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薇拉夫人的國際關係料理藝術》烏克蘭向俄羅斯宣戰背後的「戰略算盤」

烏克蘭人只想選擇一條輕鬆的路走,而不去思考國家的未來發展,是最大問題。未來新的執政者要能落實轉型與改革,擺脫依賴他國的慣性,朝向獨立自主的方向前進,才有新的希望。烏克蘭的經驗值得大家警惕。

黃惠華

2018年11月25日,烏克蘭海軍的三艘船非法越過俄羅斯國界,前往克赤海峽(Strait of Kerch)。俄羅斯聯邦安全局認定「烏克蘭海軍3艘軍艦在黑海海域的挑釁行為,目的明顯是為了挑起衝突」。烏克蘭稱事先已將通行計畫告知俄方。俄方對此予以否認。烏克蘭國防部聲明稱「在這場對峙中烏克蘭有兩艘小型炮艦和一艘拖船受到俄羅斯特種部隊船隻的攻擊」。烏克蘭總統辦公室稱「俄羅斯對烏克蘭軍艦所採取的行為目的是蓄意加劇亞速海與克赤海峽緊張局勢的侵略行為,並呼籲國際社會譴責並對其實施新制裁」。根據俄方說法「俄羅斯海岸警衛隊嘗試過各種方式阻止烏克蘭的挑釁行為後,不得已開火,隨後俘虜了3艘烏克蘭艦艇與艦上船員」。

這是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後,俄烏兩國情勢最緊張的情況,並引發國際關注,一般說法是歸咎於烏克蘭即將舉行總統大選,現任的總統波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民調落後,試圖製造俄羅斯攻擊烏克蘭的假象,拉抬自己的聲望。

如何客觀看待這場軍事衝突?必須從2014年克里米亞半島加盟俄羅斯聯邦說起,這對於烏克蘭來說是一場地緣政治的災難,不但失去該區的地緣優勢也失去重要港口,失去地緣優勢的烏克蘭,開始重新調整對俄羅斯軍事戰略,試圖重新取回國家戰略優勢。

烏克蘭海軍的三艘船非法越過俄羅斯國界,前往克赤海峽。俄羅斯聯邦安全局認定「烏克蘭海軍3艘軍艦在黑海海域的挑釁行為,目的明顯是為了挑起衝突」。(EPA)

2015年5月26日,根據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總統法令,烏克蘭國家安全戰略重新定義其基本目標:

1.為恢復烏克蘭現有邊界的領土完整而戰鬥;

2.退出俄國的武器系統;

3.改革所有國防與安全結構;

4.加入歐盟與北約。

根據該戰略,2015年9月2日總統令通過新的烏克蘭軍事學說:

1.俄羅斯是主要敵人透過各種手段摧毀烏克蘭的國家地位,或者佔領部分領土。

2.烏克蘭必須為解放俄羅斯所佔領的頓巴斯與克里米亞領土而戰鬥。

3.改革安全機制,為加入歐盟與北約制定軍事目標:根據北約標准進行各領域改革,從軍隊管理與招募開始。建立與北約特種作戰部隊的物流系統、軍工綜合體、情報與作戰訓練的相同標準。

烏克蘭準備與俄羅斯進行全面戰爭

2018年2月烏克蘭總參謀長穆真科(Viktor Muzhenko)在烏克蘭自由電台表示:

「專家預測三年內可能與俄羅斯進行大規模戰爭,對此針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大規模侵略,進行不同條件與各種規模的挑釁行動與大規模行動想定,對此已經制定了各種方案的計劃,考慮到烏克蘭周圍存在的威脅,為保衛國家而準備,烏克蘭需要隨時準備好擊退侵略行為。無論在此時此刻、明天、一周、一年、三年內做好準備,直到威脅消失為止。烏克蘭當局在頓涅茨克與盧甘斯克地區完成反恐行動,改變該地區軍事行動格局,將繼續執行聯合部隊行動。為了落實聯合部隊行動,官方特別設立總部。所謂格式改變是允許更有效地在法律框架內使用烏克蘭武裝部隊的武裝部隊。烏克蘭武裝部隊有了新的軍事裝備,先進的武器包括反坦克系統(Stugna, Corsai)。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國家正在幫助重建烏克蘭….」。

新海軍戰略也在尋求新機遇,2018年6月20日在烏克蘭國防大學舉行「國家海上戰略、發展與實現烏克蘭的海洋潛力」國際論壇,會中討論就黑海地區安全問題及俄羅斯新帝國主義對東南歐影響等議題進行所表達的意見與倡議。烏克蘭當局對於黑海周邊區域情勢一直保持高度的關注。

烏克蘭現任的總統波羅申科。(112 Agency)

海洋戰略是一個國家的國防戰略重要組成部分是確保航行安全,與外界的海上通訊,在專屬經濟區內進行經濟活動等。克里米亞加入俄羅斯聯邦之後,俄羅斯取得該區的制海權,進一步擴大經濟活動空間,接收了克里米亞半島上所有基礎設施,取得了對自己的有利條件。相反的,烏克蘭失去沿海基礎設施與海軍基地系統,等同於失去海上戰略優勢。

目前烏克蘭的主要海運出口貨物主要由五個海域的港口:敖德薩、尼古拉耶夫、赫爾松、扎波羅熱與頓涅茨克,該區經濟發展取決於海運運輸,尤其是港口的工作。由於烏克蘭是世界上主要的糧食生產國之一,進出口貿易攸關國民經濟發展與國家安全,如何確保海上安全至關重要。

儘管俄羅斯否認對烏克蘭發動戰爭,但俄羅斯的實際作為,包括暗助烏東分離主義、強化黑海艦隊的軍力、不時在兩國邊境舉行軍演、建立克赤跨海大橋、強化克里米亞半島及亞速海的軍事設施等等,許多專家認為這是俄羅斯採取多層次混合戰爭,不僅只是針對烏克蘭,目的是針對整個西方國家。

烏克蘭的經驗值得警惕

由於烏克蘭總參謀部領導層缺乏戰略技術與能力,波羅申科為了解決此一問題,聘請美國智庫蘭德公司,與烏克蘭專家,政府官員、國家發展委員會、北約組織建立合作框架,為烏克蘭量身打造一個新國防部與烏克蘭武裝部隊的改革戰略。蘭德雖然提出許多改革方案,但礙於烏克蘭有限的國防預算、軍力、軍備及國情使得改革推動相當困難,成效有限。顯然美式軍事戰略文化與還保有蘇聯遺緒傳統的烏克蘭軍事文化有所衝突。

烏克蘭對俄羅斯戰略很明顯是聯合西方對抗俄羅斯,烏克蘭則是扮演圍堵俄羅斯的輔助功能的角色。俄羅斯的烏克蘭戰略顯然是反制美國北約對俄羅斯的圍堵政策,但烏克蘭新的大戰略並沒有隨著新的軍事改革而有所提升,烏克蘭如何在未來三年內與俄羅斯打贏一場全面的戰爭奪回失土,還是一大問號。

烏克蘭位於歐洲與俄羅斯之間,俄國與歐盟的競爭牽動三者關係,歐洲對東歐採取睦鄰政策,成為俄羅斯的地緣政治的對手。對俄羅斯而言,俄羅斯與獨立國協關係具有特殊的歷史關係,是不可分割的一部份。2011年俄羅斯總統普欽(Vladimir Putin)倡議由前蘇聯加盟國組成歐亞經濟聯盟(EAEU),力推區域經濟整合進程。依據此一政策,烏克蘭自然是俄羅斯爭取的對象之一。但如今,烏克蘭不但未加入歐亞經濟聯盟,還退出獨立國家國協,也放棄使用俄國武器系統。未來烏克蘭強化與歐盟、北約關係,烏克蘭仍舊必須承受來自俄羅斯的壓力。

烏克蘭新的大戰略並沒有隨著新的軍事改革而有所提升,烏克蘭如何在未來三年內與俄羅斯打贏一場全面的戰爭奪回失土,還是一大問號。(AFP)

根據2018年9月份俄羅斯列瓦達中心(Levada)與基輔國際社會學研究所(KIIS)針對俄羅斯與烏克蘭人民對彼此的觀感進行研究調查,根據民調數據顯示,烏克蘭人對俄羅斯的態度有顯著改善;俄羅斯人烏克蘭態度幾乎沒有改變。48%的烏克蘭人對俄羅斯感覺是好的;33%俄國人認為烏克蘭友好。烏克蘭學者邦達連科(Konstantin Bondarenko)表示「烏克蘭人對戰爭感到厭煩,每個人都清楚,即使是百年戰爭也會有結束的一天,人們希望通過外交手段而不是軍事手段來解決衝突,只有改變公共關係才有可能」。

結束烏俄戰爭狀態只有替換現任執政者,才有改變的希望。

根據最新評級,波羅申科民調支持度低於10%,反感度最高,連任機會不高。在烏克蘭,執政者鞏固政權取決於外部勢力,尤其是歐美的態度,而非總統、政府與議會,波羅申科政治藝術在於,善於利用矛盾與分歧,取得自己的政治與經濟利益。另一方面,波羅申科的反對派陣營訴求擺脫烏克蘭政治的脆弱性,以取代現任總統執政不佳的形象 。

未來烏克蘭新任領導人應該重新思考如何調整對歐盟、俄國的政策,找到相對應的方法與機制,改變與俄羅斯、歐盟的合作方向,建立起平等、互利關係,保持獨立性,才能爭取最大的發揮空間。環顧過去烏克蘭親西方派與親俄派都曾執政過,解決經濟問題都採取向國際借貸方式,但總是取得頭期款後,承諾的改革、貸款等條件大多無法達到要求,援助最後被迫中斷。這種前後反覆、短視近利的作法,讓烏克蘭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還維持在蘇聯解體時的低度水準。

2014年以來波羅申科執政下的烏克蘭仍然擺脫不了貧窮、戰爭與腐敗問題,多數學者都認為其政權脆弱性,甚至提前下台的可能性。面對國家發展的困境,烏克蘭人只想選擇一條輕鬆的路走,而不去思考國家的未來發展,是最大問題。未來新的執政者要能落實轉型與改革,擺脫依賴他國的慣性,朝向獨立自主的方向前進,才有新的希望。烏克蘭的經驗值得大家警惕。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