是廣大的農友,農友們用選票來做反抗,民進黨一點都不冤。

從替代藥劑事件中,我完全確認民進黨執政的問題。這些毫無專業的政務官,不敢讓外頭的人發現自己一點也不專業,於是把事務官的話當成金科玉律,對於事務官的建議通通照單全收,卻從來沒想過一個政策實施茲事體大,做為主官,本來就應與產、學界求証事實再三。

農委會吹牛的替代新藥只不過是把國外廠家的商品拿來重製,就能洋洋得意說成是自己的新研發,掌握全國農業龐大資源的政務主官被事務官如此唬弄,卻渾然不知情,竟然還公開拿來大吹牛皮,當成是國產新研發。為了造福農民,這樣偉大的產品應該要快點上市,何必等什麼技轉再商品開發,只要通過外國廠商的免登申請就可以上市使用了,陳代理主委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嗎?

只有毫無專業、粗糙的瞎搞,對於提升產業半點能耐都沒有,反正捅了簍子,只要撒(納稅人的)幣解決就好。最後,農委會為了平息粗暴的禁巴拉刈政策所造成的農民反彈,以免費提供所謂的「新」藥劑外加一公頃3,000元補助金、用氯酸鈉一公頃補助6,500來了事。

做了一個糟糕的決策,最後動用納稅人的錢來收拾爛攤子就算了,竟然還可以被這樣功歌頌德,這種當官的專業,想必有點羞恥心的人,一輩子都跟不上。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