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墨西哥南方邊境的危機(上)

北與美國為鄰,南與瓜地馬拉、貝里斯為界,墨西哥一直是中美洲人通往美國的跳板。對中美洲人而言,墨西哥的南方邊界是機會,而北方邊界則代表希望。近來,數千名宏都拉斯人組成移民大隊,紛紛湧入墨西哥南方邊界,非法移民問題再度浮出檯面。

陳小雀

北與美國為鄰,南與瓜地馬拉、貝里斯為界,墨西哥一直是中美洲人通往美國的跳板。1980年代,無數的瓜地馬拉人、宏都拉斯人與薩爾瓦多人為了逃離內戰,借道墨西哥進入美國。1990年代,在美國成立的拉美黑幫「瑪拉.薩爾瓦杜魯恰」(Mara Salvatrucha),經墨西哥流竄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薩爾瓦多等地。

今日,墨西哥依舊是中美洲黑幫、非法移民前進美國的必經之路,更是實現美國夢的中途站。對中美洲人而言,墨西哥的南方邊界是機會,而北方邊界則代表希望。

那麼,我們就來談談墨西哥的南方邊界!

墨西哥與瓜地馬拉、貝里斯的邊境長達1139公里,與瓜地馬拉的邊境即占了962公里,包括由六河流所形成的天然國界,其中,蘇起亞得(Suchiate)河與烏蘇瑪青多(Usumacinto)河為最重要。旱季時,蘇起亞得河幾乎乾涸無水,於河床通行並非難事。烏蘇瑪青多河雖流量大,但以划艇或馬達快艇即能輕易渡河。顯然,河流只是兩國形式上的界限。

在殖民時期,墨西哥、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薩爾瓦多、尼加拉瓜、哥斯達黎加均隸屬於新西班牙總督區,有共同的歷史,在語言、人種及文化等方面頗為相近。獨立建國之後,墨、瓜國界因劃分不清而時有紛爭,直至1882年才確定,並在1902年重新丈量,陸續設置關隘。至今,墨、瓜兩國共設了八個有軍隊駐守的關隘,其中一個在烏蘇瑪青多河,三個位於蘇起亞得河岸。

位於墨西哥與瓜地馬拉邊界的蘇起亞得河。(維基共享)

然而,相同的民族情愫令墨西哥南方的國界線模糊不清!

的確,墨、瓜邊境尚有五十六個疏於防範的隘口,大部分是荒蕪的塵土路,連接兩國邊界的原住民部落。平時,部落原住民不需身分文件即可穿越隘口,出境工作、探親、訪友,出入十分頻仍,不僅彼此的語言與生活模式相互融合,甚至因通婚而使雙邊關係更加緊密。

疏於防範的隘口成為兩國邊境治安的死角,助長了非法移民、走私與販毒等犯罪行為。非法移民是老問題,肇因於貧窮與社會暴力,尤其近年宏都拉斯、瓜地馬拉等國的黑幫猖獗,治安日益惡化,不少中美洲人於是長途跋涉往北遷移,或從人煙稀少的隘口非法入境,或正式申請移民庇護,無不想跨越墨西哥南方邊界,實現美國夢。夾在中間的墨西哥左右為難,不僅得面對美國的壓力,同時又得顧及人道主義。據統計,中美洲人非法移民進入墨西哥之後,其中有三至五成的非法移民因無能力再前往美國,而決定留在墨西哥討生活。與宏都拉斯等國相較之下,墨西哥畢竟是大國,工作機會多。

近年宏都拉斯、瓜地馬拉等國的黑幫猖獗,治安日益惡化,不少中美洲人於是長途跋涉往北遷移,或從人煙稀少的隘口非法入境,或正式申請移民庇護,無不想跨越墨西哥南方邊界,實現美國夢。(REUTERS)

墨、瓜最西邊的交界處在太平洋岸,兩國的邊境城分別是伊達爾戈城(Ciudad Hidalgo)與德昆烏曼(Tecún Umán),雙城之間就隔著蘇起亞得河,由一條跨國大橋所連接,這裡是兩國最忙碌的門戶。2018年十月十三日,數千名宏都拉斯人以逃離貧窮與暴力為由,陸陸續續從該國的第二大城汕埠(San Pedro Sula)出發,穿越瓜地馬拉國境,一路朝墨西哥前進。首批難民約數百人於十月十七日抵達德昆烏曼,墨西哥政府派出250名鎮暴警察阻止難民進入伊達爾戈城。十月十九日,數千名難民緊接到來,墨西哥邊境幾乎陷入失控狀態。

數千名宏都拉斯人以逃離貧窮與暴力為由,陸陸續續從該國的第二大城汕埠出發,穿越瓜地馬拉國境,一路朝墨西哥前進。(EPA)

對此,美國總統川普揚言要關閉美墨邊境,不僅要墨西哥禁止這群宏都拉斯人入境墨西哥,同時也威脅宏都拉斯,若繼續放任移民北移,美國將停止援助宏都拉斯。宏都拉斯則表示,此「移民大隊」(caravana)係由宏國前議員佛恩特斯(Bartolo Fuentes)所策劃,而佛恩特斯已於瓜地馬拉遭逮捕,將以非法入境為由遣送回宏國。

從汕埠到德昆烏曼約700公里,即便獲准入境墨西哥,但從伊達爾戈到美墨邊界至少還要3000公里,這群被稱為「移民大隊」的宏都拉斯人,預估高達七千人,其中不乏婦女、孩童及老人,沿途有人提供食物及交通工具,看似浩浩蕩蕩,其實凸顯移民悲歌背後的重重內幕!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