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電影慢慢聊》金馬VR電影《5x1》:如何把主動權分享給觀眾

2018年因應學院成立十週年,金馬影展和近來積極推展VR電影的hTC聯手推出一個別開生面的紀念活動,找來李中、邱陽、陳勝吉、曾威量、趙德胤五位出身金馬電影學院的導演各拍一段VR電影,集結成為長達98分鐘的《5x1》,這也是繼2011年的《10+10》之後,金馬影展執委會所發起又一重量級集體創作計畫。

鄭秉泓

金馬電影學院是侯孝賢在2009年接任金馬獎執委會主席後催生的電影工作坊,每年招收十餘位來自全球華語地區的新銳編導及攝影師,經過一個月的課程參與,再以集體創作方式分組拍攝短片,成果則在金馬影展中進行世界首映。這十年來,金馬電影學院孕育出不少優秀的新銳創作者,包括曾獲金馬獎最佳影片的陳哲藝和胡波都。

2018年因應學院成立十週年,金馬影展和近來積極推展VR電影的hTC聯手推出一個別開生面的紀念活動,找來李中、邱陽、陳勝吉、曾威量、趙德胤五位出身金馬電影學院的導演各拍一段VR電影,集結成為長達98分鐘的《5x1》,這也是繼2011年的《10+10》之後,金馬影展執委會所發起又一重量級集體創作計畫。

金馬影展和近來積極推展VR電影的hTC聯手推出一個別開生面的紀念活動,找來五位出身金馬電影學院的導演各拍一段VR電影,集結成為長達98分鐘的《5x1》。(圖:金馬獎執委會)

VR電影目前片長多半落在8-18分鐘之間(蔡明亮的《家在蘭若寺》長達56分鐘相當少見),主因在於觀看VR電影必須戴上「VR頭顯」,這項配備可以將人對外界的視覺和聽覺封閉起來並產生一種身在虛擬環境中的感覺,但是VR頭顯的重量對於觀眾是頗大的生理(甚至心理)負擔,所以通常看完一部片長十分鐘的VR電影,往往得要休息個五至十分鐘才能回復正常。我不確定《5x1》是把自己當作一部片長98分鐘的「長片」所以決定五部作品接力放映,或者另有其他盤算,總之最後因為考量觀眾配戴VR頭顯的體力與適應力而砍了一刀,將98分鐘的五段式電影以上下半場形式進行,先連放三部短片,休息十五分鐘(這時間可以趁機銷售週邊商品),再放兩部短片。

《5x1》打頭陣的是2017年憑藉《小城二月》勇奪坎城影展短片金棕櫚獎的中國導演邱陽所執導的《O》。VR真的很適合當成舞台劇來看,《O》就是一場非常精彩的行為藝術,他把觀眾(也就是正在觀看的你)擺在表演者面前,表演者是法國現代行為藝術大師Olivier De Sagazan,這個男人進入你的視線、卸下他的外在裝扮、在自己臉上、身體做出各種匪夷所思的「形態轉移」(transfiguration),然後他進入水缸淨身,彷彿重生般地去到你背後另一空間,電影彷彿回到了原點……。片名O可以解讀成回歸原點,也可視為Olivier De Sagazan的名字簡寫,他的表演確實充滿感染力,提供各種開放解讀的可能性,不過或許正是因表演者太過強大,《O》和邱陽過去執導的短片作品相較,比較看不出作者風格,而就VR敘事這部份來看,《O》和陳芯宜將當代藝術和影像交融的VR電影《留給未來的殘影》在核心意念上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但我更喜歡《殘影》),再次證明了VR或許未必適合劇情電影,但無疑為當代藝術打開了一扇巨大的門窗。

坎城影展短片金棕櫚獎的中國導演邱陽所執導的《O》是一場非常精彩的行為藝術。(《O》電影海報)

李中執導的《董仔的人》塞滿他鍾愛的黑色電影各種元素,他為觀眾找到了一個別出心裁的觀看角度,打從電影一開始,你會發現登場人物全盯著你瞧,你會有點納悶,可能需要轉轉身體觀察周遭環境,然後透過「鏡像反射」,才會猛然發現自己是顆古董佛陀頭像,一旦確立了你的身份你的視角,看著所有出場人物如何圍繞著你上演欺騙、謀殺種種戲碼,你會油然而生某種超然於世笑看人間貪嗔慾恨的居高臨下感(那跟黃信堯在短片版《大佛》中採用監視器觀點來講謀殺事件的結果有點接近),由於電影在開場時早已說明了這顆佛頭的結局,你只能冷眼看著事情如何走向那個注定好的後果。我蠻喜歡從佛頭看世界的視覺巧思,敘事上的前後對倒則產生一種後設的黑色趣味,李中這部以VR去思索觀眾主被動觀看立場的黑色喜劇,委實帶給我不少驚喜。

趙德胤的《幕後》是他繼金馬形象廣告「當戀戀風塵遇上飛碟」之後,再次拍VR電影。這一次,趙德胤把觀眾擺在他的新作《灼人祕密》拍攝現場,吳可熙扮演的女演員因種種問題不斷被喊Cut,當你看著施名帥飾演的導演頻頻走進景框中指導吳可熙的時候,請別忘了回頭看看你的兩側和後方,你會看到劇組人員聚精會神緊盯現場,然後等到最後趙德胤本尊忽然走到眼前,你這才恍然驚覺片中有片,幕前即幕後,幕後也可以成為幕前,原來該諜報電影《諜戀》與它的拍攝現場以及《灼人祕密》都是這部VR電影《幕後》的文本本身。趙德胤用VR的360度全景搭配後設的假紀錄片來反思傳統電影中「景框」的內外虛實,同時也反覆辯證了文本與文本產製過程中既黏合又剝離的微妙關係。這是一次看似有趣實則過於安全保守的嘗試,因為一旦設定好觀眾的位置與視線,觀眾接下來要看到什麼做何反應變在預期之中了。對我來說,《幕後》並沒有充分體現VR的特色(如果改採VR interactive互動式也許較好),也沒有非以VR呈現的理由,它太理所當然,我本以為它會如《一屍到底》那般給我一個surprise,可惜它就真的只是一支平凡無奇的「幕後花絮」,有沒有用VR來拍其實差別不大。

趙德胤的《幕後》片中有片,幕前即幕後,幕後也可以成為幕前,原來該諜報電影《諜戀》與它的拍攝現場以及《灼人祕密》都是這部VR電影《幕後》的文本本身。(圖:金馬獎執委會)

《幕後》播畢是中場休息時間,可以卸下煩人頭顯走出影院透透氣,然後再回座用全副武裝迎接以《分貝人生》獲第54屆金馬獎新導演提名的陳勝吉所執導的《蝴蝶之舞》。《5x1》拍攝地點不侷限於台灣,例如邱陽在中國常州拍攝,陳勝吉則回到故鄉馬來西亞。

《蝴蝶之舞》以「跟電影談一場永無止境的戀愛」為題,陳勝吉在片中不僅引用橫空出世的百多年前默片《火車進站》(L'Arrivée d'un train en gare de La Ciotat)經典影像,也以自己的方式向侯孝賢的《戀戀風塵》致敬。事實上,正在行駛的火車恰是這部VR電影最重要的母題,如同侯孝賢透過火車、新幹線、機車等交通工具的移動去表達他個人對於時間、空間以至情境心態轉換的偏好,陳勝吉此番安排分屬不同世代兩對男女從小舟一路愛戀到火車,於是一種微妙的鄉愁感覺便在場景轉換與時間流動間化作如夢似幻的影像,像音符似舞步般地流洩出來,令我回味良久。

《蝴蝶之舞》以「跟電影談一場永無止境的戀愛」為題,陳勝吉在片中不僅引用橫空出世的百多年前默片《火車進站》經典影像,也以自己的方式向侯孝賢的《戀戀風塵》致敬。(圖:金馬獎執委會)

《5x1》的壓軸是片長超過半小時的《山行》,有別於《董仔的人》和《蝴蝶之舞》運用交通工具行進時不可避免的晃動性去強化主觀體驗的臨場感,汽車在此成為這部VR電影的敘事核心,觀眾就位居前後坐之間,往前看是駕駛座上的男人,往後看則是後座上大腹便便的女人,你將會跟著他們親身體驗這段上山出海的旅程。曾威量從新加坡來台唸書,曾經拍攝多部探討台灣與東協各國關係的短片,他的作品向來人物不多、情節隱晦、構圖簡潔、鏡頭運動準確,沒想到這回拍VR電影,篇幅竟是他過往短片平均兩倍之長,而且「動」得非常厲害,簡直像是他的獲獎短片《禁止下錨》的類型化版本。

汽車是《山行》這部VR電影的敘事核心,觀眾就位居前後坐之間,往前看是駕駛座上的男人,往後看則是後座上大腹便便的女人,你將會跟著他們親身體驗這段上山出海的旅程。(圖:金馬獎執委會)

《山行》講述一場驚心動魄的逃亡(不過曾威量對於兩人背景及逃亡脈絡緣由並未詳加著墨),影片的前半段是山路奔馳,後半段則是波濤洶湧,觀眾自始至終只能坐立車中,眼睜睜看著男人和女人進出車裡車外,那種因汽車空間所造成的視角限制與只能透過聲音去拼湊全景的被動性,對應崎嶇山路、凶險海水等天然地景對於這段逃亡所造成的重重阻撓,很奇妙地與片中的外籍孕婦可想而知的生存困局慢慢疊合,進而型塑出極具壓迫感的主觀體驗。

近年虛擬實境在技術上的持續革新,令VR做為一種敘事工具得以探索更多的可能,而曾威量的《山行》與陳芯宜的《留給未來的殘影》之所以成為2018年最令我眼睛為之一亮的國產VR電影,正是讓我看到了些許可能性。對於今後台灣導演如何將傳統電影語言拋諸腦後,開拓全新的VR敘事體驗,把觀看的「主動權」以創意的方式分享出去(如何分享也是一門功課),並引導觀眾從傳統式的被動觀看逐步去適應VR的主觀性參與,我是滿心期待的。

《5x1》將在西本願寺廣場樹心會館限量放映至12月16日為止,購票方式詳見金馬影展網站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