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個人意見》台灣政治人物的時尚

政治人物沒有追求流行的必要,所以打造簡單但恰當的衣櫃其實非常容易,所需的只是一個了解剪裁的裁縫師,所有的衣服都買正確尺寸(但買到正確尺寸這件事對台灣大多的政治人物而言,好像比兌現選前開出的政見支票還難),跟一點體型的自我管理。

個人意見

其實下了這個標題以後,我大可以直接空白交出去,因為台灣政治人物的時尚是不存在的,我覺得非常衝突的一點是,有些政治人物很會喊文化是軟實力,會「好像」開始在意宣傳的視覺,但大部分人的時尚就是一個不存在的狀態,彷彿服裝對他們最大的功用就是不至於裸體面對大眾。

就像政治民調一樣,不表態也是一種表態,所以政治人物普遍對服裝表現出徹底的缺乏興趣,也是一種態度,政治人物在一種程度上是明星,明星的造型是傳遞訊息的,所以這些阿北到底試圖想透過他們超高的高腰褲和領子鬆垮的polo衫告訴我們什麼?那是一個求救訊號嗎?還是表現出一種「我日理萬機所以服裝這種小事老子不放在心上」?

世界各國的政治人物對時尚表達出的關心程度不一,有些世界領袖偏好造價昂貴的手工訂製西服,歐巴馬和川普儘管政治立場歧異,但他們都穿同一個牌子的義大利手工西服,普丁喜歡造價數百萬的小羊駝毛料,也有像梅克爾一樣對時尚表示出尊重但不在乎的,但像台灣這樣展現徹底放棄的頑強態度的,也算是罕見,而且其實完美(不要說完美,說恰當就好)的男裝,對政治人物來說是一件很簡單而且時間花費很小的事情,政治人物沒有追求流行的必要,所以打造簡單但恰當的衣櫃其實非常容易,所需的只是一個了解剪裁的裁縫師,所有的衣服都買正確尺寸(但買到正確尺寸這件事對台灣大多的政治人物而言,好像比兌現選前開出的政見支票還難),跟一點體型的自我管理。

政治人物沒有追求流行的必要,所以打造簡單但恰當的衣櫃其實非常容易,所需的只是一個了解剪裁的裁縫師,所有的衣服都買正確尺寸,跟一點體型的自我管理。(本報資料照)

我每次看到各種候選人出現在電視上都覺得很痛苦,因為這世上有這麼多衣服而這些人永遠選擇最平庸又不合身的款式,選擇完全暴露身材缺點的布料,選擇非常奇異的配色,然後在這一切的外面,再加上色彩鮮豔到不知該讓人如何是好的競選背心。

我不會把缺乏對時尚(或基本的穿著)的興趣當成某個年齡層男性的通病,因為我兒時深刻的記憶就是天長地久的在西裝店的椅子上等我爸挑西裝,挑完以後再挑領帶,當時IPAD尚未發明,所以我養成了獨立思考的習慣(才不是!我只是在西裝店的椅子上一直伸展同時心心念念玩具部的樓層),就是,還是有很多男人是在意服裝的。 在意自己看起來的樣子,這並不會損失男子氣概或影響工作表現,事實上,看起來的樣子跟工作百分之百的有關,我們如果相信雜誌上的成功學,教你要打扮得像是你想要的那個職位,顯然所有的候選人都認為穿「這樣」就可以當上市長或議員,認為民眾想要穿「這樣」的政治人物,而所謂的「這樣」,包含各種不合身、奇怪配色、繫到肋骨上的皮帶,跟在八零年代就已經過時的打摺褲。

世界各國的政治人物對時尚表達出的關心程度不一,有些世界領袖偏好造價昂貴的手工訂製西服,歐巴馬和川普儘管政治立場歧異,但他們都穿同一個牌子的義大利手工西服。(AFP)

我想不出這背後的真正原因,也許是很多人期望節儉的政治人物,但「節儉」跟「因陋就簡」其實是兩回事,樸實跟土氣也是兩回事,如果在兩蔣時代他們能靠時尚傳達出統治的不同訊息(蔣介石的嚴肅戎裝傳遞出的軍事氣息、蔣經國的拉鍊夾克表現的親民,是否為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兩個人身上的神話跟服裝都脫離不了關係),那為什麼現代的許多台灣政治人物不再用服裝傳遞訊息、表達自我特質了呢?

史蒂芬金有一本小說,裡面講到一個走江湖賣藝的人能夠用一個把戲,能夠把身著平凡服裝的女孩變出一張她身著華服的照片,但沒有男性版,被問到為何如此時,他說「因為鄉巴佬男性穿得很正式會被朋友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